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第八章:情为何物

29-4-2017 10:55 AM| 发布者: 佳礼编辑 | 评论: 0

摘要: 1犹记得几年前重遇几米,谈起他当年初识林夕,几次三番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惊惶失态。他苦笑:“……好不容易才聚齐魂魄,却已是百年身……”这家伙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回忆起林夕有如一片沧海:“她像是传说中的蛊毒 ...

1
犹记得几年前重遇几米,谈起他当年初识林夕,几次三番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惊惶失态。

他苦笑:“……好不容易才聚齐魂魄,却已是百年身……”这家伙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回忆起林夕有如一片沧海:“她像是传说中的蛊毒,一沾身便不死无休“但脸上却是一片温柔:“可我不在乎,即使明知没什么好结果,即使明知什么都得不到,我都不在乎!”

我心里暗暗吃惊,虽然知道这家伙以前喜欢过林夕,但却万万没料到喜欢到这个程度。

沉默良久,空气里只有Gary Moore的歌声在流淌:“So many years since I've seen your face / Here in my heart, there's an empty space / Where you used to be / So long, it was so long ago / But I've 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 / Though the days come and go / There is one thing I know / I've 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





几米双眼里的雾霾渐渐深重:“你知道吗林曦,自遇见她的那一刻开始,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可以这么温柔,这么体贴,这么细心,这么一心一意,这么隐而不宣。我原来可以这么好!我整个人仿佛重生了,从前的我已然死去……我从此不再是我自己,我着了魔似的只想对她好,整个人如痴如醉如疯如狂……”

他说着说着,渐渐地沉浸在往日的回忆里,双眼迷离,嘴角含笑,眉目依稀可辨,从前那个美丽的几米。

“…...即使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找回完整的自己,有一部分的我,早已遗落在她哪里,永远也找不回来了…..”他双目沉沉地看着我:“林曦,如果那就是爱情,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遇见......”

我瞪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想起曾经有段日子,几乎每一晚都泡在AfterSix里,那是当时年纪轻轻的几米亲自经营的一家酒吧。

那时在外读书的黄晓明刚巧回国度假,闲来无事常在酒吧出没。我为了亲近黄晓明,天天拉着林夕往酒吧跑。

后来我和黄晓明好上了,就将林夕一个人丢在酒吧里,常常一丢就丢整个晚上,都是几米在帮忙照顾着。

我当时恋爱真是恋昏了头,完全没有顾虑过林夕的安危。我记得有好几次还彻夜不归,都是几米把林夕安全送回家的。

可我做梦也没想到,我那纯纯的妹子丝毫无损,反倒害得人家男子心灵受创,郁郁多年。

我将此事告知黄晓明,心里很是内疚。

谁知黄晓明一听,哧一声冷笑:“你同情他?你以为他伤的心还少了?我们一起读书的时候,他一个学期换三个女朋友,几乎每次都闹得沸沸扬扬。这些年来和他交往的小明星嫩模也不曾少过。他那几年前才离婚的太太去年还为他自杀呢!“

“呵!他们这些搞创作玩摇滚的,有哪几个不滥情的?偏偏一大堆女人前仆后继。亏他还好意思说到自己像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样子。可见遇到林夕也没给他带来多大教训!“

我睁大眼睛看着黄晓明!难道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没好气的一把揽过我的头:“对对对!我黄晓明被你林曦带坏了!一张嘴不饶人好了吧?你啊你!不就一张刀子嘴而已吗,论头脑,你不及林夕一半精明!”

我不服气:“林夕要是真如你们说的那么厉害,也就不会落得今日这般惨淡了!”说完,心里不免戚戚。

黄晓明叹了一口气:“那一半是命运,另一半是性格决定命运。林夕她太好强了。换作任何一个十多岁的女生,遭遇那样的事,怎么可能像她那样冷静沉着……"他摇了摇头。

我将头搁在黄晓明肩膀,心酸不已:“林夕她,她哪里想到会搞成这样…...”

说着,我眼前突然就浮现一张邪恶妖艳的面孔,我瞬间满怀忿恨:“怪来怪去怪来怪去,还不是要怪潘丽莎那只蛇精!从小便魔性难驯,无时无刻不觊觎林夕的东西!从一只玻璃水晶球到宋家齐,她那一样不想要的?!”

真是越想越气:“最后好啦!什么都没了!他们宋家还好意思怪罪我家林夕!是谁将那只蛇精带回来的?要不林夕也无需受这无尽的煎熬!”

