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佳礼资讯网 首页 佳礼网 网络 查看内容

美国退伍军人扮杀手卧底三K党10年,当FBI线人阻止两起谋杀!厉害了!

26-12-2021 02:01 AM| 发布者: anyting | 评论: 0

摘要: 一般人愿意做卧底吗?身心健康、心态平和的你愿不愿意去冒险?
2014年12月,一个巨大的木质十字架在佛罗里达州的田野上燃烧。

这是“佛罗里达传统主义美国骑士”的成员在聚会,这个长而绕的名字看不出有什么含义,但它的另一个名字,所有人都知道——

Ku Klux Klan,KKK党。



“美国骑士”是佛罗里达州农村地区的KKK党分支,成员有几十到上百人。
他们头戴着尖帽子,身穿白衣,像上世纪照片里描绘的那样,围着火焰十字架赞美白人血统和上帝。

以谋杀黑人、宣扬白人至上主义为名的三K党,自上世纪中期后,已经多年不出现在美国的新闻头条里。





人们以为它消失了,其实并没有,
它转化成更多、更小的本土极端团体,蛰伏在阴暗的角落。

“美国骑士”就是这样的组织,表面上,它宣称自己是个机车爱好者社团,但入会极难,需要经过重重审核。

一旦审核通过,成员会被邀请加入KKK,签下愿意献出生命的“血誓”。

(约瑟夫·摩尔签下的血誓)

12月那天,就是他们定期相聚的日子。
组织内地位颇高的托马斯·德莱夫(Thomas Driver)和戴维·莫兰(David Moran)小声讨论着什么,看上去心情很不爽。

这两人都是佛罗里达州惩教局的监狱看守,在里面工作了几十年,一直是KKK党的忠实党徒。

(德莱夫和莫兰工作的监狱)

惩教局不知道他们的党徒身份(或者假装不知道),他们利用自己的职位,多次对黑人囚犯实施暴力。
虽然收到过很多纪律处分,但从来没有被开除。

让德莱夫和莫兰不爽的事,是一年前,囚犯沃伦·威廉姆斯(Warren Williams)咬伤了德莱夫。

(沃伦·威廉姆斯)

因为在外袭警,威廉姆斯被关入狱一年。他说自己有严重的焦虑症和抑郁。

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德莱夫专门去监狱宿舍找威廉姆斯晦气,一边抽烟,一边向他吐烟气。

威廉姆斯让他别吹了,不然他就举报,德莱夫反而吹得更厉害。

在警告了几次后,见德莱夫毫无反应,继续拿自己取乐,威廉姆斯大怒地跳起来,把他撞到地上。

(托马斯·德莱夫)

威廉姆斯咬住德莱夫,打架占据了上风,但很快一群狱警跑过来围攻,把他打到住院。

一个被咬,一个住院,应该也算扯平了,但是德莱夫觉得事情没完,因为咬伤,他必须做HIV和丙型肝炎检测。

万一检测出问题怎么办?
必须报复,狠狠地报复回来!

在KKK党的聚会上,德莱夫说的就是这事儿,他决定要把威廉姆斯杀掉,让他为自己的行为后悔。





德莱夫和莫兰只是普通的狱警,不会杀人,他们很快找到组织内的打手,名号“大骑士鹰”的男人,约瑟夫·摩尔(Joseph Moore)。

摩尔在“美国骑士”里是传奇人物,他是美国陆军的退伍军人,曾经作为精英小队成员,上过海外战场,击杀过目标。

在不戴三K党尖帽子的时候,摩尔经常戴着一顶棒球帽,上面钉着军队荣誉勋章,包括紫心勋章。

(约瑟夫·摩尔)

这个身体结实、带着血腥气的男人,让三K党兄弟们又尊敬又恐惧。
虽然摩尔加入组织的时间很短,但他地位提升得很快,仅仅一年就成为负责组织安全的“大骑士鹰”。

德莱夫和莫兰把摩尔拉到一旁谈话,让另一个成员在附近站岗,避免被偷听。

德莱夫给了摩尔一张纸,上面有威廉姆斯的照片、名字和地址。
他把整件事说了一遍,强调自己和家人几周来一直在担心丙型肝炎检测呈假阳性。

(约瑟夫·摩尔)

“你们的意思是……”摩尔慢慢地说,“……想让他在地下永眠,是吗?”

