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佳礼资讯网 首页 佳礼网 网络 查看内容

​纽约州长性骚扰11名女性被实锤,拒绝辞职:我没错,这是我父母教的!

5-8-2021 01:21 AM| 发布者: anyting | 评论: 3

摘要: 甩锅给爸妈也是厉害了.....
​纽约州长性骚扰11名女性被实锤,拒绝辞职:我没错,这是我父母教的!


当地时间8月3日上午,一份震惊美国政界的独立司法调查报告正式出炉,实锤了纽约州长科莫曾性骚扰过多名女性的事实!

这份长达165页的报告,其中涵盖了多达179名证人的证词,以及对数万份文件、短信和图片审查的结果。


报告指出,科莫在州长办公室营造了一个充满敌意和有毒的工作环境,很多员工在其中感到十分恐惧。




报告称,科莫共计对11名女性进行了性骚扰,其中包括他自己的员工、普通公众和其他州府工作人员,

还包括一名为他提供安保的州警,一名曾经公开指出他的不妥行为的前雇员还遭到了他的报复。

纽约州总检察长詹姆斯(Letitia James)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控科莫对11名女性伸出咸猪手、索吻或以性暗示语言骚扰她们,并指出科莫这样的行为已经违反了美国州和联邦法律。


科莫的性骚扰调查报告已经惊动白宫,如今多位美国政客已经公开站边,指控科莫变态,居然性骚扰同事,并要求他马上引咎辞职。

去年还是美国万人追捧的“抗疫英雄”、“妈妈最爱的孩子”的科莫,是如何沦落到今天被众人唾弃的性骚扰变态的?

这一切还要从今年初他的人设崩塌事件说起。


由于在去年美国疫情爆发期间,硬杠川普,积极抗疫,而在人们心中树立了一个抗疫英雄的正面形象,还有粉丝支持他去竞选总统。

他还趁机出版了一本关于自己如何力挽狂澜、带纽约州走出疫情阴霾的书《美国危机》,这使得他的州支持率一度上升到了66%。


那时候的他对于2022年能继续连任州长,已是胜券在握了。

然而到了今年,他努力打造的正面人设却开始全面崩塌了。

首先是被爆料涉嫌瞒报新冠确诊人数,又被党友指控欺凌下属、威胁同事,但这些危机都被州长办公室的说辞一一化解。

但很快,一位前女助手就在网上公开爆出她曾遭到科莫性骚扰的经历。随后接二连三的受害者也纷纷跳出来指控科莫曾性骚扰自己。


现年25岁的前州长助手夏洛特·本内特(Charlotte Bennett)在去年11月忍受不了科莫的性骚扰而提出辞职。

本内特表示,63岁的科莫居然当面问起了她的性生活,以及她是否曾经跟比她年长的男人发生过性关系。

这段对话就发生在州长办公室里,当时屋内就只有她和科莫两人,她感到无比的尴尬,认为这样的提问无疑是在性暗示。




“我感觉州长是想和我上床,我感到极为不适和恐惧,当时我整个脑子都在想该如何脱身,而且从那一刻开始我也认为这份工作到此结束了。”


在本内特提出这些指控几天前,还有一位前助手林赛·博伊兰(Lindsey Boylan)也详细地描述了自己曾经遭到性骚扰经历。


在2015到2018年间供职于州经济发展局的博伊兰称,当时她的上司曾向她表示科莫认为她很有魅力,科莫还经常对她动手动脚。

“科莫还动手摸了我的腰、胳膊和大腿。”

有一次出差在飞机上,科莫还提出要和她玩“脱衣扑克”游戏。

2017年10月,在结束纽约州西部一场活动后乘飞机返回途中,科莫居然提议说,他们可以“玩脱衣扑克”。


当时两人就坐在对面,膝盖还触碰在一起,这让博伊兰非常不自在。

更过分的是在2018年,她在科莫的办公室给他进行一对一报告之后,科莫居然在未征得同意的情况下强吻了她。

“当时我起身离开,正在朝一扇打开的门走去时,他抢到我的身前,吻了我的嘴唇,我惊呆了,但还是继续往前走。”


除了女助手之外,还有一位非政府雇员的受害者也跳出来作证科莫的性骚扰行为。

33岁的安娜·拉齐(Anna Ruch)说,她是在2019年9月参加的一场婚礼上遇到科莫的,大家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科莫居然自然地把手放在她的腰上,

而她当天的裙子是露腰的,科莫触摸到了她的肌肤,这让她十分不舒服。

当她用自己的手移开他的手时,科莫则开起玩笑说她看上去“很生气”,并将手放在她的脸颊上,问她是否可以亲吻她。


拉齐说,当科莫越来越靠近她的时候,她气得走开了。“我实在是困惑、震惊和尴尬。”

“让我惊讶的是他能够毫无顾忌地做出这些行为。即使我做了我能做的——把他的手从我腰上拿开——都还是不够清楚。”

