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21 医院

22-10-2015 12:00 AM| 发布者: _webmaster_ | 评论: 0|原作者: Irumi

摘要: “你总是喜欢把想说的话,收到心最里边的抽屉。”阿森说。 “没说出来的话,你又怎知道存在?”我没有看阿森,只是凝视着弟弟沉睡的脸。 “我就是知道。”


赶到医院的时候,老妈看起来总算冷静了不少。

“护士说你弟的烧开始在退了。”老妈站在弟弟的病床边,脸上的泪痕已干,只是一双红肿的眼依然掩盖不住憔悴。

“那就好。”我一路上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我伸手轻握弟弟的手,他的手很烫,大概是发烧的余温未降。我看着他苍白的脸,那双紧闭的眼,感到一阵心疼。

“我来了,阿弟。”我轻轻地说。

弟弟只是微微地动了一下手指,但没有醒来。也许他真的太累了吧。

“这是?”老妈此时才注意到一直跟着我到病房来的阿森。

“伯母你好,我是阿萍的同学,叫阿森。”阿森马上向老妈伸出手,露齿微笑。

老妈望着阿森好几秒,才有点不知所措地伸手跟阿森握了握手。

“小子,不准欺负我们家阿萍啊!”结果老妈在握手的那一刻,又恢复了她的本色。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急忙要解释,但老妈又开始风风火火地把手袋收了收,说她还要回去继续开店,要我看着弟弟,就一溜烟离开了医院,丢下我和阿森,还有睡着的弟弟。

我望着老妈离去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叹了口气,拉开椅子,在弟弟病床旁坐了下来。

阿森也默默自己拉了张椅子坐下。

我望着弟弟垂下的长长的眼睫毛,惨白无血色的脸颊,伸手轻拨他额上的刘海,希望那样可以带走一点他这年轻躯体所不应该承受的苦。

“伯母真是个很有精神的人。”阿森突然开口。

我转过头瞟了他一眼,说:“嗯,她一直都是那样的。”

“跟你真不像。”阿森勾起嘴角。

“是吗?”我又转而轻握起弟弟的手,感受弟弟手掌传来的温度,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确定他好好地活着,脉搏还好好地跳动着。

“你总是喜欢把想说的话,收到心最里边的抽屉。”阿森说。

“没说出来的话,你又怎知道存在?”我没有看阿森,只是凝视着弟弟沉睡的脸。

“我就是知道。”

我没有再回话,任由窗外夕阳的金黄光线洒满病房,又渐渐撤离。

“我想去买点饮料。你要喝点什么吗?”阿森终于站起身,划破了沉默。

我没有抬起头,只是摇了摇头。

阿森正要迈开脚步,我却听见自己又开口了:“是地中海贫血症。”

“什么?”阿森愣了一下,又重新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地中海贫血症。”我握着弟弟手掌的手,微微收紧。

“我弟他从小就患有地中海贫血症。”我的视线一直贴在弟弟的脸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望向阿森。“医生说他活不过二十岁。”

“年纪轻轻,就要承受那么多苦。”我继续说着,不知道为何明明什么都不想说,一开始说了却停不下来了。“而且在人生那么早的阶段,就要如此深刻地明白死亡,随时会来到。”

“他还那么小,却比我们谁都坚强。”我说着说着,视线渐渐被温热的泪水弄朦胧了。

“当我和老妈都在害怕死亡会带走他的时候,他却反过来安慰我们,说他会活得好好的,每次换血都一点都不痛,一点也不苦,就怕我们为他哭,为他担心。”

阿森把一只手搭在我微微颤抖的肩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我旁边。

- 未完。待续 -





生气

惊讶

难过

好笑

无聊
上一篇:20 畏惧下一篇:22 弟弟

ADVERTISEMENT


| 在论坛留言

最新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30-11-2022 08:01 PM , Processed in 0.087939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