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佳礼资讯网 首页 佳礼网 娱乐 查看内容

当过“要饭乞丐”,做过“歌厅舞女”,惠英红的传奇人生

27-7-2021 06:00 PM| 发布者: Cari_Emily| 查看: 966| 评论: 8|原作者: royaljeli

摘要: 当过“要饭乞丐”,做过“歌厅舞女”,惠英红的传奇人生 2017年拍摄《血观音》之前,导演杨雅喆心中的女一号本不是惠英红,而是另有人选。可惠英红偏不信命,执意要一试。那天她早早起床,弄好妆发练好台词,带 ...
当过“要饭乞丐”,做过“歌厅舞女”,惠英红的传奇人生


2017年拍摄《血观音》之前,导演杨雅喆心中的女一号本不是惠英红,而是另有人选。
可惠英红偏不信命,执意要一试。
那天她早早起床,弄好妆发练好台词,带着满满的激情与沉着敲开了导演的门。
刚一进门杨雅喆就被惠英红吓到了:一抹红艳的嘴唇,一袭红色缎面裙衣,伴着红色高跟鞋特有的踩地声,“你好,我是惠英红。”


没有多余的语言,仅一双有故事的眼眸就足以证明她就是“棠夫人”本尊。
正式进组后惠英红表现依旧不俗。开机前夕母亲意外去世,她承诺给自己一天时间,处理完后事就立马回来工作。
果然,回来后惠英红即刻进入状态,将戏外的离合悲欢抛之脑后,一心一意地诠释着人物本身的味道。
连导演都忍不住惊呼,“这是妖怪级别的演技吧!”


多年后回忆起人们对她的夸耀赞赏,惠英红总不免感慨一番,“一个千金小姐和一个要饭的,在面对机会时表现是不一样的。千金小姐可以无所谓,但我不行,我一定要把它弄得好好的。”
一代打星为何自诩“要饭的”,本是满族名门的她为何沦落成要饭乞丐,为何在功成名就后吃下100多粒安眠药一心求死,又为何年近七十重出江湖、再造影史传奇?
惠英红的一生,是别人的两辈子。


01.家道中落
1960年惠英红出生于香港一户十口之家,她排行老五,一家人挤住在楼梯角落过活,平时靠捡烂菜叶果腹。
但在几年前,她家却是有名的豪门贵族。


惠英红祖上是满族叶赫那拉氏,属于一等正黄旗。
祖籍在山东诸城,据说当时还有个惠家庄园,良田万顷更有桑竹美池之属,真可谓富甲一方。
惠家阔少爷也就是惠英红父亲,上学靠人背放学让人接,闲时弄花倦了赏景,身上随便一个玉镯就够穷人家赚好几辈子。
整天过着“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潇洒日子。


可美梦总有碎的那天。
六十年代初惠英红父亲携一家老小逃往香港,用几大箱黄金买下一大半太子道,成了当地有名的显赫人家。
奈何钱多人傻。
初来乍到道行太浅,误入赌场后被人戏耍的一分不剩,祖宅、田地甚至连金银细软都一并变卖,徒留一家老小躲墙角吃糠咽菜。
惠英红出生时,家里刚败落不久。
小小的人儿眼睁睁看着哥哥姐姐们被送进戏班子,她哭着喊着求爸妈让他们留下,但等来的只有一声叹息。


大的送去唱戏,小的就留下要饭。
三岁那年她跟着大孩子去街上乞讨,来来往往的行人或嗔怒她或漠视她,有的甚至连踢带打,“有的时候看错了就会被打,看得对了,基本上不用抱他大腿他也会给你钱。”
除了要饭,她还卖口香糖。
因为是沿街叫卖,很多巡街“差佬”便会出来抓人。
有次惠英红被他们抓去,东西也抢作一空,母亲见状跑进差馆和警卫们扭打了起来,最后也只能伤痕累累地领着女儿回家。
底层人的卑微,大抵如此。


有时也会被母亲打。
因为贪玩,有次她卖完东西收工后跑去荡秋千,母亲知道后气得一顿毒打,恨她为什么不多卖点东西,气她为什么不知道家里困难。
惠英红当然委屈,十岁左右的年纪正是贪玩爱闹的时候,偶尔出去玩一次又怎样?
值得安慰的是,那次父亲并没有责骂她,反倒淡淡的一笑了之,“他知道,我其实是很辛苦的、也是孝顺的。”


