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第九章:游园惊梦

6-5-2017 11:07 AM| 发布者: 佳礼编辑 | 评论: 0

摘要: 1母亲去世那天,就读小学五年级的林夕正在考试。校方接获林家传来的噩耗后,急忙转告正在办公室附近站岗的宋家齐。宋家齐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对不起老师,你说什么?谁?谁死了?”邱老师叹口气,心情沉 ...





1

母亲去世那天,就读小学五年级的林夕正在考试。校方接获林家传来的噩耗后,急忙转告正在办公室附近站岗的宋家齐。


宋家齐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对不起老师,你说什么?谁?谁死了?”邱老师深深的叹了口气:“死者确认为容文倩女士,是林夕的母亲。”


林夕的母亲......?林阿姨?死了?


宋家齐一脸不可置信的直摇头:“不,这不可能!昨天我们才送阿姨出门.....”邱老师表情沉重的看着他:“是真的,家齐,新闻已经出来了,是一起严重的交通意外,林夫人当场死亡.....”


宋家齐惊得脑袋一片空白,待好不容易缓过来时,一开口连声音都抖了:“老天!这不会是真的!老天!”他一颗心怦怦乱跳。


邱老师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家齐,镇定些!赶快带林夕回家去吧!”宋家齐用力的吸了口气才点了点头。是,他必须陪着林夕,可怜的林夕,从此便没了母亲。


尽管心乱如麻,但出于习惯性,宋家齐居然还不忘跟邱老师道了声谢谢,才转身匆匆忙忙的往低年级考场奔去。


他特地避开考试礼堂的正门,绕到二号旁门处站定,果然一眼便瞧见了正低着头聚精会神答着考卷的林夕。


他静静的看了一会儿,便走到礼堂旁边的一株大树下,哪里是他和林夕常常碰面的老地方。


他伸手拨掉石椅上的一层枯叶坐了下来,一颗心像压了一块大石般的难受。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林夕放下了笔,正抬起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瞪着他。他于是连忙站起身,扯了扯脖子上那条暗红色的领带,才快步的走进礼堂,轻声的禀告了监考老师。





2

带着林夕坐上计程车回家,宋家齐心里一直默默期望这消息不是真的,希望林阿姨瘦削的身影会像往常一样出现,会跟他说:“家齐,今晚留下来吃饭吧!”然后把林夕抓进去书房里检查功课......


只可惜计程车方驶进他们居住的小区,宋家齐远远便看见林家大宅前的泊油路旁,大大小小的泊满了车子。他一颗心顿时冷了下来。林家向来低调,如此门户大开不会是什么好事。


宋家齐携林夕在大门口下了车,径直往内走去。


院子亭子屋子里到处都是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三三两两散落在各个角落里。


宋家齐轻车熟路的拉着林夕穿过人群,避开哪些同情怜悯又意味深长的目光,快步的走进书房。


一进去他便反手将门关上,整个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他继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林夕一眼。


刚才一路上,他就一直琢磨着该怎么开口告诉林夕她母亲的死讯,希望能尽量将伤害降至最低。可后来他就突然想通了,觉得关于母亲死亡这种事情,不管怎么委婉相告,对孩子的伤害度是丝毫不会改变的。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握着林夕的手,以“林夕,我有一个极坏的消息要告诉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为开头,轻轻的告诉了林夕她母亲身亡的消息。


林夕听了,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宋家齐良久,宋家齐也紧紧的盯着她。


他们自小便相识,两人几乎形影不离。他知道林夕外表看起来柔顺温和,实则性子极其固执敏感,为人沉静寡言,一颗心却玲珑剔透。


宋家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深深的看进林夕眼里,林夕却慢慢的掉过头望向窗外。


就这样,林夕从刚才在车上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直到现在回到她家站在书房里,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也没掉一颗眼泪。


看着林夕沉静的小脸,宋家齐的心情越发沉重了,像是又加多了一块大石头,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3

宋家齐牵着林夕站在书房门口,只觉全身紧绷僵硬,身心俱疲,真是有说不出的难受。


他盯着书桌前高大的男人背影,墙上的冷气呼呼的响,可是眼前这男人的白衬衫却湿答答的,紧贴在他厚实的肩膀上,汗水沿着他后颈缓缓流下,一头整齐的短发星星点点的全都是白雪的痕迹。


