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第七章:爱之于我

22-4-2017 10:10 AM| 发布者: 佳礼编辑 | 评论: 0|原作者: 玛丽安宁

摘要: 忽然想起了七八年前的一桩旧事。我记得那是个百无聊赖的午后。我坐在客厅里无所事事,正想着要不要进房去睡个午觉,忽然门铃响了起来。我见黄妈正忙着,于是便小跑着去开门。门外站着个中年妇人,说是来找林夕的。这 ...




忽然想起了七八年前的一桩旧事。

我记得那是个百无聊赖的午后。我坐在客厅里无所事事,正想着要不要进房去睡个午觉,忽然门铃响了起来。

我见黄妈正忙着,于是便小跑着去开门。

门外站着个中年妇人,说是来找林夕的。

这妇人长得珠圆玉润一脸富态,一看便知平日肯定吃饱没做过事。但人倒还爽快,一坐下来便道明来意,原来是专为儿子说情来的。

我当时一听就乐了,林夕门庭冷清已有好长一段日子,想不到一开市不久,就遇到了个妈宝。

要知道林夕大病初愈,好半年都不出门一次,照说该没什么机会认识新人,那这旧人不知是何方神圣?

本来大家开始时还谈得好好的,做母亲的一直好声好气推销她那已达适婚年龄的儿子,百般游说林夕试着跟她的儿子交往。

可是说着说着,大概是见我家林夕只一味傻笑婉拒,丝毫不为所动,不由得越说越恼怒,到最后居然发起飙来,指着林夕的鼻子直骂她冷血,明知她儿子为她茶饭不思严重相思,她却连瞧也不瞧他一眼。

我当时很不高兴,已经准备站起来发作了,可是林夕却用眼神阻止了我。

那母亲红着眼睛恨恨不已:“我儿子有什么不好?家世好、样貌好、品学好,他有那样配不起你?外头不知有多少身家清白的女孩子喜欢着,可他却偏偏就只钟情于你,丝毫不计较你的过去!这样一个情深意重的好男儿,你却弃如敝履不知珍惜!你还是人吗?!”

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我好几次想反唇相讥,都被林夕的几个眼神给生生压了下去。

那妇人犹自喋喋不休,继续念她哀怨的台词:”我儿对你用情专一,多年来深情不移。你三番四次拒绝他,他也从不相逼,一直在旁默默守候。你以前有宋家兄弟,拒绝我儿尚情有可原,可你现在都这等身世了,这又是为何?我家魏延一点儿也没嫌弃你,多么温厚善良的好男儿啊!你怎么一点儿也不知感恩呢?“

见林夕垂首不语,妇人还以为自己真有理了,马上就蹬鼻子上脸:”可见你啊就是天性凉薄!冷血!唉!可怜一个个大好男儿都毁在你手上了!“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爆一声冷哼:“这位大嫂,请问我妹把你儿子怎么了?你儿子现在是少了一条胳膊还是一条腿?”

那母亲一听登时脸上变色:“你!你说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女孩子家说话这么刻薄!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我儿现在被你妹妹害得郁郁寡欢生不如死还不够吗?“

我不怒反笑:“呵呵这世界果然要灭亡了,否则岂能如此疯狂?路人甲无端爱上了我妹,难道我妹还得为此负责不成?人家巴巴的跑来跟我妹示爱,我妹就非得感激涕零以身相许不可?我妹要是胆敢拒绝不领情的话,立刻就成了千古罪人,罪该万死了是不是?啧啧啧大嫂,我知你魏家魏延,但这也未免太霸道太荒唐了吧?”

妇人气得浑身发抖,死鱼般的眼睛却死盯着林夕:”可是你知道他有多爱你吗?爱得整个人都失了魂一样…..你!你们!”指指我又指指林夕:“你们两姐妹真是太可怕了!都一般的冷血无情刻薄成性!难道真要看到我儿像宋家哥儿那样的下场你们才甘心吗!?“

林夕一听,一张脸登时一片惨白。

我“霍”地长身而起!真是个恶毒的妇人!本想立刻把这毒妇扫地出门,没想到此时林夕却幽幽的开口了:”爱上一个人真的那么容易吗?“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妇人:“忘记一个人真的就那么难么?…..”

我心一震,连忙说道:“林夕,你别胡思乱想!这不是你的问题!有些人就是莫名其妙不思进取,永远停留在荷尔蒙作祟的年纪!随便一个都可以乱爱一场!”

这种任由精虫上脑的人,爱上一个人还不容易?还一副爱得死去活来的样子!不知就里的人还以为他如何为爱情水里来火里去了,又如何为爱人赴汤蹈火牺牲奉献了,或如何生死与共了,殊不知原来统统不过是口头说说梦里意淫罢了!

真正爱一个人岂有这般容易?

君不见,人们口中所谓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几乎将一生都耗在悉心照料一个毫无干系的人身上?除了要照顾好对方的起居饮食,还要照顾其心情甚至看其脸色做人,一切只不过因为爱上了那个人。

这样一个傻瓜,为非亲非故的人营营役役瞻前顾后,无非只求一片真情,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

我记得有一次,跟黄晓明吵架吵得失了理智,破口大骂他神经病之余还直接拉开房门叫他滚蛋!行径之可怖犹胜骂街泼妇。



当时黄晓明涨红了脸,气得着实不轻,他拿起背包转身就朝门口走去。当门“碰”的一声关上的刹那,我就后悔了。

以这人的脾气,这一脚踏出门去哪里还有回转的余地?想到有可能从此将与他形同陌路,我整个人犹如堕入冰窖,顿觉天地一片苦寒!

