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佳礼资讯网 首页 佳礼网 网络 查看内容

得知女儿被卖,母亲主动把自己卖给人贩,踏上寻找女儿的路程

20-9-2021 05:37 AM| 发布者: anyting| 查看: 512| 评论: 2

摘要: 母爱…世界上最伟大的爱
得知女儿被卖,母亲主动把自己卖给人贩,踏上寻找女儿的路程


今年6月,当阿西娅(化名,Asiya)带着女儿从印度跨入孟加拉国时,印度边境部队把她们拦下了。
这是非法跨境,他们告诉她,想要去孟加拉应该走正规途径。
(举着女儿的失踪报告的阿西娅)





“但我们就是孟加拉人。”阿西娅说,“我和我的女儿都是被拐卖过来的,我们只是想回家。”
阿西娅把两人的经历告诉边境官员,他们震惊了,很快,新闻报道后,整个印度和孟加拉国也都震惊了。
原来,阿西娅是自愿被人贩子卖到印度的,这一切是为了营救她心爱的女儿,玛瑞姆(化名,Marium)。
(阿西娅和玛瑞姆的全家福)





这场母亲版的“飓风营救”要从今年1月15日说起。
阿西娅一家是住在孟加拉首都达卡郊外的贫民,因为太穷了,16岁的玛瑞姆希望找一份工作,早日养家。
老家的熟人听说了,推荐她去靠近印度边境的一个城市工作。
(孟加拉首都达卡)





熟人告诉她这份工作的工资挺高,待遇也不错,她听了心动,马上收拾好行李,和熟人一块儿走。
一路上,熟人继续和玛瑞姆聊工作,但在快到目的地时,他把她介绍给另外两名男子。他说,他们是公司的人。
玛瑞姆觉得有些不安,但她离家已经很远了,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男人们走。
他们越走越偏,人烟稀少,怎么看都不像走往城市的样子。
(印度警方绘制的玛瑞姆拐卖路线图)





等他们到达孟印边境时,玛瑞姆猛地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被卖了。
“当时是半夜,我们跨过边境,我开始哭了。”玛瑞姆告诉媒体,“但他们强迫我继续走,把我推上一条船。”
看着周围陌生又充满恶意的男人,这个16岁女孩哭泣着,眼睁睁看着故土离去。
(被骗到印度的孟加拉女子画的家乡)





还好,整条船上不是只有人贩子,还有普通乘客。她说服一个陌生人把手机借给她,用这宝贵的机会给妈妈打求救电话。
“我被带到印度了!救我!!”玛瑞姆说出路线和人贩子的名字,还没说完,人贩子们就把手机一把抢走,狠狠揍了她。
听到女儿的电话,阿西娅赶紧前往达卡的警察局报案,她当时坚信警察会管这件事。
(达卡市的警察)





但报案后,她等啊等啊,等了整整40天,警察局没有一点消息,调查完全没有开始。
后来她知道,低效率是警方处理拐卖案的常态,警局挤压的拐卖案太多了,根本处理不过来。
她还听人说起,很多女孩被拐卖后会送到印度妓院里当妓女,被强奸、被毒打是家常便饭。女儿还活着吗?或者活在地狱里?她不敢想。
(印度孟买街头的妓女们)





警方没有作为,记者、官员她又无法接触到,
于是,这个文化程度不高的贫穷女子在绝望中想出一个计策:
让拐卖了女儿的人贩子,把自己也卖了,这样她说不定就能找到女儿。


阿西娅记得女儿在电话中说的人贩子名字,她找到其中一人,谎称自己想在国外工作,最好是印度,听说工资不错。
人贩子一听,马上进入诈骗模式,说有家印度公司刚好需要员工,她如果想要他可以带她去。
就这样,阿西娅和人贩子见面了。走之前,她拿出家里所有积蓄,大约6万塔卡,藏在假发下,然后用围巾盖住头,以备不时之需。
(印度妓院中的女子)





阿西娅走的路线和玛瑞姆的一样,都是跨过边境后坐船,几天后,她被带到印度新德里的一家妓院。
被卖入妓院,她不意外,但让她着急的是,女儿并不在这家妓院里。
“我女儿不在那里,我这才知道,不是所有女人会被送入同一个地方。”阿西娅说。


在妓院里,阿西娅被迫卖淫,忍受着其他孟加拉女性遭遇过的痛苦。但她还是幸运的,她藏了一大笔钱,可以买手机,取得和丈夫联系的机会。
6月,丈夫打电话过来,说玛瑞姆刚刚通过顾客的手机打电话,联系上他,说自己也是被卖入妓院,还说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阿西娅一番搜索,发现女儿在1000公里以外的比哈尔邦。她连夜逃出妓院,前往比哈尔邦寻找。
(印度比哈尔邦)