德莱夫和莫兰对视一眼,说“是的”。

摩尔点点头,说自己知道了。
他收下了这张纸,接下暗杀威廉姆斯的任务。



从德莱夫的视角来看,这件事基本妥当了,甚至对“大骑士鹰”的崇拜更上一层。

但只有摩尔自己知道,他当时是多么震惊和恐慌,身体都在颤抖。

因为,他并不是什么上过战场的神枪手,也从来没杀过人,
实际上,他也不是KKK党的党徒,而是FBI派来的卧底。



2006年,FBI发布了一份关于KKK党试图渗透执法部门的报告,认为执法部门中已经有不少人在为白人至上主义者提供资源。

为了找到这些害虫,FBI大力发展线人进入KKK党调查,而摩尔就是其中一员。

摩尔确实曾经是美国陆军士兵,但因为精神紧张导致崩溃,他早在2002年就退伍了。

从这方面看,他不是一个优秀的卧底人选,但当FBI找到他干活时,他欣然接下了。



“这个世界上,有人想加入‘问题’,制造麻烦。而我想加入‘解决方法’。”摩尔在采访中说,“我不是不知道我随时都可能死,但总得有人做这些工作。”

2007年,摩尔被FBI派到佛罗里达州北部农村地区,加入当地的KKK党,“南北联合骑士团”。

在“南北联合骑士团”的聚会上,摩尔注意到有很多执法人员的汽车,悄悄地记录下来。



他发现佛罗里达和佐治亚的执法部门,与两地的仇恨团体之间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
有几十名警官、狱警、警长和其他执法人员都参加过KKK党活动。

这个KKK党也想要杀人,在党徒们讨论如何杀死一名西班牙裔卡车司机后,摩尔赶紧告诉FBI,挫败了他们的计划。

在收集了足够的证据后,阿拉楚县治安官办公室和弗鲁特兰帕克警局的两名政府职员,也被他送入监狱。



摩尔干得不错,但这工作的压力很大,他过着双面人生,一面向KKK党徒撒谎,一面向妻子父母撒谎。

因为工作要求,摩尔不能告诉家里人他在干什么,但他的妻子对他频繁外出产生怀疑。

家里气氛很紧张,他崩溃了,告诉妻子和父母自己在KKK做卧底工作。
因为摩尔患有躁郁症和重度焦虑症,一直在接受药物治疗,他的妻子一开始不太相信他。

没办法,他只好带着妻子参加了几次KKK党聚会,妻子信了,但他很后悔这个决定,因为这可能让她处于危险之中。



在FBI发现摩尔向家人泄密后,他们中断了合作,摩尔也通过退伍军人事务部进行身心健康治疗。

但没过太久,2013年,FBI再次联系到他,希望他去“美国骑士”卧底。

摩尔答应了,几周内,他见到“美国骑士”的二把手,一个叫“巨龙”的男人。

巨龙检查了摩尔的驾驶证等文件,没问题,然后用KKK党的黑话测试他,他也轻松通过。

(“美国骑士”所在的小镇)

为了快速进入高层,摩尔告诉他,他以前杀过人,在亚洲完成过袭击,还上过战场。

这些都是谎话,但让二把手印象深刻,非常欣赏他。
在交了20美元入会费和35美元年费,签了“血誓”后,摩尔就成为“美国骑士”的一员。

巨龙告诉他,如果违反血誓,他会被成员们处以死刑。

(接受采访的摩尔)

