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水镜明月

人生水境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1-5-2007 08:4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18日 星期五 (热)

7∶00pm - 8∶00pm

在工作天的星期一至星期五里,吃的总是在外边的食物,
所以在周末里,明月就亲自会下厨,煮些健康的菜肴,补给营养。
下班后,到T.霸级市场买煮食素材。
狂扫了大量青菜、鲜鱼、瓜果、果汁这些平时少吃到的食物。
最后在洗衣粉部在盘算要买哪个牌子的洗衣粉事,我听到了这首歌—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想妈妈,夜夜想起妈妈的话,泪光闪闪鲁冰花。啊~~~
这是一首很旧的歌,一首自然会令人联想起妈妈的歌,
然而,我想到的却是另一回事情,一件在中四的往事。

那年的第二个学期的暑假,我还是回去学校里,
目的当然不是补习功课,而是作为校勤。
我们四男一女的学生,再加上一个马来老师,
组成一队美化校园小队,为老师办公室楼的某一幅墙壁,画一幅瀑布风景画。
而且更在该墙下处,亦即是画中的最下端的河流处,挖一个鱼池。
挖鱼池的过程中,我们就是唱这首歌。
那段回忆,就随歌声逐渐浮现,仿如昨日的事。
还记得那位马拉女教师的画功,何其出色,
如果没有她的指导,我们更本不可能画出那幅壁画,
几乎所有颜色,都是由她调配出来,我只是依照指示来上色。

老师除了美术好,泡茶也相当有功夫,
她泡的Teh O,造就我往后喜欢上它。
虽然在这项艰辛的美化校园活动中,我们受尽日晒雨淋,劳心劳力,
亦丝毫没得到半分钱酬劳,更要自己套钱包买鱼,
但当看到自己的大名写在壁画上时,就觉得一切的付出是值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1-5-2007 08:5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519 星期六 (热)

又是一宗鸡毛蒜皮惹起的事端,

还好只是冷战数小时,未爆发一连串大战,
总算安全地度过一天,
看来控制脾气的拿扭,大家还得努力学习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1-5-2007 08:5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水镜明月 于 21-5-2007 08:47 AM 发表
5月18日 星期五 (热)

7∶00pm - 8∶00pm

在工作天的星期一至星期五里,吃的总是在外边的食物,
所以在周末里,明月就亲自会下厨,煮些健康的菜肴,补给营养。
下班后,到T.霸级市场买煮食素材。
狂扫 ...

看到鲁冰花的歌词,

自动的按了回复这个钮,
希望表介意我写往事


它让我想起的是form 3 那年,
我每当上课的时候,
只要老师不教书,让我们写classwork的时候,
我就会很突然的唱了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可惜的是那时只会这句

唱了以后还被朋友骂神经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1-5-2007 05:1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4 敏唲 的帖子

敏唲,言重了,我绝对欢迎仁何人在此发表(灌水另计),
尤其是有关回忆的点点滴滴,因为回忆亦可算是一种享受。

===================================================

心情指数 : 乱如麻,紧张如小鹿跳撞。
天气 : 早上阴暗

没有一个星期的心情比这更矛盾的了,
一方面希望快些到周末,另一方面又希望别太快到星期三,
这种复杂心情倒容易说穿,
星期三要拔牙,所以怕。
星期六要出门旅行了,所以期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2-5-2007 08:5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败瓦乐园》

地区迅速发展故之然好,但背后的代价却其实令人感慨。

我故居是在一大片热带树林的怀抱里,
附近有一个大矿湖,几个小湖。
湖边有烧香厂,几间板厂,有莲花池,有零星板屋村。
然而,板屋村早在几年前铲平了,
莲花池成了轻快铁站,
几个小湖给填了,大矿湖改健为人工湖,
树林也几乎全数被砍伐了。。。

最近,就连轻快铁站附近仅余的小小空地,也插了一支两支的大铁打桩机,
“叮叮噹噹”的,开始吞噬我的童年故乡,童年乐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5-2007 11:3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似我心
无镜也无尽
没了亦明了
独酌赏孤月

乱来一通

留下足迹
再来拜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5-2007 02:1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523 星期三(大热)

心情指数 : 超好!