这些女性的指控已经不是爆黑料那么简单,已经涉及到触犯法律的层面了,而且涉嫌犯罪者还是一名州长。


这起性骚扰丑闻,马上就引起了社会轰动。

为了平息风波,当时科莫就连忙道歉,并表示自己的举动让人产生误会很抱歉,但却否认他有过性骚扰的行为。

在声明中,他认为自己那是在开玩笑,在他看来这是以“一种和善的方式”挑逗员工,但没想到让别人产生不适,他感到很遗憾。


科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难堪,并道歉。

“我现在知道我的举止让人感到不适了,但这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对此深表歉意。我对此感到非常糟糕。坦率地讲,我感到难堪,这很难说出口,但事实如此。”

“但我从未不正当地摸过任何人。”

但是这时已经无法息事宁人了,因为这件事已经引起了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注意,他们开始介入调查。

在获州议会批准后,纽约总检察长在今年3月开启了对这些指控的调查。

一调查就花了整整5个月的时间,结果就出现了上文提到的坐实科莫性骚扰指控的爆炸性调查报告。


调查人员指出,科莫曾多次性骚扰纽约州的现任女雇员以及前任女雇员,而这一切并非都是孤立的事件,他总是喜欢调戏和性骚扰那些年轻的女性。

报告里说到,科莫一方面利用自己的权力欺辱女助手,同时试图让他的那些带有性骚扰的语言在这种工作环境中变得“常态化”。

在报告里还有受害者讲诉了科莫在她们身上做出的更恶心的行为。


有位女助理表示,科莫有次在未经她允许下就抱住了她,并且将手伸向了她的胸部,有时候当她背部朝向他时,科莫还会直接伸手抚摸她的背。

而这些仅是无数次被骚扰案例的其中一例。

一名专门保护他的女州警也在工作过程中遭到性骚扰。当科莫与她一同乘坐电梯时,科莫会站在她的身后,用手指从她的颈部一直下滑到后背。

而有次她为科莫开门时,科莫居然用手,从她肚脐的位置一直摸到她的臀部。

甚至科莫还直接问她多大了。当她说自己已经将近30时,63岁的科莫却说这对于他来说太老了。

这些受害者的证词,让科莫身上背负着的性骚扰靶子变得更加大了。


而被指控的科莫终于坐不住了,他马上发布声明和报告坚决否认曾对任何人有过不当的身体接触。

他认为自己的举动没有错误,甚至还甩锅给父母,称这些都是他父母教他的。

“我一生都在公开场合做同样的姿态。实际上我是从我母亲和我父亲那里学到的,这是传递温暖的方式。”


科莫在提前录制好的视频里表示,自己在过去五个月一直在忍气吞声,不干涉调查,不发表评论。

而今天他终于可以和大家澄清事实的真相了!


他在自己的官网发表了一份长达86页的报告,里面包含了大量他在公开场合亲吻各式各样的人。


“我亲吻所有人,黑人和白人、年轻人和老年人、异性恋和 LGBTQ,位高权重的人,陌生人。”

“我爱开玩笑,有些笑话好笑,而有些并不好笑。我爱拥抱、亲吻别人,也会亲切叫人亲爱的,甜心等等。”

“我亲吻人们的脸颊、额头和手.... 这些都是旨在传递温暖。”


科莫否认自己的性骚扰行为:“我从来没有不恰当地触碰过任何人,或者作出不恰当的性挑逗。

我今年63岁了,我的整个成年生活都是在公众视野中度过的。他们指控的人根本不是我,我不是这样的人。”

但前助手本内特在听完科莫的回应后感到恶心,指出他是在试图把性骚扰“正常化”。科莫对她的不当行为根本不是为了表达温暖和关心,而是为了跟她睡觉。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调查报告一出,就算科莫再怎么否认澄清,美国政府上下都纷纷要求科莫引咎辞职。

在美国国会,从纽约民主党议员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都要求科莫辞职。

纽约市长白思豪更是称科莫恶心!白思豪表示:“这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性骚扰案件,赶紧下台吧!”


而原本和他关系不错的总统拜登也在调查结果出来后表示:“我认为他应该辞职!”

但即使如此,科莫依然拒绝辞职。而由于美国的选举制度,州长只能自己辞职或被州议会弹劾,就算是总统都不能罢免州长的职位。

如今科莫最有可能的就是面临弹劾,还有另外的刑事调查。

不知道最终他的结局如何收场,但这么多人证指出遭到他的性骚扰,他再如何否认,估计都无法完全清白了....


游遍英国 带你游遍英国
https://mp.weixin.qq.com/s/ozYtpTqKe1AC5v9L-DWzBA
1


生气

惊讶

难过

好笑
1

无聊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 在论坛留言

最新评论

引用 yow_meng5727 5-8-2021 08:32 AM


吴鲜肉 Hamsap ,又是不是 他父母的错。。。。。


引用 alexchng399 5-8-2021 09:25 AM
文中沒膠帶觸摸腰部的禮儀動作合理化。
引用 SanShu 5-8-2021 04:10 PM
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政治阴谋。
美国政府的做事方式,你懂的啦。。。

查看全部评论(3)

版权所有 © 1996-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黑屋|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27-11-2021 04:00 PM , Processed in 0.137226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