黄晓明默默听着,没有作声。

我一发不可收拾:“你说不是吗?要不是潘丽莎不要脸的中间插一脚,好好的一对恋人会搞成这样?这潘丽莎从小便一副饿死鬼的馋相,但凡林夕的东西,她都垂涎都想一口吞掉!林夕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认识这种脏东西!”



大概是看我情绪太过失控,黄晓明把我纳入怀里轻轻摇晃。

往事纷至沓来,我顿觉喉头发干,几乎无法言语:“……你没看见那个下午,林夕一张脸毫无血色,白得像一张纸…...大艳阳天,她整个人却簌簌的抖个不停!我抱着她怎么搓怎么揉都缓和不了,热茶姜汤吐了一地……”

哦那个夜晚,那个可怕的夜晚,风一直刮雨一直下,宋家齐就这样……在狂风暴雨中消失了……
黄晓明用力的紧紧抱着我。我挣扎着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万恶的潘丽莎实在罪不可赦!从小到大她要什么林夕是不给的?她五岁那年第一次来我家,便带走了林夕那条粉红色的水晶项链。那项链可是林夕很喜欢的,常常见她独自把玩……“

哼!从此这女人每来一次便带走一样东西,林夕就是这样慢慢被她掏空的!

我恼恨不已,捉着黄晓明的衣襟:“结果呢?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女人连她的男人也想要!”我声音都变了:“这林夕!当时脑袋肯定是进水了!居然连自己的男朋友也拱手相让!”

我气息难以平复,黄晓明有一下没一下的安抚我。往事如刺扎心,我难受得厉害。

“本来这样子也算了,毕竟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有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可是你看那潘丽莎!万恶的潘丽莎!她要的林夕都给了,她为什么还回头插林夕一刀呢?”

黄晓明吻了吻我的头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林曦,潘丽莎固然需索无度贪婪可恶,可也得林夕够大方才行啊!试问有谁会将自己觉得很重要的东西随便让出去的?可见这些东西对林夕来说,并不如我们想像般的重要...…”

我猛地抬起头来瞪着黄晓明:“你胡说什么?!宋家齐对林夕不重要?!“

众所周知他两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小便如影随形相亲相爱。宋家齐那小子一个心眼儿就只有林夕!

黄晓明伸手轻抚我眉心,缓缓说道:“你不要这么激动好吗?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一提起这件事,你整个人就像刺猬一样。”

他轻叹一口气:“我只是觉得,这其中也许有些误会……“

我继续瞪着黄晓明:“误会?”事实摆在眼前,闺蜜夺爱不成反陷害又不是什么新鲜事,有什么好误会的?”

“也许……”黄晓明小心翼翼的说道:“不全是潘丽莎的错…...,”

我一把推开黄晓明,整个儿差点没跳起来:“你这什么意思?意思是说我冤枉了那个潘丽莎?“

黄晓明皱眉道:“林曦,我不是这个我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也许并不了解林夕……”

我指着黄晓明:“你长年放洋在外,你知道什么!”

“是!我确实不了解林夕!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潘丽莎更了解林夕的了!所以她才有办法叫林夕去堕胎呀!她才有办法抢林夕的男朋友呀!不懂吗?啊?”

我咄咄逼人:“还有,你跟她很熟吗?你连人家的面都没见过几回,就帮人家说话?”黄晓明马上高举双手,一步步后退。

我不罢休:“我不欲多谈这个女人,并不表示就是我家理亏了! 我只是不想你觉得我没品而已!因为这女人在我眼中根本就是个渣!我说起她绝对不会有什麽好话!”

黄晓明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做无语问苍天状。

“黄晓明我告诉你,潘~丽~莎~就~是~个~渣!”

 我已气得语无伦次!

多年来扮清高装格调也真够了!我不在乎在黄晓明面前形象一朝丧。

“不管林夕觉得宋家齐重不重要,这都是他们两人的事,什么时候轮到那潘丽渣来插一手了!死皮赖脸佯装闺蜜多年,最后求得林夕让人却留不住人!”

我一双手直直挡在面前,阻止黄晓明靠近。

“现在想起来,我林夕大该真是神经有问题!不然一个正常人怎么做的出这种事来!?”

我变本加厉,语无伦次得好畅快!黄晓明瞪着一双牛眼看着我,无语凝噎。

“结果后来呢?这渣女自己得不到人家的心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摸黑上门找林夕兴师问罪!”

