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babemomo

我的《真實靈異經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2020 04:2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拉拉声呀,我等不及了,戏肉都还没有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9-2020 04:4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公 发表于 18-9-2020 04:26 PM
拉拉声呀,我等不及了,戏肉都还没有到

哎呀,等下下班吃飽沒事時發Part 4啦。。。通常高潮都在晚上

其實不怎麽恐怖的啦,我只是做記錄。大概還剩下3-4集而已。阿福的怪談完畢后再分享其他單元了,有些是降頭,有些是修行故事,有些是靈異鬼故事等等,我會挑比較沒有那麽敏感的故事分享,因爲有些人事物非同小可,不可完全的分享出來。。。但我會確定是真實故事。

敬請留意我的頻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阿公 + 5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9-2020 04:4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babemomo 发表于 18-9-2020 03:44 PM
謝謝欣賞,一切都是真人真事哦,只是我用小說的筆法去記錄而已。。。

快点继续第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9-2020 05:0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9-2020 08:55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往情圣 发表于 18-9-2020 04:46 PM
快点继续第四。。。。。

來了來了,剛吃飽沒事,現在搬Part 4過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9-2020 09:27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abemomo 于 18-9-2020 09:29 PM 编辑

從小就陰陽眼,多災多難,還曾經被下降,死去話來,在他的泰籍契母身上發生過一件靈異事件后,決定還願脫俗出家在這閒寺廟以報答前主持人之恩。那天在偶然的機會下進入該佛寺遇見了他,聊了2-3個多小時,原汁原味,把現場帶上熒幕,陸續跟大家分享。

《阿福的怪談 ~ Part 4》

我們走到那小屋前,阿福把頭一側,豪邁的用力的把叼在嘴裏的煙頭吐出去,剛出家不久的阿福以為這就還是街頭,我看到也沒有說什麼,反正這裡是他出家的廟,他要怎麼就怎樣。“就是這閒了,你敢住嗎?” 他笑著問我,我雙手插在褲袋裏,微笑著望著他。“這裡沒有任何一位和尚敢住,不管是本甘榜還是泰國來的和尚,沒有一個人敢住!”之前他已告訴我了,所以我沒多大反應,懶得回應的我使用眼神散發出去等同于有屁請快放的善意訊息。

阿福把腳往前一伸,身體傾斜的站著説道:
“起初我來到這間廟時,是被安排睡在這裡的,當時都沒有人告訴我這裡有問題,有一天晚上大概1點多,睡得正香時,突然聽見挂在外面的風鈴響起,當時沒有去管它,畢竟這就鄉下風本來就很大,認爲這是很正常的事,沒有什麽,就繼續睡。可是正要入眠時,我突然感覺到地板傳來了腳步聲,亞。。。亞。。。亞。。。發出那種踩在疏鬆木制地板上的聲音。那時我側睡著,面向木板壁,心裏充滿疑惑,想著會是誰,難道是其他的同修和尚進來嗎,但爲什麽沒有聼到開門聲,如果不是人,那又是什麽,心里怕得要命,腦袋正在旋轉時,我突然覺得床尾好像凹了下去,一股寒意從背後悠悠的傳來,干恁訥,令伯真的不知道要怎樣才好,心想忍住不要去管它那麽多,繼續睡,可是耳后又好像被人吹風,一陣一陣的,實在很癢!”

然後怎樣呢?我站得有點腳酸,索性蹲下來,雙手伸直靠在膝蓋上,望著那小木屋,嘗試把自己的意境帶到阿福當天的情形。阿福走到附近的石頭堆坐了下來繼續説道:

“我當然怕啦!雖然說之前有看過,但沒有這麽近距離的接觸啊!很明顯的在你耳朵吹氣!我忍了幾分鈡后,又尿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心裏暗罵一聲操雞掰,把頭一轉過去,干恁啊嫲,你知道令伯看到什麽嗎!?”

我雖然沒好氣的一直要回復他,但還是 “嗯” 的一聲應酬了他一下。

“令伯看到一張白色沒有五官的臉和一頭長髮的女鬼就坐在我旁邊!那麽近!” 他用手比了一個距離給我看!

哇佬! 然後呢?我追問。

“她的臉雖然沒有五官,但我可以感覺她在對著我笑!她的下半身看得不是很清楚,我也沒有很注意去看,只知道害怕得要命,身體就立刻從床上彈起來,就在瞬間她就凴空消失了!然後令伯就頭也不回的跑出去啦!那天起就不再敢睡在那裏了!”阿福說到這裡很激動,聲量也變很大聲,表情雖然帶著笑容,但也可以感覺出他當時的恐懼。

然後呢?就這樣?你有跟主持人說起這件事嗎?

