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第十二章:支离破碎

27-5-2017 11:27 PM| 发布者: 佳礼编辑 | 评论: 0

摘要: 1你不脆弱于我的盲目。你如花,而当我看清时你其实更像玉;你的本色只是不适于辉映。你是生活的碴子,害得我寻找了大半生。你不畏惧于我的火焰,你发出噼啪声时,像是有人在给我们的语言拔牙。而你咬疼我时,我知道 ...

1
你不脆弱于我的盲目。
你如花,而当我看清时
你其实更像玉;
你的本色只是不适于辉映。
你是生活的碴子,
害得我寻找了大半生。

你不畏惧于我的火焰,
你发出噼啪声时,
像是有人在给
我们的语言拔牙。
而你咬疼我时,我知道
我不只是成熟于一块肉。

你用更多的怪僻
将我的人格彻底割裂,
你认为结局中
还有被忽略的线索。
你不仅仅是尖锐于我的隐瞒,



而是尖锐于我们全体的。

你不简单于我的理想。
你不燃烧,你另有元气。
你的轮廓倔强,但也会
融解于一次哭泣。
你透明于我的模糊,
你是关于世界的印象。

——臧棣《蝶恋花》


2
尽管从未停止过想你,可我发现我已不记得你了。我只记得曾经的感觉,我们一起淋过的雨、看过的书、听过的歌、说过的话、发过的梦、醒后的痛。这就是我对你的记忆,全部的记忆。

十年不到,我对你的印象已几近模糊,仅仅十年。如此看来,我很快就可以将你彻底忘干净了。

呵爱算什么东西,在时间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可是曾经有一段日子,我是那么的渴望见到你,渴望一切回到像从前一样。
我以为这样子我心里那个巨大的黑洞就得以填补。可是那时候的我也读了许多书,咨询了许多专业人士,看了许多资料,也常常暗自琢磨操练自己异常脆弱的心灵。

夜深人静时我的思维尤其清明,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再有另一个你,清楚的知道一切皆无可挽回。
可知道了又如何呢?我依旧夜夜不得安眠,每一个梦里都是万丈深渊,每一次醒来都是烈火焚烧般的痛楚。

我能怎么办?

我久久的站在悬崖上,盼着有天你在烟雾迷茫中跟我说:“来,我们走吧。”我依旧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你知道,不管多少次,我都会跳下去。粉身碎骨?有什么关系?越往下掉就越靠近你,我的幸福无可言喻。
那种堕落的欲望是那么的强烈,似乎不那样子做就无法证明自己。仅仅就是想一点不剩地把自己消耗殆尽。

那时的我就是那样的不可理喻。


3
就像从前遇见你一样。


4
我整个人忽然就陷入了一种莫名怪异的氛围之中。

我睁着眼睛,柔和的亮光和海水的味道。我在哪里?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就这样凭空而起,刹那间就把我卷入了海底。

温暖的海水浓浓郁郁的包拢着我,但我却感觉寒冷异常。

我知道,有些东西正慢慢离我而去。我,正在温柔的死去。


5
那股诡异的力量在我体内肆虐,犹如一张带着巨大魔力的网,不停的拉扯着我。而第六感告诉我,只要我一松懈,就必死无疑,没有商量的余地。

极力压下狂跳的心,暗暗调匀困难的呼吸,挣扎着不露出一丝痕迹,我面上一切如常,心里骇然。

是梦吗?我呆立当场。


6
我看着你嘴巴掀动,却听不到一丝声音,耳边只有喧嚣的风声。

我僵立原地,几番辛苦才挤出一丝笑容。

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弄出更多的表情,我正全副心神跟体内那股摧枯拉朽之势对抗,毕生精力几近耗尽。我那颗可怜的心正跌跌撞撞东逃西窜,逃避那张可怕的网。

7
这大概是我此生最莫名其妙的一场战役了,自己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无端便尝尽了心力交瘁的滋味。

我当时的震惊无可言喻,但我终究还是咬紧牙关扛了下来。

8
鱼死网破,我做到了。

我看着你兵败如山倒,伤痕累累的转身离去,消失于天地间。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我再也触不到你。