02.转运时刻
转眼12岁了,几年的乞讨生涯让她学会了察言观色,更结识了不少同样善良又可怜的穷苦人。
有个卖身妓女对她特别好,经常让嫖客们去买惠英红的小玩意,时间久了俩人就成了心有灵犀的好知己。
和乞讨小贩不同,妓女、舞女的生活总夜夜笙歌,虽然都苦,但赚得却比前者多。
为了更好地养家糊口,惠英红瞒着母亲去夜总会扮舞狮,后来干脆登台唱歌。事后自然免不了一顿毒打,但执拗的她依然选择坚持。
父亲知道女儿苦拼的背后究竟是为什么,所以很少打她。


有一天惠英红照常去跳舞,台下一位武打老手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叫麦宝婵,是后来武打巨星甄子丹的亲妈。
彼时她正在给儿子寻一位武打搭档,台上的惠英红虽没有多少武术功底,但眉眼间的英气却属实逼人,“就她了!”
那之后惠英红正式拜师学艺,同甄子丹一道苦学武术,受过无数次伤、挨过无数次打,终于算有了点基础。


很快,转运时刻来了。
1974年香港影业迎来新的活力与生机,无数有梦想的年轻人都来到这片沃土逐梦打拼,渴望改变命运,更想一夜成名。
那天惠英红正在台上表演,台下坐着的张彻导演眼冒亮光。
他仔细端详着这个小妞,五官端正、眉目俊朗,一举一动间都极有味道,倘若招她入门,岂不美事一桩?
表演完毕后他当即宣布纳惠英红为义女,还答应带她一起入圈,在大荧幕上一展风姿。
这事搁现在估计普通人都得乐得一蹦三尺高,简直比中彩票还开心,当演员做明星是多么荣光的事!
可惠英红却犹豫了。


当舞女固然辛苦但每个月就有固定收入1500块,可当演员的工资却只有三分之一,还保不齐会“被失业”。
到底怎么样才是心头之选,她也不清楚。
这时义父张彻的一句话撼动了她的内心:“你记得,做舞女只能做一时,做演员却可以做一辈子!”
细想也是,两种职业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是否能改变命运,前者虽来钱快但却是青春饭,后者一旦成功便可鲤鱼跃龙门。
“我做明星,要赚更多的钱,去养活爸爸,改变苦命妈妈的命运。”


就这样,惠英红用实际行动劝服父母,跟着张彻演了荧幕处女作《射雕英雄传》里的穆念慈。
“导演当时说你很上镜头,有一个角色叫穆念慈。然后他就说你去演女二号吧,我就这样去拍了戏。”


拍摄期间惠英红敢打敢拼,她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女生身份,有场戏需要她被痛打好几十拳,还要注重舞台表现力。
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用替身,完事后还跑到监视器那里看自己表现如何。
拍摄《八宝奇兵》的时候,有场戏需要她从16楼跳下。
就连替身都不敢尝试的行为惠英红却根本没在怕,翻跟头时意外被碎渣扎破,她顶着滋滋直冒的血水跑去问导演,“这场戏怎么样,漂不漂亮?”
拼命三娘般的精神感动了观众,也让更多伯乐看见了她。


1978年惠英红正式加入刘家班,成了导演刘家良的固定演员。此后她戏约不断,成了圈内知名的武打女星,1981年还凭借《长辈》获得第一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
可得奖的惠英红并不高兴,拿着奖杯望着同行,她只能苦笑一声说道,“谢谢大家。”
是啊,得了奖又能怎么样呢?


香港电影圈不比如今的大陆,演员们每月拿着500块的固定薪水,在被老板疯狂压榨的情况下拼命拍戏,做演员、当场记,没有前途更无所谓尊严,就算有了奖项肯定,也不过是心理安慰罢了。
“这个奖有什么用?能换500块给家里买大米吗?这个奖能吃吗?”
三个问号,三声哀叹。


03.由盛转衰
为了多赚钱,她顶着风险拍了不少大尺度写真,还拿演技实力做赌注“耍大牌”,“我每次都不演第三号的角色,姐姐的主角也不演。”
只做女一号的惠英红那几年确实尝到了不少甜头,但比起后面的惊涛骇浪,却只算是九牛一毛。
由于香港影业的不景气,再加上外在竞争力迭起,她这个武打女星的地位已然不保,别说女一号,就连女三号都没得挑。


“停了,所有的人都停了。突然之间导演不拍武打片了,全部都拍文艺片。”
演了半辈子武打的惠英红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爬上业界顶端,为何还是被人一脚踹下?
无奈,她只好跑去做生意重拾老本行。
但已是明星的惠英红心态大不如从前,她没法忍受客户的抱怨、工作的繁琐,很快便患上了抑郁症。


