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28 那夜

29-10-2015 12:00 AM| 发布者: _webmaster_ | 评论: 0|原作者: Irumi

摘要: 我不说话,但小丽还是继续说着:“问你,喜欢一个人喜欢那么久,不会累吗?” 我有些错愕,但还是回答她:“其实,有时候是会累的。” “如果喜欢一个人是那么累的话,为什么还要继续喜欢?”她躺在我肩上,问。


说是中场休息,结果我趴在吧台上趴得太舒服,就是被小丽拉着起来,也只摆摆手说不要。

小丽也只有无奈地在我旁边坐下,把头枕在我的肩上,只听她在我耳边呢喃:“喂,你那个阿齐啊,你是不是没有展开追求啊?”

我虽然酒酣耳热,但依然听得清楚,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没想到小丽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拆穿我。没舍得拆穿我这拙劣的伪装。

我不说话,但小丽还是继续说着:“问你,喜欢一个人喜欢那么久,不会累吗?”

我有些错愕,但还是回答她:“其实,有时候是会累的。”

“如果喜欢一个人是那么累的话,为什么还要继续喜欢?”她躺在我肩上,问。

我睁着眼盯着龙纹忙碌团团转的身影,耳边是一首我不知道歌名的摇滚乐,身上是小丽的体温。我眨了眨眼,眼前的影像依旧。

“因为是阿齐。”最后,我轻轻地说。

小丽没有回话,只是挽着我的臂弯,酒气沾了我一身。

因为是阿齐。我凝视着眼前转动的一切,用力地想着阿齐的脸,阿齐说话的样子,他如羊毛般柔软的头发,他总是走在我前面的背影,他说要离开就离开的坚定。

我还记得,他说他要离开,是为了要追寻。至于追寻的是什么,我却一直不知道。

当台上的乐队终于也下场休息后,酒吧人潮渐散,龙纹也开始有空擦拭起酒杯来。

等到龙纹终于下班了,我们一行人才离开酒吧。由于我和小丽都喝多了,无法骑车回去,而又在小丽大力提议我们一起用走的走回家下,我们还真的五个人就这样一行走在冷清的午夜街道上了。

恰巧的是,抵达校园宿舍的路上,会先经过小丽和江轩分别的住处,而且其实只要慢慢走,半小时多也会走到校园了。

再说,午夜的空气冰凉,慢慢走着,是不会出什么汗的。

一路上,小丽几乎是用蹦跳的在前行,一会儿大声唱歌,一会儿突然在我们面前跳起舞转圈圈起来,我揽住龙纹的手臂以防自己重心不稳,一边指着小丽大笑。

龙纹和江轩都不多话,就是阿森也爱跟着闹,还说要跟小丽赛跑,却又拉着我一起跑。我一边跑着,一边往后叫龙纹和江轩赶快跟上:“来跑啊!跑啊!”

阿森边跑边喊说:“谁最慢就是乌龟!”

龙纹和江轩也迈开了脚步:“喂,等等!”

结果五个人在半夜的街上,像后头有狗在追一样,没命似地往前奔跑,一直跑到气喘吁吁要停下为止。

在路中间停下脚步,我弯腰,双手压在膝盖上,大口喘着气。小丽一边喘气还一边在笑着,好像一直笑不完似地。阿森推推我,讪笑道:“你好像是跑最慢的喔!”

“屁啦!不认输!”我抬头朝他比了个鬼脸。

“乌龟!”阿森笑说。

“不服!再来啊!”我说。

龙纹这时插嘴道:“别吵了,我们要继续走了。”

我于是乖乖地闭上嘴,跟上龙纹往前的步伐。

在下一个街口,江轩说他的住处就在附近,就向我们说了声晚安,转进了街角。接着我们把小丽送回她的住处,然后就剩下我、龙纹和阿森三个人往大学宿舍的方向走去了。

那晚回到宿舍房间后,龙纹对我说:“比起上次那个男的,这次这个感觉比较好。”

“哈?”我睁大眼。“阿森?”

“对。”说着,她拿起毛巾往浴室去了。

我躺在床上,搓了搓额头,拿起手机正要调第二天的闹钟,却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

大概是刚刚在酒吧里听不清楚铃声,所以没有接到。但当我看清来电者名字时,却有些迷茫。

是阿齐打来的一通未接来电。

- 未完。待续 -





生气

惊讶

难过

好笑

无聊
上一篇:27 酒吧下一篇:29 电话

ADVERTISEMENT


| 在论坛留言

最新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8-12-2022 10:25 PM , Processed in 0.098837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