他拉着林夕慢慢走近,男人却浑然不觉,神情呆滞的垂着头,缓缓的抚摸着手上的一本红皮圣经,一下一下的极其专注,平日里谈笑风声的飒爽英姿如今惨白萎靡。


这么俊逸的一个人,仿佛一下子就到了尽头。宋家齐心头一酸,伸手抓住男人的手腕,男人这才一震抬起头来,茫然的看了他们一眼。宋家齐瞬间红了眼眶。


随即大概想到林夕就在身边,宋家齐连忙低下头,不忘偷看林夕一眼,这才发现,林夕压根就没注意到他们,她只是静静的盯着桌上的一大丛红玫瑰出神,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林语堂终于留意到了两个孩子,于是强自打起精神,轻轻的点了点头,安慰似的拍了拍宋家齐的手,随后将小女儿拉进怀里,一时哽咽不能自己。


林夕看着眼前被父亲一起夹在腋下的红皮圣经,鼻端萦绕着一缕缕独特的芬芳,书香不似书香,倒似是母亲身上的味道。那是母亲每天早晚一定翻读的圣经。林夕闭起眼睛,忽然觉得很安心。



4

可是姐姐林曦就不那么冷静了。她这几天情绪波动极大,动不动就哭,几乎从早哭到晚。


尤其在追思会这天晚上,大人们不知何故,一直不让孩子们瞻仰母亲的遗容。林曦满腹狐疑委屈却又没敢多问,只有靠在老佣人怀里哭个不停。


然而,一直无声无息站在不远处的林夕,却忽然挣脱了宋家齐牵着的手,排开众人径直向停放棺木的后堂走去。


当时站在门边闲聊的几个表姨妈和姑姐类,一见林夕独闯禁地,当场大惊失色,团团的就把林夕给拦下。她们那个表情,据宋家齐后来说:“简直就像是林夕要去挖她娘的坟一样!“


他们当中一人极快的箍住了林夕瘦瘦的肩膀;另两人则分别紧紧的抓住她左右两只小手,其余的纷纷张开长臂,老鹰捉小鸡似的挡住去路,一眼看上去,林夕马上就要被抬起来甩出去的样子,连入口处的白麻布都被扯脱了。


落后了几步的宋家齐见状吃了一惊,但好一个宋家齐,只见他不慌不忙也不作声,只是加快了脚步三两下挤上前去,毫不费力的一劈一推就将林夕拉回了身边。

那几个擒拿手一声惊呼,便莫名其妙的哗啦啦全部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一时之间竟然爬不起来。


十五岁的宋家齐长得高头大马,还是空手道黑带三段,这情急之下使出的力道可想而知。


边上的几个表亲见了,脸上无不变色,赶忙上前搀扶。肇事的擒拿手们想必也要面子,没敢继续大呼小叫,但脸色当真是难看至极。这一下动静极大,席间来凭吊的宾客都为之侧目。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上演的林语堂则毫无动静。他自然知道身为家长应该过去道个歉陪个礼什么的,可他此时就是动也不想动。就像刚才一样,林语堂知道自己只要一出声,便可制止孩子们一连串的动作,可他却什么也没做。他双手捧着额头,不明白他们大人到底有什么理由阻止孩子见她母亲最后一面!?



5

另一头吓得目瞪口呆的林曦早已忘了哭泣,只是傻楞楞的看着宋家齐若无其事的拉着林夕往后堂走去。


林夕还频频回头向林曦招手,可林曦却呆呆的站在原处没有反应。反倒是林语堂“霍”的一声,站起来大步的跟了上去。


林语堂走得很慢,没事人一般经过那群姨妈姑姐身边,看也不看她们一眼。


一脚踏入后堂,便看见林夕趴在棺木旁低头盯着母亲的遗容,还伸手细细的抚摸母亲的脸庞。林语堂顿时心如刀割,走过去紧紧拥住林夕,吻了吻她柔软的头发。


宋家齐一直在一旁小心的侍候着。虽说林夕从小就是个性情平稳,情绪无甚大波动的小姑娘,但如今躺在棺木里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林阿姨,是林夕朝夕相对形影不离的母亲。


看着林夕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她母亲的头发,一张小脸无悲无喜平静异常,宋家齐只觉心情沉重。亏得林夕抬头间发现他盯着自己猛瞧,还扬起了嘴角冲他淡淡一笑。


宋家齐眉心打结,心想这两天搜罗了许多关于舒解情绪、心理创伤治疗等资料和方法,不知是否真的有用。嗯,必须尽快试试才行。他暗暗吁了一口气,悄悄的握住了林夕的小手。


这样子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入口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三人抬头一看,只见林曦正畏畏缩缩探进一个头来。林夕见了忙又向姐姐招了招手,林曦却还是摇了摇头不肯过来。


林语堂本来就铁青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哼一声便一把按下了林夕的手。


直到今天,林曦还清楚记得父亲那时阴沉的脸色。好像就是从那天开始,她跟父亲之间便有了一段无法逾越的距离。



6

倒是林夕,不知何故,之后就养成了半夜三更跑来抱抱林曦的习惯。


母亲去后的那段日子,林曦常常睡不好,夜里只要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便会惊醒。


有一晚,她睡到半夜无端又醒了过来,迷迷糊糊间闻到一阵芳香,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了,那是林夕发上淡淡的薰衣草香。


