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奎妮

我的真实地亲生经历 ,我爸的店 (信不信由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14-3-2018 09:0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pinwheel 发表于 13-3-2018 11:05 PM
你蛮厉害的可以感觉到。我从小到现在那么多年帮老人家烧了许多金纸都沌沌的没感觉到什么,每次倒是怕风突然转方向将金纸吹过来烧到人

可惜上次外甥和外甥女看到“幻觉”时我没在车上,很好奇我会不会看到。。 ...

我的兄弟姐妹妈妈全都有这样经历,除了我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3-2018 09:0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爸知道我遇见之后,就找师傅设了关公,地主还有祖先。

但这次不是我看到,是我弟

店里我爸隔了一小间房间做玻璃窗的冷气房,就像普通的office一样,但里面就放麻将台(很会享受 ,还有冷气吹),每次关店就在里面跟老顾客打麻将,打到三更半夜才回家。

学校放假,我弟就到店里帮忙,关店了就跟爸在店里打麻将。弟弟就无所事事坐在玻璃窗前玩电话,眼睛累了就四处看看休息一下。他跟我说,他四处看看的时候,突然间他透过玻璃窗看到对面的神台(玻璃窗的正对面是神台)有一老人站在关公面前,头低下来看着地主公牌还看不到脸,我弟以为是他看错,再看清楚一点。真的是一个老人在站着,衣着是古代的那种看起来很贵的绿色袍装,黑色圆圆帽子,帽子中间有块玉的那种。

我弟马上低头看着电话假装没看到,过一阵子抬头看时,老人已经不见了,他说真的非常清楚,就像在你对面那样!跟我说的时候像要哭出来了(他怕我不相信他)

之后再跟我爸说的时候,他还是不信

我们又再找师傅来问问,师傅说那是地主公,要来看看他的地主位子摆的好不好


就连地主也被我们看见,很折磨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3-2018 10:39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奎妮 发表于 14-3-2018 09:00 PM
我的兄弟姐妹妈妈全都有这样经历,除了我爸

遗传基因呵呵呵

我妈就第六感很厉害,有一次开夜车很夜了,在一段穿越森林大道哪里我开始打瞌睡,差不多要装上树时我妈突然叫到“要撞了!”将我叫醒。后来我问她是不是没睡,她说睡着了但是突然觉得不对路醒了就看到差点要撞树就喊了一下。真玄

又有一次我外婆在槟城晚上过世,我妈在kl还来不及赶去,当天晚上同时她感觉到外婆过世了。

我就什么也没遗传到,木头一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3-2018 11:45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奎妮 发表于 14-3-2018 09:05 PM
我爸知道我遇见之后,就找师傅设了关公,地主还有祖先。

但这次不是我看到,是我弟

店里我爸隔了一小间房间做玻璃窗的冷气房,就像普通的office一样,但里面就放麻将台(很会享受 ,还有冷气吹 ...

厉害,你可以拿八字算算你两和爸的阳气看看有多大差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3-2018 01: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錯不錯..繼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3-2018 09:3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在店里,也是下午的时候。(那些‘朋友’好像很喜欢在下午出现

  我店装水的水机是放在地上的,瓶子的水喝完了,我就蹲下来装水。在装水的时候我当然要看看有没有客人。就在我左望右望的时候。右边店外的走廊...有个白色的女人在半空中飘过,是半空哦!半身下面是没有脚的!就好像电视里的小龙女一样,穿着白色一样纱裙飘过,白色的穿着没有血色的脸!一直飘到走廊尽头就消失了

       这一次我很平静,就像盲了一样,继续装水。但是刚看到的时候,心里有个声音。‘哇~’(因为会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3-2018 09:4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奎妮 于 17-3-2018 10:05 PM 编辑
pinwheel 发表于 15-3-2018 10:39 AM
遗传基因呵呵呵

我妈就第六感很厉害,有一次开夜车很夜了,在一段穿越森林大道哪里我开始打瞌睡,差不多要装上树时我妈突然叫到“要撞了!”将我叫醒。后来我问她是不是没睡,她说睡着了但是突然觉得不对路醒了 ...

