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网络 24-5-2024 01:34 PM 534阅读
摘要大翻译运动40余人被抓 编辑逃美寻求庇护大翻译运动logo。(网络图片)(大纪元记者李圆明采访报导)2022年兴起的大翻译运动,翻 ...

ADVERTISEMENT




大翻译运动40余人被抓 编辑逃美寻求庇护


大翻译运动logo。(网络图片)




(大纪元记者李圆明采访报导)2022年兴起的大翻译运动,翻译内容多样,原样呈现中共反人类言论,二年来不断遭到中共的打压迫害。最新消息显示,曾有40多名参与大翻译运动的大陆义工被抓,一名香港编辑正在美国寻求庇护。

Tam来自香港,是大翻译运动官方账号的一名编辑。Tam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不是大翻译的创始人,他是初期被大翻译的奉献精神感动而加入的义工。

他回忆说,“2022年3月,俄乌战争开始第一周的时候,大翻译就已经大规模地号召人们给乌克兰捐款,没想到在中国大陆也有人敢捐钱给乌克兰,我被他们对自由的奉献精神所感动。

“中国(中共)官媒的宣传表里不一,在中国他们就宣传俄罗斯非常好,俄罗斯是正义的,俄罗斯一定会赢。但是他们在境外的频道就装得很中立,我们觉得What the hell(搞什么鬼)?就开始大翻译了。”

40多名大陆义工被抓 至今失联

大翻译运动(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是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出现的一场去中心化网络群体运动,一群以“00后”为主力的中国网民将中共官媒及粉红言论原汁原味翻译成英文等语言。

大翻译运动的标志(logo),是由发起大翻译运动的Reddit子板块ChonglangTV的标志“神奈川冲浪里”,与代表大翻译发起原因的乌克兰国旗组合而成。

图为大翻译运动的官推设计。(网页截图)

记者了解到,因为大翻译本身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运动,成员互相之间的信息保密程度很高。大翻译的发起人身份完全保密,甚至没人知道他在哪儿。

Tam告诉记者,“2022年中的时候,大翻译在电报(telegram)活跃的一部分人被抓了,我们保守估计最少40人。他们‘老大’的推特账号至今完全没有消息。我们是在discord里面活跃的,那次事件以后,我们弄了自己特殊的软件。”



2022年8月15日,《寒冬》杂志(bitter winter)发表了《对大翻译运动的大镇压》(The Great Crackdown on 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一文。文中也提到,6月10日前后,中共国安部门进行了“封网行动”,抓捕了40多名在网上参与大翻译运动的网友。

Tam当时还在读大学,他主要负责收集国内主流言论的截图,然后做翻译,同时也联系一些异见人士,帮助他们做翻译和宣传。

早期,大翻译运动翻译了俄乌战争爆发后中国网络关于“接收、进口、收留乌克兰美女”等言论;翻译了中欧班列从咸宁满载41车货物开往莫斯科的新闻;翻译了中共央视宣称《中英联合声明》是过时无效文件;也翻译了央视关于美国是“全球抗疫第一失败国”“全球第一政治甩锅国”“溯源恐怖主义国”等言论。

他们还翻译了诸如一些中国大陆网民幸灾乐祸地报导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被刺杀等消息。

大翻译运动刚一出现,就引起中共官媒的注意和猛烈抨击。《人民日报》海外网称其为“小偷小摸”,“抹黑不了中国”;《环球时报》称大翻译运动是“敌对势力发动的对华认知战”,是“一场闹剧”。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账号也多次遭到限制。

在“收留乌克兰美女”“俘虏乌克兰美女”的言论被外媒报导后,中国各网络平台开始清理并限制部分仇恨言论。

“我们迫使它删掉了在墙内的这个言论。”Tam特别强调说,大翻译的核心理念就是唤醒国际对中国(中共)政府的危机感。大翻译人手不多,流动的义工很多。“我们要转型,我们也想做更多。”

香港加大镇压力度 恐因言获罪

2024年3月23日,针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维护国家安全条例》正式生效。由于香港一直在抓捕在网上发布反政府言论的人,Tam感觉香港的镇压力度会更大,出于怕被迫害的恐惧,他决定逃离香港。

3月29日,Tam从香港直飞旧金山,一下飞机就在机场提出庇护。没有想到的是,经海关和国土安全部的人问话一两个小时后,他被送到位于洛杉矶的移民拘留所(Golden State Annex),只能通过电话与外界联络。他将于6月上庭,目前正在寻找律师和保释担保人。他担心如果自己被丢回去,绝对大机会会坐牢了,将面临酷刑、监狱和性虐待,因此希望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救助。

Tam在狱中略显悲观。他说,“我从2022到现在一直在做大翻译,但是结果发现也没什么作用,香港还是会抓人,中国(大陆)还是会抓人,说话也会被抓。”

“有一位外国公民,他在境外营运一个反中国(中共)政府、香港政府的专页,他已经把它关闭了,但是他回到香港后也被逮捕,判了5年。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拿到证据定位到我们。但是你只要回到机场,他们就抓你。”

据公开报导,葡萄牙籍男音乐教师黄煡聪(40岁),早年从香港移民英国,2014年成立“香港独立党”,支持“香港民族推翻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控制的殖民政权之任何革命行动”。该党于2018年底被英国选举委员会取消其注册政党资格。

2022年,黄煡聪从英国回港探亲时被捕,以“串谋煽动他人实施分裂国家罪”,最终被判入狱5年。

来自香港的易碎君向大纪元表示,香港政府声称国家安全立法只影响极少数人,但是适用范围更广、刑罚更重的23条是港府不容许任何对中共不利的想法的又一个证明。

易碎君告诉大纪元记者,Tam曾主动用电报和大翻译官方账号联系他,帮他翻译了在中共领事馆门口声援拆墙运动一周年的讲话。

Tam作为大翻译运动的一名编辑,曾主动联系易碎君(左图),将他在中领馆前声援拆墙运动的发言翻译成英文发布出来(右图)。(受访者提供)

易碎君认为,大翻译运动很有影响力。现在大翻译人力短缺,“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Aaron是澳洲悉尼的一名大翻译负责人,他于2023年加入大翻译运动。他认为,大翻译是一次很好的尝试,让世界认识到中共的真正面目,让政府不再敢一味地过度推动民族主义。

他表示,自己是在大翻译的核心群里认识Tam的,“他一直都很积极。但是作为一个真正会受到迫害的人,他受到的待遇却比那些走线来到美国的人还差。去美国为了免受迫害和追求自由,现在却要被关在美国的监狱里,没有手机,失去自由。”

责任编辑:孙芸#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4/5/23/n14256595.htm

上一篇:大陆小龙虾价格持续暴跌 年轻人不爱吃了?

下一篇:韩国宣布190亿美元的芯片产业支持计划


ADVERTISEMENT


最新评论
yming2475 24-5-2024 04:13 PM
抓 卖国贼 ? 藜智英 的 徒子徒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