我以为我可以就这样闭上眼睛横渡一生。


9
但,我是多么的想你。

我是多么的想跟你说说话呀,可惜,你不会听了,不会的,你不会再相信我。我很痛苦,我从未想过隐瞒或欺骗,我只是选择了不回答,即使不回答,你也一定知道答案了不是么,有些事情它单纯的发生了,是时间把它养复杂了,乃至无法收拾。

我不想你把我想成你想象的样子,没有你的日子我心没一刻安宁,当然你可能并不在乎,可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那种煎熬我又能怎么办?我去胡乱找个人来发泄对你无边无际的思念?我在网上像发了情的春猫一样胡言乱语?我无时无刻不望着手机只希望十恶不赦的你会突然出现?我写十万八千字骂你?不不不,我没有资格,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时间的恶作剧。

“你是不同的,惟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知道我对你的迷恋,是超乎寻常的,是莫名其妙的,是不可理喻的,我多希望我能疯狂到底,但你的世界恒常镇静,镇静得近乎冷酷,我甚至感到彻骨的寒冷却难于启齿。我是谁呢?我是疯子。



我满心的苦痛,但无论多痛,我也只能这样爱你。虽然这样的爱在你眼里是那么的荒唐可笑,甚至连恨也显得荒谬,但我无法抛弃它们。所以我昨天爱你今天恨你,白天爱你晚上恨你,或低头爱你抬头假装忘记。其实,我恨你,我恨你自始至终的从容不迫,但我比你所知道的理解你,所以我更加爱你,所以我想让你也痛,爱到让你觉得痛,我只怕你无知无觉。无知无觉,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这个更让人痛恨的了。

“杯子里盛着水,盛着思念,窗帘里卷着风,卷着心愿,每一次脚步都踏在我的心坎上,让我变成风中的树叶,一片片在空气的颤动中瑟瑟发抖”

一生中,我从未如此逃避一个人,但逃避无法让你去爱另一个人,即使你拼了一切的努力让它看起来深情款款,但最后终究要崩溃离析的,谁骗得了玫瑰?


10
你本就不该让我进来,你为怎么不把我拒绝在大门外,现在我好不过来,我要不要怪你?这算不算伤害?你应该知道我撑不过来,可善良的你,你打开了门,你看着一切迅速的破坏。

我奇怪我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我不求原谅因我比你悲哀。那道门已经被破坏了么欢乐它还在不在?

我没办法我硬要离开但你知道我并不想走,我想一去不回头但我的心却盼望你挽留,我想见你最后一面从今以后不要再来,但我听到了哭声我绝望的心她在呐喊,血流成河你看到了没有?你该如何安慰我?你有没有话可以说?

那道门还存不存在那欢乐还回不回来?让那道门打开我要进来,即使欢乐它再也回不来。


11
我每天早上6点起床,跳入泳池游十圈,风雨不改,那是跟他在一起时培养的习惯,就像是那满柜子的书和歌,我继承着慢慢的读慢慢的听,即使有时觉得味如嚼蜡难以下咽,我还是逼着自己持续,日子有功,我大概要受益无穷了。

可我今晨爬不起来,感觉非常疲倦,大概跟我这阵子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有关,我大概是恨你恨疯了,搞到自己慌不择路,饥不择食,我倦了,我贱了。我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要干什么,想干什么。

我一般不吃早餐,吃早餐会让我感觉迟钝无法思考,我特需要冷静的思考能力,因你时不时冷不防的会出现在我面前,虽说是时不时冷不防但其实都成惯例了,特别是在夜晚。这让我很郁悒,我是怎么了,我搬了家,我取消掉了所有和你联系的方式,除了微信我没法不上线,我总得留着些对象消遣吧?好你那些肉麻的东西我就当着看不见算了。但你居然写信了你,就那样一笔一划的写,贴了邮票一封封的寄!你个混蛋你是不准备放过我了是吗?

我从不感觉你会如此痴缠,这让我很沮丧,我都几乎过完整条马路了,你却频频在后头向我招手喊话,你想我被车撞死么?