《我的嘴,仿佛消失了 -

从昨晚开始,就把心情尽量的放轻松,
一切都控制的很好,丝毫没有半点紧张,
再加上明月还调皮地向我的两颗牙说再见,气氛轻松自在的,
所以就没把拔牙的事放在心上。

今早,心情还是好好的。
明月唯恐我会在拔牙前临阵退缩,所以也拿了假,
倍我壮胆之余又可监督我,以免我改变主意而逃跑。

先去了相馆看相簿设计,整体上我们都非常满意,
可惜要完成相簿却要再等三个星期。。。
还好,大相片已好,总算有收获回家。

十二点就到了茨场街,距离预约好的时间还有三小时,
明月提议到中央艺术坊逛逛,
这对一个自以为有艺术细胞的我来说,当然再好不过,
而且那也是一个带给我很多回忆的地方。

心情好得不得了,
艺术与昏暗的灯光,让我仿如置身在另一空间,与城市隔绝的世界。

离开艺术坊,又回到了吵闹的城市,
穿过茨场街,到了P.书局。
看书可以把心情放松,我需要放松,
因为离我拔牙的时间逐渐靠近中。

时间快到了,我沿着楼梯下去,看著墙壁上的海报,
那是“黑眼圈”的宣传海报,
另类的风格带来特别的感受,
一路走下去,张张不同的海报确实有不同的内涵。
当中有几张的拍摄角度虽不同,但要表达的内容却一样,
一个男人,一个小孩,一个老妇,一副死人俏像。。。
大家坐在只有他们三人的戏院里,聚精会神地看戏。
特别的是,死人俏像也摆放在三人旁边的座位上,感觉也像是在看著戏。
算我愚昧好了,图中要达的,我确实领悟不到,只觉得有点阴森和恐怖。

时间只剩半小时,我先把肚子喂得饱饱的,
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一两天里,想要开口吃东西,会有些难度。

三点正,下午,我与明月已在牙齿诊疗所。。。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5-2007 05: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嘴,仿佛消失了 - 下》

当我按照护士的指示躺在椅子上时,心情,还是轻松的,
因为我知道,拔牙会痛的一刻,只在注射麻痹液的时候。
可是,当护士要求我签署一份同意进形一项小手术的协议书时,

心情开始紧张了,什至有些后悔来了。
签名的片刻,心情如同签生死约,
还好,我躺的“病椅”最靠近门口,
从屏布的缝处,可以见到明月鼓励的眼神,
心里虽然还有些紧张,但亦舒缓不少。

果然,打麻痹针会有点痛,
但总算在自己能忍受的程度之内,
很快的,年轻的女牙医再为我注射第二支麻痹针,
这一针比第一针来得痛些,起初还以为她已在牙龈上开刀了。
麻痹液的药力在十分钟后就开始发挥效用了,
我右边的脸和下颚已完全没有知觉了。

拔牙手术总算开始了,
我在手术的全程中,都闭上了眼睛,
因为单是看见了手术器具,心就会软了一半。
医生先用类似铁夹的器具大力插在牙龈上而测试麻痹药的效力,
然后护士也参与帮忙,她们俩就在我口里舞刀弄枪的。
手术的过程大概只有十来分钟,但对我来说,却是相当漫长,
只知道手术途中,医生对护士说这项手术会有点困难,
事因我左下的智慧牙长歪了,压在其旁的大牙上,
导致大牙与智慧牙间有一处牙刷不能刷到的地方,而蛀牙也因此发生。
所以牙医健仪两只都拔掉。
智慧牙歪了,所以必需开刀,也影响著的流程。
拔牙手术在进行到最后阶段,我开始觉得有点痛了,
本来之前只是感觉不适, 但女医生的力度看来欠佳,
只感觉她用钳子夹著牙齿然后不断旋转,
护士亦用双手左右配合地摆动我的下颚,
突然一阵刺痛,听见医生笑了一声,我的牙随之脱出,
由于这一扯的力道不小,在夹子里的牙也在这一扯之下甩飞了不知何处,
我亦在痛楚下从躺变成坐直了上来,张开双眼,
只见地上零零散散地的血迹,心里不禁寒了片刻,
心想是否应放弃拔第二颗牙之际,
明月从青布缝里说:“好了,两颗都拔出来了。”
这时,我才知道另一颗牙在我不知觉的情形下被拔了,
至于那一颗牙先被拔,却不晓得,更没向医生追问。
下来就是接线手术,过程当然不会舒服。

手术完成后,医生向我说了一些该注意的事项,
当我回应时,才发觉我的嘴仿佛消失了。
走向门口的明月处,她指着我的口,
示意我的口边都是血迹,我连忙去清洗干净。

接下来的四小时里,我的嘴都是不存在的,
四小时后,麻痹药的效力一散,痛楚就逐渐来了。。。

今早,血还是从伤口处淌出,直到下午才停了。
吃午餐时,还有些痛,但愿晚能正常用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5-2007 08:5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番茄 于 24-5-2007 11:33 AM 发表
水流似我心
无镜也无尽
没了亦明了
独酌赏孤月