林曦睁开眼睛,朦胧中看见林夕一颗小脑袋正靠在她胸前,长长的秀发散落在她脖颈间。林曦感受着她暖暖的呼吸和均衡的心跳,心里不觉安稳许多。


然而,不过就只那么一会儿功夫,林曦连话都还来不及说,小林夕就抬起头来转身跑了。


林曦已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就是那段难熬的日子,林夕就这样隔三差五的半夜跑来抱抱她。


林夕从小就有梦游症,常会在睡梦中爬起来活动,所以林曦也不以为意,觉得应该是母亲骤逝,小林夕一时接受不了,于是将自己替代成母亲了。幸好林夕梦游的活动范围极小,不是在房间就是在楼下的偏厅里。


只除了有一次,一家人在凌晨时分被保安警讯和电话惊醒,急急奔出去一看,才发现前院铁闸大开,有个小女孩直挺挺的躺在草地上。除此之外,林夕通常都会回到自己床上睡下。


然而有一天半夜,林曦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忽然心血来潮爬起来去看看妹妹。这一看才发现林夕根本没有回她自己的房间里。


林曦在楼上找遍了每个角落都不见林夕,不禁有点担心起来。小林夕半夜三更跑哪里去了?本来想下楼去看看,但见楼下黑漆漆一片,她立刻打消了念头:”都不知黄妈怎么搞的,连壁灯都不亮一盏.....“


小林夕应该不会走远的。林曦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回到自己房里,靠着门背坐在地板上,打算等小林夕回来,谁知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直到第一声鸡啼破晓,她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爬起来的瞬间才想起林夕,于是急忙冲去打开林夕的房门,却见林夕已经好好的躺在床上了,睡得香甜无比。


那天在早餐桌上,林曦从头到脚仔细的检查了林夕一遍,发现她毫无异状,连脸上的表情也不差一分。



7

于是当天晚上,林曦终于忍不住好奇心,远远地跟在林夕后面。


她静静地尾随林夕下楼。穿过昏暗狭长的走廊,拐进了静僻的后院。


这是母亲生前最爱流连的地方,林曦寻常绝不久留,老觉得阴森晦暗,尤其是像这种月黑风高夜,茂密的花草树叶随风而动,仿佛到处都是影子……林曦打了个寒战,怎么也提不起勇气前进半步。


右边隔一排胡姬花的转角处,便是被封锁了的,母亲书房的侧门。


林曦紧紧的贴在一面墙后,既不敢上前又不敢后退,只憋得满脸汗水满身鸡皮疙瘩。左右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似的迈开脚步,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她一路上将院子里的灯火开得通明,故意大刀阔斧的弄出一些声音,快手快脚的来到侧门前,旋即扭开房门,再以最快的迅速摸索到墙上的开关,嘚一声开亮壁灯。


果然,一眼便看见了卷缩在沙发上的林夕。


这小家伙,难道每天半夜都跑来睡在母亲的书房里么?


林曦定了定心神,小心翼翼的走到沙发前蹲下,看着双目紧闭毫无动静的林夕,忽然神经兮兮的伸出食指,探了探林夕的鼻息,转而又摸了摸林夕光洁的额头。


也不知这家伙是半夜睡醒了才过来,还是从不曾合眼,直等到半夜才跑过来的?


林曦没有叫醒妹妹。她静静地看了睡梦中的妹妹好一会儿,最后站起来熄了书房的灯掩上门,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8

整整半年多的时间,林夕都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凌晨一点多进来抱抱姐姐,然后跑去母亲的书房睡觉,早上五点钟左右再回到自己床上。


一直到有一天半夜,林曦睡着睡着,忽然被呲呲呲呲的尖锐声吵醒。


她坐在床上静静听了半天,始终听不出那是什么声音,只依稀辨得是从窗外后院处传来的。


她的心噗噗乱跳遍体生寒,想到那条昏暗的走廊和书房就有些脚软,可转念一想,妹妹可是独个儿在那院子的书房里啊!于是挣扎了又挣扎,最后终于开门走了出去。一面心想这次一定要把妹妹从书房里拎回来,不准她再去那个地方了。