所幸不一会儿,房门忽又自打开了,黄晓明铁青着脸站到我面前,我顿时泪如泉涌,扑倒在他怀里痛哭不能自己。

他一声叹息把我揉紧,低哑着嗓子说道:“我即使是个神经病,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神经病。你要把我赶走了,到哪里去再找一个呢?”

这个黄晓明…...他说每一个人都是另一个人的傻子,看来确实如此。不然为何喜欢他的女人多的是,他却偏偏为我所治?我有什么好呢?姿色平庸,资质普通,个性又不讨好,哪值得他如此委曲求全?

可他在千万人之中,偏偏选中了我。我的心仿佛有水流过,一阵阵荡漾。

勉强收拾心神,只见林夕双目怔怔的望着前方沉吟不语。丰厚的双唇好几次微微张开又缓缓合拢。她嘴角苦涩双目微红,脸上更是一片惨淡,但神情却是出奇的温柔坚定,因此显得异常动人。

我不觉看呆了。像她这样一个女子,纵然颜色褪尽,相信也胜却人间无数。难怪宋家哥儿一直视她如稀世珍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爱她有如爱生命一般慎重其事。

一旁的毒妇睁着两条狭长的凤眼直勾勾的瞪着林夕,嘴唇颤动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倒是林夕的声音又低低响起:“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从哪里开始的?又是在哪里结束的?”她盯着自己的一双手,犹如梦呓:“为何一个人会在另一个人的眼里看见星辰和大海?”

我呆呆的看着林夕,这还是她清醒过来之后,说话最多的一次。

她瘫着一张苍白的小脸,漆黑的眼珠子闪着异样的光芒,声音缥缥缈缈的,头也越垂越低,到后来大半张脸都埋在了长发里,整个人像只断线木偶似的一动也不动。

我顿觉一股寒意袭来,有种回到了过去那段黑暗时期的错觉。

幸好没一会儿便听到她喃喃低语:“那不是幻觉,是真真实实存在的……”终于,她的眼睫毛颤了几颤,似有泪光闪动。

她到底还记得多少?

我心酸涩。是的,都不是幻觉,他确实曾经来过,曾经紧紧的守护着你,他将他那些不曾宣之于口的爱,化成无数叹息,化成无尽的温柔与呵护,化成各种身体语言和行动,在你生命里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最后甚至将自己化成了风,永远时刻围绕着你无处不在。

林夕抬起湖水一样的眼睛,幽幽的看向远方不知处,仿佛那里有什么在等待,又仿佛有什么在燃烧。

我满腹心酸。看着眼前的妇人更觉面目可憎:“别说你儿子的爱口说无凭,就算你儿子真如你所言,爱我妹爱得死去活来,就地坐言起行,做到像她以前的爱人一样又如何?”

“我妹不爱你儿子!你儿子为她所做的一切,又或者你为你儿子所做的一切,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意义!”

我语气决绝不留余地。如此一厢情愿的爱,非但不会为所爱之人带来感动和快乐,反而带来了不必要的烦恼和伤害。

妇人脸色灰败,一时间没了反应。

沉默良久,魂飞天外的林夕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抬头望着妇人说道:“你请回吧。”

走吧走吧!在你儿子对林夕的爱,或者,你对你儿子的爱,还没有变成更恐怖的东西之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见妇人的裙子背部全都湿了。

妇人愣愣的看着林夕,片刻后忽然双手掩面:“哦我可怜的魏延!他该怎么办?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样的折磨?”

林夕看起来非常疲倦,有气无力的说道:“他爱错了人……”

我则毫不客气的单刀直入:“你儿子爱上人家没有错,人家不爱你儿子难道就错了?”

“这世上被爱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止你儿子一个。感情这种事,别人除了同情,什么忙都帮不了,必须得靠自己。”

我刚说罢,林夕便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我,大眼睛里黑沉沉的深不见底,直看得我心惊胆跳。

好一会儿她才移开视线转向妇人幽幽说道:“你别担心,你儿子不会有事的。这世上为爱而活的人不计其数,为爱而死的人屈指可数。”

她的声音沉沉闷闷低低缓缓,像炎夏热辣的风穿过午后寂寞的走廊,回旋在耳边嗡嗡作响。

“你请回吧!”她说着便站了起来,轻飘飘往梯间走去。

我立刻朝一边发愣的黄妈挥一挥手,示意她马上送客。
8

7

生气
7

惊讶
11

难过
6

好笑
10

无聊

刚表态过的朋友 (49 人)

  • 赞

    匿名

  • 无聊

    匿名

  • 赞

    匿名

  • 赞

    匿名

  • 赞

    匿名

  • 无聊

    匿名

  • 生气

    匿名

  • 生气

    匿名

  • 难过

    匿名

  • 难过

    匿名

  • 难过

    匿名

  • 无聊

    匿名

  • 无聊

    匿名

  • 无聊

    匿名

  • 赞

    匿名

  • 赞

    匿名

  • 惊讶

    匿名

  • 惊讶

    匿名

  • 惊讶

    匿名

  • 好笑

    匿名

  • 好笑

    匿名

  • 好笑

    匿名

  • 惊讶

    匿名

  • 惊讶

    匿名


ADVERTISEMENT


最新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3-12-2022 02:12 PM , Processed in 0.071836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