很多人都以为你是个好青年,聪明又亲切的家伙,只不过年少无知,轻易的就原谅了你所犯的错。我也是,我从来不觉得你坏,虽然很多时候我总是嘲讽你,但更多的时候其实是在嘲讽我自己。而什么时候我开始怀疑,你实在是坏中之坏,坏的翘楚,坏在骨子里没人察觉,坏得偷了人家的心还要让人负疚送你一程。

但你再行再坏,对我来说也已算是过眼云烟了,为什么你却阴魂不散,一再纠缠,嘿我即使再优柔寡断,到底了也会反弹,我不要命了么我,我宁愿虚度年华任时间糟蹋,也好过夜夜陪你纠缠不清。

我在传真一份合约,一边在想,要不要给喜欢的他一首诗呢,这人虽然不大诚实,但我喜欢他在不大诚实中若隐若现的良知,而最重要的是他无法缠着我。

相对的,你太奸诈了,你打着诚实的招牌,堆着无辜单纯的笑容,为自己铺了无数后路,丝毫没有疏漏,我没瞎,这些我是知道的,我只是懒得揭穿,我要借助你的力量,离开我那时不想继续下去的生活,说穿了,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样子想下去,我就益发受不了,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尽是你俊俏的模样,你这个混蛋!你停止了吧!外边那么多姑娘,你随便找一个都会喜欢你的,我担保都美丽动人,都不要你负责。你这个混蛋,收回你所有的甜言蜜语,我实在不想再拿它去骗别人了!我不想成为跟你一样的混蛋!你别来逼我别来纠缠我,你不知道吧?我曾将一个追求者送的礼物摆在夜市拍卖,我什么做不出来?你别把美梦变恶了。

我严重的集中不了精神,有人问我在干什么,我随口就说想你了,我不晓得对方相不相信,但我怕说多了,连我自己都不得不相信了。

有时我良心发现,想要乖乖的说几句实话,可是谎言说久了,字里行间全是狐狸的气息,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了。

你也常问我好吗?我在心里永远都答好,好得不得了!我老是违背着良心行走,要走到什么时候呢?

终于我觉悟了,我逼着别人也逼着自己,让一个个邮址一张张照片消失殆尽,但我并不急着悔改,我还是常常徘徊在熙攘的虚拟街头,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怅然的想起你曾说我——寂寞的我总在人群中独自美丽这种废话,我想吐,但是吐不出来,这样让我难受极了。

我宁愿将我的爱情廉价的抛售,也不愿再与你夹杂不清受尽折磨。我好不容易才从坟墓里面爬出来,你以为我还会想要进去吗?

你知道他来了又去了,但他留给我的记忆是温暖的,对我大白天下的爱,过了头的关怀,总是默默的包容和忍耐,不像你,悄无声息的淹没而来,搞得天翻地覆天地变色。

时间大神他到底不放过我,那就请你放过我。


12
多少个暴雨狂刮的夜晚,雨滴像千万颗碎钻打得窗户噼啪响动,遇潮厚重的窗帘在黑暗中张牙舞爪,我站在雷光泯灭间往深处张望,总希望你会在黑暗中披着闪动的雨水归来。
你还记得我吗?你可知我如今活得何等孤寡?无人知我解我,诗行已糊去经年,任时光潮起潮落,我一头青丝寸长寸灰,我脸上红颜薄尽春色,爱憎无人与共,忧患独醒中宵,谁来怜我惜我?

总有这样的时候,我走在柳昏花螟的暮色中,在黑夜来临以前,会极度渴望随你而去。

13
我梦见我死了。你一刀一刀的捅,我一点一点的死,终于死透了。你终于把我杀死了。一切都很缓慢,只有那淋漓的感觉像你的手一样真实。黑暗中,我对着我的梦无处诉说我的惶恐。而你已遍寻不获。


14
从前我总是梦见我们在林间漫步。微风柔软,绿树浓荫,虫声鸣鸣,空气里有股自然的芬芳,你安静的走在我身旁。暖暖的阳光穿透枝叶,细细碎碎的洒落在你脸上,汗水在你鬓角间闪闪生光,整个林子仿佛在轻轻摇晃,我不敢多看。