我说啊番茄,除了知道妳能写之外,没想到妳还会作诗呢!
有空时不妨再来作作诗,赏赏月,
一诉心中情,一解万般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5-5-2007 01:2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524 星期四 (大热)

《离去》

穿过坟场,到了义莊,出席伯伯的丧礼。

昨晚收到伯伯的死讯,老爸虽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
但看著他坐在后园门口的背影,想必他心里头的感受,也只有老爸自己知到,
毕竟,离逝的,是老爸的最后一个哥哥,我最后的一个伯伯。

我与亲戚之间的关系不太好,却也不算坏,
见面会叫一声、笑一下、点个头,然后表面几句点水之谈,
关系绝不会比普通朋友好。
所以从小我就不讨长辈欢喜
因为我不像别的堂哥表弟、表姐堂妹般懂得讨好长辈的技巧,
更不晓得花言巧语的说话方式,
我只是一块木头,一块不讨人欢喜的木头,一块不懂和长辈沟通的木头。

这次在丧礼中,我依然像一块木头,
仍旧不懂要与伯母说些什么,
也不晓得在丧父后的堂哥面前说些怎样的安慰话,
我就唯有充当一块木头,静静地坐在一旁,木无表情的坐著,
虽然伯伯的离去没有为我带来多大的伤感,
但我的表情却是木然的,因为我知道这种场合绝不能笑,
而我更摆不出其它表情,所以唯有木然一切。
这种表情确实令人很不自在,所以维持不到十分钟就支持不住了。
离去时,没有人知道,因为这是我欢在多人的场合时离去的方式。

有些人离去时,会有人注意到,
而有些人离去时,却是选择静静的走开,不让人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5-2007 01:2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老爸三兄弟,如今只剩我老爸一人
大伯跟妻子,二伯跟妻子
已登极乐
我老妈的爸妈也登极乐去
觉得老的一辈已离开
生老病死
人生无常
谁也避免不了
外婆在新年后就离开了
佛家有说
人生的离开就是解脱
生者别在亡者前哭泣
不然亡者会舍不得
外婆往生时
我没哭,但还是流下眼泪
觉得外婆的离去是解脱
其实是件欣慰的事
我说
要是一天我离去
请别为我哭泣
为我微笑
请用欢笑送我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0-5-2007 09:0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26日 星期六 (阴,海风吹)

《暂离闹市,到岛去 (第一天)》

明月高挂,虽有一半躲在云层之中,但依然明亮照人。

路是漆黑一片的,一条通往东海岸的Karak高速公路,一条弯弯曲曲的黑暗大道。
我保持安全的时速在路上飞驰,时间是深夜十二点多,
选择这个时间上路,是因为在车上可收听峰哥的“乐在1102”,
好让路上有些消遣,不至于太过沉闷,
毕竟从下班回家后,只小睡了片刻,
要支持五到六小时的车程,若是没有特别的消遣,恐怕很难坚持下去。
峰哥的节目在两点过后结束了,开了自己准备的歌,
一些会勾起往事回忆的歌曲,路上不禁感触良多。
这时的明月与明镜,早已倾头大睡了。

凌晨三点,
我把车停在休息站中,让车休息之余,也可养养神。
没想到本来只打算闭上眼睛休息十来分钟 ,一休之下竟已超过了一小时,
不是明月叫醒我的话,恐怕时间会因此被耽误了。

在众多次的长途车程中,第一宗从晚上驾车到天亮的经历,
见著黑暗的天空逐渐转化为肚白色,心情亦开始为之一振。

七点左右,已到了丁加奴,
沿着海岸行驶时,可见道路两旁都有石油厂,万灯点亮,
更见多支高柱顶上燃起大火,犹如“武林圣火台”,场景颇为壮观。

-----------------------------------------------------------

时间掌握刚好,八点半到了码头。

九点正,从码头乘坐小快艇到了目的地,宝石岛(Gem island),位于绵花岛的对岸。
一个小小的岛,岛上仅仅四十多间水上度假屋,
虽然景色与热浪岛相比之下略逊一筹,但亦藍天碧海,景色优美,
清澈的海水,隐约见到一群群的鱼儿,
海鸥悠然地站著突出水面上的岩石上,时而展翅飞翔。
细细的沙粒,青绿的海水,构成无限美景。

侍应礼貌地带领我们走过窄窄的走廊,
走廊一边是向海的度假村,另一边则是丛林山壁。
来到房间门口,房间编号是八,
度假屋的房门除了有号码外,还另外有宝石的名称代表,
例如: 琥珀Amber、玛瑙 Agate、虎眼石Tigereye。
我们的房间则是:绿玉Aquamarine。