在比哈尔邦的红灯区,阿西娅一家家妓院找女儿,整个过程非常耗费心神。
还好,千里寻女的阿西娅感动了一些当地人,在和当地人的帮助下,6月18日,他们终于在一家乱糟糟的妓院里找到玛瑞姆,把她救了出来。
(指认人贩子的孟加拉女性)





阿西娅和妓院老板对峙,老板承认玛瑞姆是被他以3404美元(约2.2万人民币)的价格买来的,同意把她放走。
找到女儿后,阿西娅还没想到要在印度报警,她只想带着女儿快点回家。
6月22日,两人试图跨越边境,进入孟加拉国,被拦了下来。在印度警方听了她们的故事后,大为震憾,马上逮捕了拐卖他们的人贩子。
(因玛瑞姆案被逮捕的三名主犯)





这三人分别是40岁的马德·卡鲁(Md Kalu)、32岁的马德·苏哈格(Md Sohag)和41岁的比拉尔·侯赛因(Billal Hossain)。
整个团队至少有25人,卡鲁是团队头头,负责统筹规划,过去10年,他贩卖了至少200名孟加拉女性。
苏哈格是卡鲁的侄子,负责寻找弱势女性,把她们交给卡鲁。他参与人口贩卖5年,曾因毒品案入狱两年。
比拉尔是负责跨境运送、协调孟印两地行动的人,他参与人口贩卖5到7年。


除了苏哈格外,卡鲁和比拉尔都因人口贩卖案坐过牢,但刑期很短,比拉尔和他妻子更是只坐了一年牢。
这短暂的惩罚,没给他们任何教训,继续干着拐卖的勾当。
在警方的新闻发布会上,印度官员告诉记者,卡鲁承认他们常常在孟加拉的达卡活动,哄骗贫穷的女孩们去印度的美容院工作,实际是卖到印度妓院。
每个女孩能卖10万到15万塔卡,由妓院老板挑选,送入印度以前一般把她们关在比拉尔的家里。
(被拐卖到印度的孟加拉女子)





阿西娅的故事在两国的社交媒体上流传,关注度很大。印度警方很快联系上孟加拉国边防卫队,将母女俩安全送回孟加拉。
被拐卖到异国当妓女,无疑是悲惨的,
但和其他被拐的孟加拉女性相比,她们已经算幸运的了。
印度边境安全部队估计,每年有5万孟加拉女性被卖到印度,大部分是被迫成为妓女,或者是卖入有钱人家当奴隶。
(呆坐在孟买街头的妓女们)





这些孟加拉女性的年龄在12岁到30岁之间,都来自贫困家庭,被人以虚假的工作机会欺骗。
虽然被拐卖者众多,但过去10年,只有大约2000名孟加拉女子被送回国。
一方面,是受害者家庭缺乏意识,以为女儿真的在印度做正常工作。
另一方面,是印度和孟加拉对受害者身份的核实过于繁琐。


汤森路透基金会分析,想要重返家乡的受害者必须获得印度州警察、联邦警察、社会工作者、法官、边防部队和官员的依次批准,整个流程有15个步骤,极其耗时。
普利娅(化名,Priya)在15岁时被骗到印度,三年后获救,但两国的审查流程迟迟无法完成,她一直等到24岁才重新回到孟加拉。
回家之路漫长,给人贩子定罪的也少。
(在两国护送下回到孟加拉的受害女孩)





在印度,只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拐卖案的主犯能被定罪,而在孟加拉,这个数字只有30,还有4000多起案子在等待审判。
妓院老板是很容易入狱的,因为他们就住在印度,人证、罪证很容易找到。
而人贩子在两国间来回行动,在孟加拉犯下的罪行,印度很难去查,抓捕和入狱就更难了。
近年来,印度和孟加拉达成协议,减少审查流程,加快受害者返回家乡的速度。
他们也希望能实现信息共享,一起查案,在边境打击人贩子的行动。
(孟加拉和印度举办的受害者转交仪式)





阿西娅知道卡鲁的不少同伙还在逍遥法外,她和女儿接受媒体采访时不敢露脸,也不愿透露真名。
但阿西娅不后悔把她的故事说出来,因为她看到在贫民窟里,有太多像女儿一样的女孩消失。
希望母女俩的案子能够引起人们的警醒,以后这样的故事越来越少吧……



事儿君 英国那些事儿
https://mp.weixin.qq.com/s/dyC1edlNwY3NWc4eo8jrrA
1

1

生气

惊讶

难过

好笑

无聊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 在论坛留言

最新评论

引用 pupuman 20-9-2021 02:44 PM
老板愿意把放走?
引用 adelinewcm 20-9-2021 03:44 PM
可悲。。。。。。。。。。。。。

查看全部评论(2)



版权所有 © 1996-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黑屋|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24-10-2021 09:33 PM , Processed in 0.135061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