“当年是我亲耳听见的!她口口声声要林夕想办法收拾残局什么的!我当时不知道她原来是要林夕去堕胎,我要是知道一定一枪毙了她!”

“ ……但没想到,我那脑袋灌水的傻妹子,还真的去收拾了…...” 

那天,那天要是早一点到家就好了。那么宋家齐也许就不会出事了……

想起宋家齐,我一口气直噎得胸口发疼。

“结果呢…..小的没了,大的也没了…..自己也差点疯了……”我一只手用力的按着胸口,什么叫着痛彻心扉,这就是。

接着眼前一阵发黑。

黄晓明冲过来一把抱住我:“好好好!别再提起了,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是我妄加定论。”

我伏在黄晓明身上喘息不已,良久良久,直到黄晓明小小声在我耳边说到:“嘿姑娘,你听见了吗?”

我闷闷地问道:“什么?”“

“没听见吗?”他摇了摇我。

忽然“咕噜”好大一声,我这才察觉是黄晓明的肚子在叫,忍不住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人……

真是给他气死。


2

黄晓明说:“你真的了解林夕吗?”

黄晓明说:“也许宋家齐对她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这人一贯的话里有话,但这一次,却有如魔音贯耳,实实在在的钻进我了的心里。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记得以前就林夕这件事,他也曾经这样子话中有话:“林曦,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藏的,那就是咳嗽、贫困和爱,越想隐藏就越欲盖弥彰。”

我脑子忽然灵光一闪,隐隐觉得林夕的网志也许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尤其是那些老让我感觉哪里不对劲的记载,还有许多叫人一头雾水的叙述......

埋藏多年的疑问仿佛纷纷苏醒。

我一咕噜地爬起身,大步走到书桌前打开电脑。


3
我花了整七十多个小时,以搜索关键词的快速方式浏览完了林夕十多年间的日记。

林夕出事的那段日子,我曾无数次偷偷浏览她的日志,虽然早就发现其中记载有误,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她病了那么久,脑筋自然会有些不好使。

可如今却是越看越心惊。事情果然不妥,大大的不妥!

我头昏脑涨,从日记里回过神来时,已是第二日凌晨时分。

抬头看见黄晓明正忙着收拾桌子,我完全没有印象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正把一堆外卖包装丢进垃圾袋里。我聚精会神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一颗脑袋既模糊又清晰无比。

黄晓明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我,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似乎一切早已了然于胸。我不可置信的一直摇头:“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

几乎每一篇日记里都没有!无论是人名还是关键词搜索,都毫无结果!有个名字被林夕彻彻底底的抹杀了! 

我这个做姐姐实在是太失败了!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这林夕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副心思?我的心直往下沉。

为什么?是逃避?还是掩饰?

那些柔情蜜意,那些缠绵悱恻,难道...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黄晓明。黄晓明苦笑。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摇头,感觉自己虚弱无比:“不可能!”

“林曦,爱情是一种很强烈的东西,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黄晓明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我拼命摇头:“不可能!你知道她,她足足病了两年有余,全都是因为宋家齐!”

若非她生来较清心寡欲,你以为三几个专科医生就可以治好一个奔溃的人?

我闭上眼睛,想起那段可怕的日子,即使整整七年过去了,我在睡梦中依然会看见浑身浴血的林夕,一刀一刀的往自己手腕刮……那是我一辈子的噩梦。

黄晓明用指腹轻轻摩挲我的眉毛,叹了口气欲言又止,似乎在考虑着该怎么说,又或许在想着该不该继续这个话题。

良久,他才以非常谨慎的语气说道:“其实……男女之间的爱也有很多种的,除了爱情,还有亲情、友情,只要彼此感情深厚,突然失去对方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我一下子张开眼睛,吓了他一跳:“你什么意思?”他清一清喉咙,有点迟疑:“我的意思是......任何东西只要够深,都是一把刀。”

这家伙!我疼痛的心正慢慢冒起了烟!瞪着他冷冷道:“黄晓明!你给我有话直说!我这人没什么文化,别带我兜圈子!”

黄晓明见天色不对,马上高举双手:“好好好!我说我说!你别生气OK?“他勾起食指搔了搔头说道:“依我多年的观察和分析结果,林夕的奔溃和自我封闭,以其说是因为伤心过度,倒不如说是因为某种类似愧疚悔恨自责这种更为复杂内省的情绪所导致的。”

他一口气说完,定定的看着我:“很显然的,林夕无法原谅自己!”

“你仔细想想看是不是?你记得吗?那时.....”