走进房里,发现佈置相当清雅,
双人床上吊了布纱,望海的阳台有一张藤吊椅,
一个挂在阳台正中央的木风玲,风吹时,“叮咚”作响,好不写意。

放下行李后,我们急不及待的到岛上四处观摩一番,
由于岛的体积实在太小,不费多时,就几乎巡完整座小岛。
岛上有很多小山,有高有低,
山壁则有许多山缝和山洞,有大有小的,更有部分山洞里发现有蝙蝠栖息。

度假屋的饭堂门口正中,有一个泳池,一个伺养海龟的水池。
起先见到泳池时,还以为是座鱼池,因为隐约见到池里有两条热带海鱼,
打听后,才得知是某些人把捉到的海鱼放入池里,蛮搞笑的。

初步观察了岛上的情形后,回到房里休息片刻,
驾长途车所消耗的精力确实不少。

-----------------------------

下午十二点半,到了饭厅,
吃了一顿相当不错的午餐,
除了每道菜都有相当好的“锅气”外,
还格外的清淡,绝不像平常吃到的大马幸辣菜式。

午餐后,到了渡假屋的尾端的Spa室参观,那真的纯粹是参观,
因为该Spa室的各项服务都比城市还贵上一倍,所以只能看看就算。
虽然服务生明知我们是白撞的,但亦一路以礼相待,
还指着尽头处的海滩,并向我们说了三天前曾有海龟上岸生蛋,
只可惜我们错过了机会。
我们到该处观察,发现果然有洞,
更发现从洞里有小家伙爬出洞外直至到海中的痕迹,
顿觉生命的奇妙。

回房后,再睡。

-------------

涨潮的时刻,
在梦中隐约听见海水打在岩石上发出清脆声响。
四点,我们在闷热中醒来,
因为这岛上的供电器在下午的三点至五点会停止供电,
所以房里的冷气风扇亦自然停止了操作。

去海滩游泳,带了新买的潜水镜去,
发现在浅滩中有很多鱼,有大有小,倒也七彩缤纷,
我企图用明镜的小水桶去捉鱼,当然是徒劳无功。

天突然黑了,更刮起大风,
明月与明镜移师到泳池里玩,而我则忙着拍照。

傍晚七点,依旧吹着风,
吹得饭厅外的好几个彩色大旗“弗弗”作响。
我在饭厅内见日落西山,立刻跑出外取景,
我到了岛上的珊瑚滩,一个铺满了珊瑚石的海滩,
举起了相机,对准了目标,
屏幕上显示的夕阳果然无限好。又多了几张佳作了。

晚餐是自助餐,
有烤羊肉、烤鸡肉、烤鱼与烤鱿鱼作主菜,
当然也不少得炒饭、炒米粉、汤、水果和布丁等等。
前几天基于被拔了两颗大牙而不能正常用餐,
现在情形大好,当然疯狂进食。

---------------------------

晚间,餐厅里的气氛本来就很好,
再加上被按排坐在窗边,看著窗外逐渐黑暗的星空,
海风迎面吹来,更增添不少气氛。
忽然,岛上的供电器发生故障,餐厅里漆黑一片,
侍应们立刻为座上顾客提供油灯,
盛著灯油的高贵酒杯,灯光闪耀,更增添多一份浪漫。
望著窗外对岸的棉花岛,明月向我诉说有关那岛的事,
据说那岛上有不少坟墓,
那是一些以往到岛上经商的水手的坟地,
他们从远处飘洋过海,无奈客死异乡,
最后葬在岛上。。。








第一天的午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0-5-2007 12: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27日 星期日 (阴,海风吹)

《暂离闹市,到岛去 (第二天)》


很早就醒来,但还是错过看日出的时机。
早餐依然合我口味,
有鸡粥、香油饭、面包、香肠、茄汁豆、沙拉、炒米粉与炒麵等等。
吃完早餐后,我享受香浓的咖啡,吹著海风,打著日记。
明月与明镜亦乐在玩桌球中,
那是摆放在餐厅侧门里的小型桌球,
在旁还有一台能供多人玩的踢球桌上游戏。

-------------------------------------

泳装装备后,到沙滩游泳,
买了两片面包,试图设计捉鱼,
依然徒劳无功,但却意外捉到小水母,
研究一番后,才把它放入大海。

租了kayak船,本来该船只有两个座位,
但我们却三人坐了进去,去海去!
哈!没一下子,明镜就觉没趣了,
把他放回岸上,让他独个儿玩水,
与明月再度划出大海,但由于不懂控制,我们两次划至离岸很远的海中,
乍看深不见底的海底,几乎屁滚尿流,连忙快速撑桨回岸。