这是八字的问题吧,因为我是阴的,说什么太阳被遮掉了...太久了不记得了,而我爸的八字很硬

你妈第六感真厉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3-2018 09: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后面还有很多,因为这是几年前的,这几年的还没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2-3-2018 05:5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爸的店那里有个印度的婆婆,头发全白的,在火化场工作,专捡那些烧化了的人骨(刚听我爸说她的工作的时候,我不能接受)。

她很少跟人交际,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也没见她跟我们说过话,而且皮肤很黑,头发银白,所以我对她印象很深刻。

那天晚上,我也是一个人在店,看看新闻,等放工,我爸照常的出去修理东西。这个婆婆就在柜台前叫我,她的灯泡坏了要买一个,我就去橱里拿个给她。给钱的时候我不敢碰到她的手,我很怕

说了谢谢后,她突然间手指着后面的沙发(我爸平常坐的沙发),用马来话问我:itu u punya bapa a? (那个是你的爸爸?)。我看着那张沙发,空无一人,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眼睛大大看着她,说没有人啊。 她表情变了一下,就说没事,tak ada apalah,赶紧走了。

我毛骨悚然,看着那个沙发,又跑到店外去等我爸回来,有一段时间不敢坐那个沙发

这个印度婆婆看到的是什么,我什么也没看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3-2018 02:35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奎妮 发表于 22-3-2018 05:50 PM
我爸的店那里有个印度的婆婆,头发全白的,在火化场工作,专捡那些烧化了的人骨(刚听我爸说她的工作的时候,我不能接受)。

她很少跟人交际,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也没见她跟我们说过话,而且皮肤很黑,头 ...

还好你没看到

我上星期去探望岳母,大家聊了下小舅子以前的事,结果说到以前旧家的情况。这旧家是做杂货店生意,而现在住的家则在对面。一般天亮时岳母会带他到杂货店哪里方便照顾,结果他还很小时每次一过去杂货店哪里总是死命哭怎么也不停,问到为何时就说有人打他后枕。最后岳母没办法找了个三太子庙去求,乩童给了道灵符说再发生后枕被打时就在店外化了符然后叫三太子过来。
回到店果然小舅子又被打后枕,岳母就照乩童说的那么做,化了符不久他就停止哭了还说打他的人被抓走了。以后过去杂货店就他再也没事了。当时小舅子在场说不记得这事,但是岳父岳母却记得清清楚楚。我们猜当时他才2-3岁,估计还是看得到某些东西,不过长大后就看不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3-2018 02:39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奎妮 发表于 17-3-2018 09:44 PM
这是八字的问题吧,因为我是阴的,说什么太阳被遮掉了...太久了不记得了,而我爸的八字很硬

你妈第六感真厉害

是咯,有时候身边的亲戚遇到这些事想不信也不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3-2018 10:0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pinwheel 发表于 24-3-2018 02:35 AM
还好你没看到

我上星期去探望岳母,大家聊了下小舅子以前的事,结果说到以前旧家的情况。这旧家是做杂货店生意,而现在住的家则在对面。一般天亮时岳母会带他到杂货店哪里方便照顾,结果他还很小时每次一过去杂 ...

  你这样一讲我想到了我小时候的事情了

  7岁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因为刚开学, 我爸带着我和弟弟到晚上的 fun fair (以前时常去玩,现在没有看见了)还记得是晚上8点。那个fun fair 是在一个大公园里旁边有湖有树林(应该在shah alam),有摩天轮,射击娃娃,过山车还有很多很多游乐设施算蛮大型的乐园。

  我和我弟选了坐火车,而我爸自己去射娃娃射枪。这个火车一截一截的有很长的轨道,会过桥过湖,穿过树林,回到终点都快要20分钟,因为车速很慢,最后才知道是适合情侣坐的。

  在穿过树林的时候,我和我弟有点闷了因为很慢,然后我们就一直看着一棵棵茂盛的树想找猴子。在经过一个灯塔的时候,我们同时看见有一红衣的女人吊在灯塔上,长长的黑发看不见脸,一身红衣。。。

我们同时开口 “做什么有女孩子吊在灯上面?”

我弟弟很惊慌 “姐,你看到了吗?”

“有阿, 是不是有人死了?还穿着红衣!”

“等下一定要跟爸爸讲”

  火车慢慢地经过,我们忘我地在讨论,转过头后座的untie眼大大看着我们,后座的所有人也一直看着我们。

  车到达终点后我们就冲下车找爸爸,他还陶醉在射枪 我们就很激动地跟他说刚才看见的场景,他一脸不信因为我们是屁孩就继续打枪,我们也很无奈

  这之后第二天我和我弟就生病了,发高烧咳嗽伤风样样来,看了3间诊所打了针也无效,就这样拖了一个多月每天反反复复。我婆婆也慢慢觉得奇怪然后问我爸为什么带我们出去了之后就生病了,而我爸突然想起我们说过的红衣女人,我婆婆知道后赶快去神庙拜拜,求了几个三角形的黄色符, 烧了放在碗里加水给我们喝,第二天神奇的康复了 一个月多没上学同学老师也不认得我是谁, 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这样想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3-2018 10:54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inwheel 于 24-3-2018 10:58 PM 编辑
奎妮 发表于 24-3-2018 10:00 PM
你这样一讲我想到了我小时候的事情了

  7岁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因为刚开学, 我爸带着我和弟弟到晚上的 fun fair (以前时常去玩,现在没有看见了)还记得是晚上8点。那个fun fair 是在一个大公 ...