好不容易左转右转的来到书房前,那呲呲声响更加尖锐刺耳了。林曦心惊肉跳的慢慢扭开房门,想偷偷看看妹妹的动静。


结果半边身子探进去后,没看见妹妹,倒是一眼便看见了父亲高大的身影,笔直的望着落地窗外一动也不动。


书房里没有开灯,也不知父亲站在黑暗里多久了。林曦轻轻的走过去站在他身边。


透过落地的玻璃窗望出去,淡淡的月色下,林夕正赤着一双脚在荡秋千。


远处的灯火柔和的洒在她身上,只见她小脸素白,一双大眼睛空洞无神,任一头长发在风中飞舞。秋千一上一下发出凄厉的呲呲声响,在孤清惨淡的月色里回荡不绝。



9

就这样,夜夜如斯,日复一日。他们在低压的氛围里度过一天又一天。如今回想起来,林曦都不晓得自己是如何走过来的。


后来终于好不容易看着林夕一点一点的恢复生机,脸上绯绯红粉笑容渐盛,又重新会跳会叫会骂人了。她以为一切开始好起来了,却万万没料到一波刚平,另一波更可怕的风暴,已悄然在前头静候......


唉,林夕林夕......林曦不禁潸然。那些可怕的日子,林夕活得就像个影子,似乎随时会消失在黑暗里。


然而感谢主!如今总算熬过去了。是的,生活就是这点好,好不好都好,迟早都是会过去的。



10

林曦大学一毕业,林语堂便急不及待的让大女儿接管了家业,自己只负责签签文件出席一下重要会议,从此闲云野鹤不问世事。


林曦犹记得初入行时,她什么都不会,内外都需仰赖一大片的人际关系,晚晚应酬至深夜,陪笑陪吃陪喝只差没陪睡,到头来依然被一大拨版权代理权问题搞得焦头烂额,简直苦不堪言。


可眼前林夕接手不到几年,一切皆顺风顺水顺顺利利。不但频临关闭的出版社起死回生,连带的在业界还积攒了不小的名声。


最让林曦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是林夕那种云淡风轻的样子。早上九点钟穿戴整齐,挽只皮包驾着她的小小MC上班,旁晚六点钟准时到家,踢掉高跟鞋便窝在房里看书上网。也不见她特别忙碌特别努力特别劳累。


有天林曦早上起来晨跑敲她房门,还见她在墙上投影追看琅琊榜。跑完回来经过玄关,她已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说上班去了。林曦哀叹,她和妹妹的年纪何止相差三岁?!简直相差了三十岁不止!


林曦有时不免会想,呕心沥血的为这个家挨了这么多年,赔掉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除了一些钱财,自己到底还赚到了什么?没有,什么都没有。啊!荒唐!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然而,感叹归感叹,各人头上一片天。林夕是怎么走过来的林曦亲眼目睹,时至今日仍觉心惊。她这个妹妹能够平平安安的活到这份儿上,实属不易。


这么一想,林曦眼前豁然开朗,顿悟林夕的时间何其宝贵,她生命中自有更多值得花心思的人与事。她活得旁若无人,怡然自得是应该的。上帝偏袒一些也是应该的。


大家好像也觉得理所当然,都说林夕出身优裕,衣食无虑,不必附炎趋势仰人鼻息,自然有条件不问世事,懵懵懂懂的活在云里雾里风花雪月。


可林曦知道,性格决定命运。有的人你给他再多的钱再好的学问和家世,他也活不出一个样子来。


林夕如今的云淡风轻,是她一步一步从死荫幽谷走过来的。其中的苦痛与心酸,自是不足为外人道。


而让林曦倍感欣慰的是,时至今日,林夕依旧是林夕。依旧有着自己的执着与追寻,坚持着自己生命中至为看重的东西,也许求而不得,却从不放弃。


林曦始终深信,林夕是不一样的。


她是林家最怡然的一道风景,是父亲最心疼的小女儿,是死去的母亲最伟大的杰作,是她骨血相连的好妹妹。


林夕林夕。


她是宋家齐破碎的梦想,是宋启吾此生锲而不舍的追求。她是他们心里最温柔坚韧的存在。

15

19

生气
7

惊讶
17

难过
16

好笑
17

无聊

刚表态过的朋友 (91 人)

  • 无聊

    匿名

  • 无聊

    匿名

  • 难过

    匿名

  • 好笑

    匿名

  • 生气

    匿名

  • 赞

    匿名

  • 无聊

    匿名

  • 无聊

    匿名

  • 无聊

    匿名

  • 难过

    匿名

  • 生气

    匿名

  • 生气

    匿名

  • 生气

    匿名

  • 好笑

    匿名

  • 难过

    匿名

  • 好笑

    匿名

  • 生气

    匿名

  • 好笑

    匿名

  • 好笑

    匿名

  • 生气

    匿名

  • 生气

    匿名

  • 赞

    匿名

  • 好笑

    匿名

  • 好笑

    匿名


ADVERTISEMENT


最新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3-12-2022 01:10 PM , Processed in 0.082021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