在岸上玩“葬人”,
躺在细幼的沙上,任由明月与明镜把沙堆在身上,
我倾头望著藍藍的天空,别有一番享受。

午餐,不是自助餐,菜只有三道,却是我喜欢的。

下午时刻,再度到沙滩去,
在这小小的岛上,除了沙滩,就没啥好玩的。
明月与明镜潜水看鱼去,我则在沙滩上取景,
然后躺在沙滩上,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仰望藍藍的天空,感觉上已很久没如此长时间望著天空。

接下来,我们起城堡,
但最后的成果,却是不伦不类的。

-----------------------------

晚餐,也不是自助餐,有三菜一汤,
汤是药材鸡汤,蛮意外的,
三道菜中有一道是虾,明月可为喜出望外。

饭后,四处逛看夜景,
走过沙滩时,发觉很多类似轮胎辗过的痕迹,
像是某些小动物四处走动后留下的脚印。
我与明月正研究痕迹的来龙去脉之际,
突然见到一只行走的寄居蟹,突然灵光一闪,

所有疑问解开了。哈!


早餐


午餐




晚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0-5-2007 01:1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28日 星期一 (阴,海风吹,雨)

《暂离闹市,到岛去 (第三天)》

在岛上的最后一天。


早餐时,
去餐厅的途中,经过了海龟蛋保护区,该空地起了篱笆,
那是一块专门保存一些雌海龟上岸后产下的蛋的空地,
待蛋孵化后,就把小海龟放入海龟池里,
直至小龟们长大后,才送返海中。
只见空地上有两个工作人员在挖著洞,
其中一位人员笑著向我解说,原来昨夜有海龟在棉花岛上产卵,
所以他们就把蛋保存到这里。

早餐后,依旧享受著咖啡,
望著窗外清的海水,陡见一长形海鱼穿水而出,实在难得一见。

今天没有游泳,只是四处走走,享受自然。

十一点半,离开了宝石岛。
驾车回途中,经过长长的椰林大道,路旁有不少摊子,停下买了三十多包鱼饼。
再向前走不久,发现有很多卖air nira的摊子,
不禁停下买了一支试试,该水清甜无比,相信有消暑作用,
只可惜清甜的味道中夹杂一些像是椰水坏掉后的异味。

漫长的路途,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

旅途完。


寄居蟹的脚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0-5-2007 01: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番茄 于 26-5-2007 01:21 AM 发表
佛家有说
人生的离开就是解脱 ...

虽说人的离去是一种解脱,
但看著身边人离去时,即使离去之人与自己感情浅薄,亦难免感叹一番。

所以我希望自己先离去,
也不愿留下伤感。
哈!这想法太自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1-5-2007 02: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天,星期二,依然休假中,
本来应该好好休息一番,无奈却要比平时更早起身。

八点正,到了吉隆坡的牙医所,
说是让医生拆线头,
可是那条缝合伤口的线早在两天前就连同牙龈处的一小块肉不知去向了。

回家前,理个发,
把人生当中留得最长的头发给修短了。。。
脸孔随即又回复蠢蠢钝钝的模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1-5-2007 11: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7 水镜明月 的帖子



休一个假,放松

彩色的寄居蟹,为着生命而动。

希望你,也为你的生命而努力留下脚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1-5-2007 11:4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文集...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2007 09:0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柠檬冰沙 于 31-5-2007 11:43 PM 发表
休一个假,放松
彩色的寄居蟹,为着生命而动。
希望你,也为你的生命而努力留下脚印

老朋友,妳也来了,感激!
对,生活就像脚印,通过手写,把脚印留著,将彩色散发。


原帖由 兰公主 于 31-5-2007 11:49 PM 发表
好多文集...谢谢分享!!

不谢,我倒要感激你进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6-2007 01:3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接四十八楼。。。

《另类厕所》

最近重游中央艺术坊,
一处令人相当怀念的地方,一处仿如与城市格格不入的古旧庞物。

内里没啥改变,
依旧散发昏暗的灯光,
卖买地道的手工制品与古董,
聚集不少长发披肩的艺术家和画家,努力展示其艺术作品。

室内的设计亦属艺术,
就以厕所来说,就与别不同,
其另类的艺术设计,令人目瞪口呆。哈!
乍看之下,还误以是轻快铁站的入口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所有 © 1996-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黑屋|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2-12-2021 02:49 AM , Processed in 0.08035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