遇到后生病的经历我也听过许多。
我三舅子遇到过类似的,记得他好像开始是肩头哪里伤口烂,翻来覆去的时好时不好,拖了一个月左右最后岳母觉得奇怪就跑去庙里去问,结果说是在深夜穿全黑衣服惹上事了。叫她回去准备指定的金纸,带三舅子朝某处拜+仪式就会好。她回去照做就隔几天三舅子真的痊愈了,搞的他以后绝对不敢穿深色衣服。据说有次过去岳母家没衣服选宁愿穿粉红色衣服呵呵呵

很厉害的一次是我小舅子还小时很顽皮,天天惹事,包括车祸导致人死亡,虽然不是他的错但是也让家人很担心。后来岳母就带他去给大二阿伯(他们方言是这么称呼)教教。当时二嫂也好奇就跟去筹热闹。(我二嫂当时为人不咋地,对二哥不太好而且很凶)。一到了那庙,这神就开始痛骂小舅子,什么不孝顺啦等等,骂完后突然开始骂在旁观的二嫂,说她对丈夫太凶对他不好等等。我老婆事后告诉我说当时二嫂脸青青被吓的回到家后有一会都没说话。过后小舅子过去哪庙她都没跟去。

当地有几个年轻人都是被这神看住管教的,有一位刚好是小舅子的死党,有一天傍晚他与另一个朋友在新山kopitiam喝酒时突然他对面朋友被这神上了身责问他说
“林柏今天生日你怎么没过来?” 吓的他朋友马上开车飙回去笨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3-2018 01:4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pinwheel 发表于 24-3-2018 10:54 PM
遇到后生病的经历我也听过许多。
我三舅子遇到过类似的,记得他好像开始是肩头哪里伤口烂,翻来覆去的时好时不好,拖了一个月左右最后岳母觉得奇怪就跑去庙里去问,结果说是在深夜穿全黑衣服惹上事了。叫她回去 ...

这我没遇过 但也听说过不少,所以我到现在都不敢穿深色的衣服,偶尔罢了。
有一次我听我婆婆说的,我的表哥也是很顽皮,顽皮到去拔掉地主公的香棍弄乱他的牌位,结果三天两天跌倒受伤,还发烧不退

我婆婆急了就去庙里问,结果是说是骂我表哥顽皮,赶快拿香向地主拜拜道歉,供了很多水果发糕才没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3-2018 10:14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奎妮 发表于 25-3-2018 01:45 AM
这我没遇过  但也听说过不少,所以我到现在都不敢穿深色的衣服,偶尔罢了。
有一次我听我婆婆说的,我的表哥也是很顽皮,顽皮到去拔掉地主公的香棍弄乱他的牌位,结果三天两天跌倒受伤,还发烧不退

我婆 ...

颜色取向估计与性格等等相关。有些老外的房子设计偏暗色,估计反应出他们内心某些方面的东西。我就不深刻的说了

土地公的事我二舅子就遇到过。这我在其他帖子里提过。他厂搬去新地方,然后听我老婆说新土地公牌子底色是黑色,搬进去后工人们一直发生大意外,有一次是工人手被机器锯断,断指的意外也发生几次,折腾了一个月多他和岳母就去庙里去问神。这乩童的情况才够玄,我老婆当时也在场看到他问明地址后就说过去看看,过几秒就回神说二舅子厂里土地公牌颜色不对,得是红色的。然后还教了二舅子如何准备金纸和仪式来化解。

后来他回去照做厂就安宁到现在。我老婆跟我说起这事时也说虽然大家都是读科学的,但是看到这类事完全搞不明白。硬说巧合或幻觉也太缺乏说服力了。就如量子纠缠,低维度的我们要完全搞清楚其高维度投影下来的现象估计不容易或不可能吧。就如活在二维度(无限薄的二维度切片 - lattice)的生物很难理解活在第三维度的我们的活动与思维。我们一个简单的抬手动作可以同时轻易穿透无限的这些二维切片对于这二维生物是多么神奇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3-2018 08:5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pinwheel 发表于 25-3-2018 10:14 AM
颜色取向估计与性格等等相关。有些老外的房子设计偏暗色,估计反应出他们内心某些方面的东西。我就不深刻的说了

土地公的事我二舅子就遇到过。这我在其他帖子里提过。他厂搬去新地方,然后听我老婆说新土地公牌 ...