两年后,暗杀威廉姆斯这个棘手的任务就来了,根据血誓,摩尔得让他死,但他不能真的让他死。

在一把手查尔斯·纽科姆(Charles Newcomb)知道德莱夫和莫兰的杀人计划后,他非常兴奋,也要加入进来。

纽科姆的组织名号叫“独眼神”,不过他的双眼完好,倒是脑子不太好。

(组织老大查尔斯·纽科姆)

他之前也是监狱看守,在退休后,闲极无聊,整天在组织里策划各种暴力活动。虽然按照监狱的规则,德莱夫是理亏的一方,但他坚持要给兄弟报仇,而且要亲自下场。

“我告诉你,只要有人敢伤害我的弟兄或姐妹,我不会留任何情面。”纽科姆在摩尔偷录的音频中说。

(摩尔每次对话都会录音)

纽科姆告诉摩尔,他有个完美的杀人方案,就是用他老婆买多的胰岛素杀人。

“我准备了两支完整的针头,还有两瓶胰岛素。等我们抓到他后,把他丢进车里,然后往他屁股上注射一堆胰岛素。这样他就死啦。”

这是来自监狱看守的经验。人死后血糖会自然下降,法医很难发现死者被注射了过量的胰岛素,除非那个针孔特别明显。



但人莫名地死在街上,这看着也很奇怪,纽科姆决定伪装一个威廉姆斯溺水而死的假象。

此时的威廉姆斯已经出狱了,他平常喜欢在河边钓鱼,纽科姆从自己的车库里拿出一个儿童鱼竿,打算用它伪装死亡现场。

(威廉姆斯经常钓鱼的地方)

莫兰也赶过来了(因为要制造不在场证明,德莱夫必须上班),三个人开车去往威廉姆斯的家,谈论杀人大计。

摩尔很紧张,他意识到这两人真的要杀人,就算注射胰岛素不成功,纽科姆也带了枪,他会枪杀他。

为了扮好冷酷杀手的角色,他硬着头皮往威廉姆斯家开。

(跨过铁轨就是威廉姆斯的家)

还好,与他预料到一样,在提前告知FBI后,威廉姆斯家周围有警察的巡逻车。纽科姆希望等到警车走,但它一直没走,摩尔顺势把车开回纽科姆的家。

“接下来,还是由我来把他做掉吧。我是专业的。”摩尔告诉纽科姆,一把手只好骂骂咧咧地同意了。

(纽科姆的家,前方有个牌子,写着“任何事都不值得你为之赴死”)

摩尔赶紧通知FBI,让他们伪造一张威廉姆斯的“死亡照”。
威廉姆斯知道有人要杀自己后,非常配合地装死,之后由FBI藏匿起来,连他母亲也不知道在哪里。

那照片看着挺像那么回事,威廉姆斯躺在地板上,衬衫被撕烂,裤子上是湿的,好像尿了。

摩尔拿着这张照片,拿给纽科姆交差。



那是他一辈子最紧张的时刻。他开车来到约定好的加油站,久久地坐在车里深呼吸,这是当狙击手时军队教的练习。

他太害怕,太恐惧,担心纽科姆能看出这是伪造的照片,毕竟他见过不少死人。

(摩尔指认当时交照片的地点)

如果被发现是伪造的,纽科姆随时可能掏出手枪,把他一枪崩了。

以往精神崩溃的迹象逐渐浮现,但他不能让自己崩溃,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呼……呼……”
在缓慢的呼吸声中,摩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打电话给纽科姆,让他见面。