昨夜梦中,又回到了老地方,寒风瑟瑟,草木萧萧,斑斑驳驳的光影洒满一山的荒凉。我独自踩在铺满落叶的路上,整个梦里都是破碎的声响。


15
我再也读不懂你的的言语,一如你再也无法轻易剖析我的隐喻。

我们彼此对视着透明的空气。

你幽暗的眼神寒若冰霜,我静静的呼吸着你冷冷的熟悉。

深山夕照。

爱情这只鬼鸟瞬间闪现随即又迅速消亡,仅仅留下这一山的空茫。

火烬灰扬。

我曾是你夜夜穿透的诗行,而今于你,大抵还不如风中低俗的流言。

我已失去言语。

我是转眼就堕入黑暗的薄暮,我是回光返照刹那的光芒。


16
桃花已烂,眼睛已盲,心已蛮荒。我已不是你向往的远方,天空已不是你要的蓝。那间隙好长, 那疼痛好缓。


17
我如梦初醒,你已在惺忪之间缓缓离去。任它流萤四散水鸟惊飞,我仅以泪光相送。


18
飞行多好,飞行让离别绕过天空绕过海洋,绕过大地绕过相对无言泪千行,直达浮云飞鸟两相忘。


19
别人都以为我在看这棵树,我其实是在看这个树上的天空。我常常就像这棵树一样的仰望着天空,想象着你像飞机一样的经过。有时想着想着想烦了,就会希望你像飞机一样掉下来。


20
多长一段日子了?你每晚都必须为睡眠而努力。你有时会细细的想,你到底怎么了?你翻来覆去你碾转反侧,你越想知道不眠的原因越无法入睡。

你有时躺在窗台看着天空由深深的深深的深蓝慢慢的慢慢的变成淡淡的淡淡的淡蓝,再看着密密麻麻的雨静静静静的落下落下,像千千万万支银针般落在你身上心上,你会忽然想起啊星星已好久好久不见,那闪烁不定的微弱光芒不曾那么叫人怀念。直到那一线最苍白的晨阳乍现,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你掀起毛毯,微风吹动你的裙摆。

如此恶性循环,夜夜如是,似乎没有尽头。你有时不免担心,但更多的时候,你身边的人才是你压力的最大来源。最近你甚至会想,是不是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所以舍不得睡去?如果有一天你终于安然睡去从此不再醒来,有谁还会对你念念不忘?

你知道你内心的那团火焰,它无时无刻不停的燃烧,熊熊的熊熊的燃烧,时而指向天空,时而指向大地,你有时会耐心的等着它熄灭,然而更多的时候,你只有烦躁的看着它蔓延。

你知道你那无可指望的妄想,也曾试图在水里捞月,你也知道那终究是个梦,不论烧得多么热烈,最后都将归于幻灭。但你仍然在梦里坚持着,不死不休,不断的挑战世俗的极限。

——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你的黎姑娘嘱咐你必须多休息,但你心中的火焰不断的将你烧灼,只有在你全心全意付出的时候,那团火焰才得以稍微缓和,而你的呼吸才能够安稳顺畅。

作为一个偏执的理想派,幻灭的爱情如期而至,真是你生命中莫大的诅咒。

像天亮无可避免的到来,你终于变成了至普通不过的普通人,走在马路上满肠子生活的渣滓,脑子僵化机械似的渡过每一天,某些东西在你心中早已消亡,你甘之如饴的过一天算一天,并且硬撑着说这是一种平凡的幸福。

你做了一生最无可指责的决定。那狭隘暗淡的生活就是对你背叛的最佳答案。

爱情降临,他何其不幸。爱情降临,你泪眼相迎。
15

11

生气
13

惊讶
9

难过
17

好笑
13

无聊

刚表态过的朋友 (78 人)

  • 好笑

    匿名

  • 好笑

    匿名

  • 赞

    匿名

  • 赞

    匿名

  • 赞

    匿名

  • 赞

    匿名

  • 好笑

    匿名

  • 好笑

    匿名

  • 无聊

    匿名

  • 好笑

    匿名

  • 难过

    匿名

  • 惊讶

    匿名

  • 赞

    匿名

  • 惊讶

    匿名

  • 好笑

    匿名

  • 赞

    匿名

  • 惊讶

    匿名

  • 好笑

    匿名

  • 无聊

    匿名

  • 赞

    匿名

  • 无聊

    匿名

  • 难过

    匿名

  • 好笑

    匿名

  • 无聊

    匿名


ADVERTISEMENT


最新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6-12-2022 11:25 PM , Processed in 0.074322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