这些东西有人相信也有人不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3-5-2018 09:4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在2年级年尾假期的时候,我们一家还有我所有的亲戚全部都去了金MMa仑三天两夜,那时候很多人租了5个公寓的单位,因为人数太多了床沙发也全部移出来。而我被分配到睡在床下(有一种床是下面可以移出来有轮子的那种),而且每个单位都有浴缸算是比较豪华的公寓

那时候半夜我们一群小孩还不睡,被大人骂了一顿才舍得睡。清晨6-7点,所有人都睡了除了我,因为我被摇醒了。我睡的床(有轮子)一直不停的来回摇动而且是大幅度的那种,那时候我半眯着眼看见有一个黑头发穿着白洋装的小女孩在开心的摇着我的床

黑色一团湿湿卷卷的黑发湿湿的白色裙子看不见表情,如果是自己的亲戚我肯定会认出来,我记得她很开心可能因为我这一间有很多小孩子。不过这次我没有感觉到怕,心里只想要她快点停下因为我想睡觉

可能她知道我看见她了,她玩了没有多久就跑出房间外面。这个时候我清醒了,爬起来跟着她跑出去。

到客厅她就消失了,只有我爸爸早早爬起来看球赛啃花生,他还很惊讶我那么早起来。我之后就忘了这件事一整天就跟亲戚玩得很开心。

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发生了

这次是做梦,因为清晨的时候起床半夜才睡觉,于是很深沉的睡下去了。做梦的时候我站在浴缸上面洗澡,突然从浴缸出水的洞喷血了,从洞里听到了唔----呜---的声音,然后硬挤出了一张青脸但我认出了那一头的卷发是那个小女孩的   然后我被惊吓到醒过来

而且还是清晨

回家的时候在车上,我弟弟才跟我说他做了跟我一样的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5-2018 11:09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inwheel 于 24-5-2018 11:25 PM 编辑
奎妮 发表于 23-5-2018 09:44 PM
这个是在2年级年尾假期的时候,我们一家还有我所有的亲戚全部都去了金MMa仑三天两夜,那时候很多人租了5个公寓的单位,因为人数太多了床沙发也全部移出来。而我被分配到睡在床下(有一种床是下面可以移出来有轮子的 ...


Lz你还在更新呀。
你的故事比较诡异 :p

我大姐哪天才告诉我们她上几次路过接通skudai和笨珍小路的事情。说有几次晚上开车过哪些小路,有时候车内的人都会嗅到有很重的酒味,一般这味道只是“跟”个几分钟然后就没了,但是有一次就跟到差不多到skudai了还有味,她就担心了就开了车窗然后开骂。骂了一会结果味道就没了。她说真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1-5-2018 06:3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pinwheel 发表于 24-5-2018 11:09 PM
Lz你还在更新呀。
你的故事比较诡异 :p

我大姐哪天才告诉我们她上几次路过接通skudai和笨珍小路的事情。说有几次晚上开车过哪些小路,有时候车内的人都会嗅到有很重的酒味,一般这味道只是“跟”个几分钟然 ...

酒味还好,我遇到腐臭味在kesa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1-5-2018 06:5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是在几个月前,我放工回家的路上会上天桥走一段路经过油站,油站前有红绿灯,在前一段路的路灯时常坏掉,我弟常跟我说在上天桥的时候会看到一个穿白衣的女生坐在天桥边缘,而且在天桥还在做着工程时就已经看到了。

那时是在半夜1点多时,我上了天桥过了黑暗的那段路,到油站前才有灯光,而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我望着右边的望后镜,突然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生要过马路,那时我没想太多也忘记了我弟讲的事情,心想那么夜了这个女生还要出门可能要去油站买东西吧,就一直看着望后镜确保她安全过马路。

她在路边站了一下,才开始走过对面,右边的望后镜已经看不见她了,我跳到了中间的望后镜,想找她才发现她不见了,赶快左边右边的镜子看看,然后转过头找,真的不见了,油站也不见她的影子(白色那么好认)

然后绿灯了我就走了,后来我想起来我弟弟讲的事情,然后回家告诉他,他讲你现在才看到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所有 © 1996-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黑屋|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5-12-2021 01:38 PM , Processed in 8.180503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