悔恨和愧疚?!无法原谅自己?!对宋家齐?

啊不不不!她对宋家齐应该只有爱才是,怎么可以有悔恨和愧疚?!

啊不不不!这样对宋家齐太残忍了!实在是太残忍了!

我心如刀割。

为什么?

那个从小便对她一心一意的宋家齐!那个对她百般呵护千般好的宋家齐!那个可以为她赴汤蹈火不顾一切的宋家齐!

那样一个一生难遇的宋家齐!为什么?

我看着黄晓明,我可以为他以外的人心碎吗?

大概是见我脸色太难看,黄晓明住口不再话。他扬起两道粗粗的眉毛,低头矮身瞧了瞧我,忽然张开大手扶住我的肩膀,夸张的将我前后左右翻看了一遍,最后视线回到我脸上,凶巴巴的说道:“看看看!你这是怎么了?什么表情什么脸色?!快给我从实招来,你是不是暗恋过宋家齐?说!”

我一听一惊,气血顿时回归,这死家伙!我狠狠白了他一眼:“去你的!什么玩笑不好开!”黄晓明斜睨双眼悻悻然的瞪了我好几秒,我拟好表情不敢有丝毫懈怠。

他随后一个哈哈收起凶相,搓搓我的脸笑道:“好啦好啦!都过去了,别这样子好不好?嗯?”

看我不做声,他随即又歪着头笑道:“哎哎我问你,如果林夕哭着求你,你会把我让给她吗?”我心情再坏也忍不住啐他:“做你个春秋大梦!林夕才不会喜欢你这头黄牛!”

他仍然嬉皮笑脸:“她当然不会喜欢我,因为她知道她姐姐会杀了她!”他举起右掌斜斜虚劈我脖子。我翻了老大一个白眼:“为一个男人杀害自己妹妹?黄晓明,你是有多瞧不起我啊!”

黄晓明哈哈大笑,嘴角旁的酒窝若隐若现,像艳阳下的涟漪一样闪闪生辉。我看着眼前这张醉人的笑脸,暗暗祈祷他平平安安陪伴我一辈子。

我忍不住踮起脚尖,轻轻的亲了亲他的嘴角。他顿时止住了笑声愣了愣,不等我的唇离开,便旋即收紧双臂,把我整个人嵌进怀里,嘴上加劲,吻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我在几乎窒息的时候慌忙推开他,他却笑得像个痞子一样,双手紧紧的箍着我的腰不放。

我们彼此深深凝视,他美丽带笑的眼睛长长久久的停驻在我的目光里。他的唇再次紧紧的贴了上来,我的世界瞬间只剩下他温暖的气息和眷恋。

几乎一个世纪那么长,他终于轻轻放开了我。

好一阵子,我们沉默的看着彼此。终于我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幸好林夕没看上你。”

黄晓明抚摸着我的发,笑容温柔:“我也这样觉得。”

过了一会儿,他才正色说道:“可林夕没看上我,并不表示她不会看上别人。”

我垂头丧气,替宋家齐感到凄凉。刚刚才好一点的心情又不好了。

“就像隐藏不了她的不爱一样,她也一样隐藏不了她的爱。”

“可是这么多年来,不止是林夕自己,甚至连你也不敢面对这个事实。”

黄晓明摇头叹息:“如果他不曾出现的话,以林夕的为人,要跟宋家齐白头偕老也许不是问题。可是,他终究还是出现了。”

话还没说完,边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黄晓明伸手拿过一看,脸上登时展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林夕遇到的不是别人。”他扬了扬握着的手机:“她遇到的,是像他这样的一个男人!”
2

2

生气
4

惊讶
3

难过
5

好笑
7

无聊

刚表态过的朋友 (23 人)

  • 难过

    匿名

  • 生气

    匿名

  • 无聊

    匿名

  • 惊讶

    匿名

  • 无聊

    匿名

  • 惊讶

    匿名

  • 好笑

    匿名

  • 无聊

    匿名

  • 无聊

    匿名

  • 无聊

    匿名

  • 难过

    匿名

  • 无聊

    匿名

  • 好笑

    匿名

  • 惊讶

    匿名

  • 好笑

    匿名

  • 无聊

    匿名

  • 生气

    匿名

  • 赞

    匿名

  • 难过

    匿名

  • 好笑

    匿名

  • 赞

    匿名

  • 好笑

    匿名

  • 惊讶

    匿名


ADVERTISEMENT


最新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3-12-2022 11:50 AM , Processed in 0.077311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