在那三年里,她先是恨世上所有人,后又恨自己,她将屋内所有镜子都用布盖上,怕看见自己,更怕照见内心。
“镜子一看到自己就觉得恶心,都快要吐了,都不想要看见自己了。”
饱受精神折磨的惠英红想到了死,即便活着不能得到快乐,离开会不会是种解脱?就这样,她吞掉了100多粒安眠药然后打电话给朋友,以作留念。
在电话中朋友听出了她的不对劲,于是立马致电惠英红妹妹,这才救了她一命。
医生将惠英红抬进洗手间,用自来水猛灌,终于将药物一一呛出后她醒了,“我当时全身都湿透了。”
苏醒后的她大彻大悟,老天既然留她一条命就意味着自己还有更大的使命要去完成。义无反顾,只争朝夕。


重回荧屏后,惠英红得许鞍华照顾出演《幽灵人间》。
第一次拍情感文艺片,她拿捏的尺度十分到位,没有任何“鲁莽”,反倒多了几分尝遍人生苦味的沧桑质感。
2009年她因《心魔》再次获得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
相较年轻时的无谓,这一次她是含泪上台的,“我是不幸的,但走到今天我又是幸运的!”
领奖前惠英红特意吃了药上来,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因为实在太想要这个奖。
这个奖不只是对《心魔》的赞许,也是对她转型成功的认可。多少血泪史、多少辛酸泪,都化作阵阵掌声响彻颁奖大厅。


04.难忘初恋
原生家庭的苦、从业生涯的难都还在其次,打拼多年的惠英红至今都孑然一身,那么可怜的人,却又那么孤独。
她不是没谈过恋爱。


和演员黄子扬谈恋爱时,为了帮男友,她常常偷偷给对方安排戏份。本是好心结果却换来对方的怒斥,“你算什么呢?还不都是照样被我骂?”
除了圈内人,圈外富商也有不少看上她的,但终究是有缘无分。
若问为什么,还要从那段难忘的初恋说起。
十几岁时惠英红正沿街贩卖口香糖,做生意的地点背靠维多利亚港,有好多水兵路过歇脚,其中就包括一个刚满十八岁的混血男孩。


他年纪不大却心思细腻,独居异国他乡的日子里寂寞总是有的,水兵常去帮惠英红卖东西,惠英红也经常和他聊天说笑。
但那时两颗无依无靠的灵魂并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他们就这样相守着、陪伴着,等待命运的又一次安排。
很快离别的日子到了。
临去越南战场前水兵掏出身上所有的钱给她,末了还不忘问上一句,“"我爱你"用广东话该怎么说?”
这算是表白吗?惠英红也不知道,她眨着大大的眼睛回道,“I love you.”
对方立马说道,“I love you,too.”
此后数年过去她都没有水兵的消息,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般没了循证。


有次去纽约做演讲,她特意找人打听对方的消息,还嘱咐听众们如果有人曾遇见去过老湾的水兵,请务必问问对方是否还记得一个扎着双辫子的女孩。
“如果他来找我,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说这话时,眼角布满皱纹的惠英红笑得像个孩子。
可终究没等到。


她的一生就像那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有过挣扎有过悔悟,却始终没有归属。
从贵族千金到要饭乞丐,惠英红没有怨天尤人,而是砥砺向前、厚积薄发;从歌房舞女到一代打星,她不怕刀枪剑戟、只求逆风翻盘。逆天改命的背后,是隐忍更是坚毅。
真正的英雄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笑对生活,惠英红做到了,相信你也可以。



图文摘自  网络
4


生气

惊讶

难过

好笑

无聊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 在论坛留言

最新评论

引用 XO_Queen 9-7-2021 06:59 PM
年轻时也是美女
引用 彩虹百合 10-7-2021 11:29 AM
五十岁后再引来事业的高峰。
引用 hrzheng 27-7-2021 07:15 PM
她哥哥也是讓人惋惜...
引用 Orochimaru 27-7-2021 07:37 PM
1960出生点起来61岁,为什么会年近70 呢
引用 Orochimaru 27-7-2021 08:26 PM
hrzheng: 她哥哥也是讓人惋惜...

陈宝莲更加可怜,我觉得她们有姐妹脸
引用 qweqwe8899 27-7-2021 09:31 PM
原来,加油
引用 alexchng399 29-7-2021 08:53 AM
激勵人生。
引用 舞猫猫 30-7-2021 09:00 AM
那么多历练的人生,所以她发光了

查看全部评论(8)



版权所有 © 1996-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佳礼|脸书|小黑屋|佳礼资讯网

GMT+8, 19-10-2021 05:15 AM , Processed in 0.137782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