纽科姆过来了,看到他手里的照片,惊讶地张开嘴。

“这就是你想要的,是吧?”摩尔强忍住恐惧说,他意外发现自己的声音很平静。



纽科姆笑了起来,大喊“干得好”,然后狠狠地拥抱他。

最可怕的一关过了,之后摩尔把照片给莫兰和德莱夫看,他们都非常高兴,没人看出异样。

他询问了每个人,杀死威廉姆斯是否是他们想要的,他们都回答“是”。
这些对话全被录下,作为罪证。



第二天,监狱的同事打电话让莫兰过来拿新制服,等他赶过去后,他就被捕了。

德莱夫和纽科姆在各自家中被捕。

2017年8月,摩尔作为证人出庭,指控三人犯下的罪行。最后,莫兰和纽科姆被判12年有期徒刑,德莱夫被判4年。



摩尔和KKK党的世界彻底决裂了,在普通人眼里他是英雄,
但在KKK党徒眼里,他是出卖朋友、背叛血誓的罪恶叛徒。

FBI转移了摩尔一家,他也改变了自己的名字。摩尔知道KKK党迟早会找上门,多了随身带枪的习惯,在家门口,他也安装了运动监测摄像头,查看任何可疑的人。



他原本会一直藏匿下去,公众看不到他的脸,但这个月,他决定告诉美联社自己的故事,展示自己的样貌。

这是因为,美联社最近报道了有着白人至上思想的监狱看守,在佛罗里达州的监狱里肆意打骂犯人,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目睹暴力行为的囚犯向检察官办公室写举报信,但毫无回应。

一个名叫马克·卡鲁索(Mark Caruso)的监狱工作人员目睹同事的恶行后,向上级举报,但被大家视为叛徒。最后这些人没有受到惩罚,反倒是自己被解雇了。

(被解雇的马克·卡鲁索)

摩尔看到新闻后,愤怒于情况毫无改变,只要根是烂的,上面总会结出坏苹果。

除了政府让他失望外,这段时间,他也明显感知到危险。

最近几个月,有奇怪的白人出现在家门口,他认为是KKK党的人。
虽然他改了名字,换了地址,但这些人仍然追踪到了他,也知道他的真名。

(摩尔和他的孩子)

于是,摩尔决定现身接受采访,一方面是为了利用媒体的聚光灯保护自己,另一方面,也为了告诉公众,执法机构和KKK党的关系有多紧密,向政府施压。

“在我卧底的十年里,我找到和KKK党有关系的执法人员名单越来越长。他们有的是退伍军人,有的是现役军人,有现任执法人员,也有已经退休的。州级别、市级别、县级别,各个级别的人都有。”

(摩尔在接受采访)

“与谋杀案有关的那三名狱警,他们在佛罗里达州巴特勒湖的监狱工作。和他们一同工作的有其他KKK党成员,到现在这帮人还在为监狱招募狱警。你可以想想他们招的是什么人。”

佛罗里达惩教局否认了这种说法,他们说没有在机构内发现大量KKK成员存在的证据。

(惩教局的声明)

“全州每天有超过18000名惩教人员为民众服务,保护社区安全,不能因为多年前三个人的行为受到诽谤。”

摩尔完全不赞同这种言论,他说得更加直白。

“根据我收集到的情报,我可以告诉你们,所有这些机构对KKK党没有一点儿控制能力。KKK党渗透政府的广泛程度和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他们说的情况。”



“如果我遭遇不测,我希望活着的时候能告诉公众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佛州的惩教局和领导人能做系统性排查,铲除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其他暴力极端分子。”

“为什么人们现在不愿意相信警察了?因为他们总有一两个亲戚朋友,遭遇戴着徽章、手里拿枪的混蛋的攻击。我知道这发生过,因为我阻止过来自他们的谋杀。”

(1月冲击国会事件中,大量人有警队和警察背景)

对摩尔和他的家人来说,卧底的工作实在付出太多。

德莱夫已经在今年出狱,他的KKK党朋友在对摩尔穷追不舍,而惩教局的回应令人心寒。

好人总是要付出最多,才能换来那一点点改变,
希望最后的结果,不要让摩尔觉得自己的工作白费……


事儿君 英国那些事儿
https://mp.weixin.qq.com/s/hOqMWks-pPprQqmymXbo5Q



生气

惊讶

难过

好笑

无聊

相关阅读

| 在论坛留言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黑屋|手机版|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16-5-2022 02:21 PM , Processed in 0.157589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