“有啊,就剛才跟你講的咯,他叫我不要去管她,叫我搬來主殿的另一閒房間和他一起住。” 阿福說到這裡臉上就笑嘻嘻的説道,“算是賺到了咯,不然令伯就不能有那房間了。”

我不知道為什麽阿福感覺自己那麽慶幸可以住在新的房間,但那主殿裏的房間的確比較好,至少是現代化的房間,很新很乾淨,師父又睡在隔壁而已,他會感覺女鬼應該不會跑來這裡找他吧,他會感到比較安心吧。

阿福說完了木屋女鬼的事件后,用手指著廟門口外不遠處的一個屋子給我看,他說那裏是廚房,村民通常會在那裏集合,煮飯菜來供僧的地方,我每天淩晨5點也會到哪裏干活,有一天時間大概是5點多時,正當我在洗杯子時,突然眼角看見有一位老婦女站在那邊,我以爲是村民,就跟她打交道,問她為什麽那麽早就起來到這裡,她沒有回答我,我就繼續干活,再一轉頭她就不見了!

哦,你的意思是說那婦女也是鬼了?我問道。

“是啊,都說了,這塊地很陰的!” 阿福隨手拔起身邊的草,搓了搓當牙籤就往牙縫塞。

“其他的和尚有沒有看到類似的東西?”我蹲得久了腳開始痛,就舒起腳根撐著屁股半蹲著。

“有一個而已,他好像是巴打隆那邊過來的,現在回去了” (phatthalung 是泰南的一個府)

阿福說完就起身,用手掃了掃屁股,我見狀也就跟著站起來,要和他繼續走向這廟前主持人置放金身的地方拿聖水。正當阿福要轉身時,不遠的樹林裏的樹葉突然被風吹得沙沙作響,我沒去理會,反而看見阿福突然的回頭往木屋旁的林子一望,我發覺他的臉色立刻變得很難看!之前一直都帶著笑嘻嘻表情的他這時候突然變得很嚴肅,而且還一片蒼白!我正當要問他什麽事的時候,還沒開口,只見阿福在極迅速的時間内變成磐腿往地上 “碰” 的一聲坐了下去,好像在打坐一樣,身體還微微的在顫抖!我看到這裡除了滿頭的霧水,也相當害怕,我知道出狀況了,但又不知道該做什麽才好!我只好站在那邊一直喊他 “福!福!你做什麽!?” 阿福沒有理我,他的眼睛緊閉著,好像很辛苦的樣子,突然,他 “噗” 的一聲,從口中噴出了白泡,身體倒在一旁不斷的抽慉,而且兩眼還翻白,非常的駭人!情況就好像發羊癲一樣!

題外話,我這一生只遇過幾次發羊癲的,最近的一次是幾年前,在亞羅士打市區的一家相舘店,拿了一張當時我在廟裏服務當義工的主持人師父的相片要相舘洗了出來然後相框,哪裏知道那個女店員一看到出家人的照片,情況就好像阿福那樣,立刻倒地發羊癲,兩眼翻白口吐白泡,身體不停的抽慉,當時我真的嚇傻了,折騰了好半天,好笑的是舘主老闆跑來一直問我該怎麽辦!我哪裏知道該怎麽辦?我既不是醫生也不是法師,又要應付老闆,只好忍住害怕一直安撫那女店員,一邊在心裡誦經給她,最後把附近的人都引來,大伙們幫忙一番了才把她穩定下來。後來我就覺得奇怪,好好的一位女店員為什麽一看到出家人的照片時,就會立刻起羊癲,我也把這件事告訴了我之前服務當義工時師父,但他只是笑笑沒有回答什麽,所以這件事到現在還是一個謎,在這裡就順便提起而已。

扯太遠了,回到當天的事發現場,話說阿福還在那裏抽慉著。。。(待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1-9-2020 09:1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babemomo 发表于 18-9-2020 08:55 PM
來了來了,剛吃飽沒事,現在搬Part 4過來

你很迟吃饭一下,这个中数我吃宵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1-9-2020 09:5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往情圣 发表于 21-9-2020 09:17 AM
你很迟吃饭一下,这个中数我吃宵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1-9-2020 09:52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的。。。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1-9-2020 10:1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abemomo 于 21-9-2020 10:17 AM 编辑

從小就陰陽眼,多災多難,還曾經被下降,死去話來,在他的泰籍契母身上發生過一件靈異事件后,決定還願脫俗出家在這閒寺廟以報答前主持人之恩。那天在偶然的機會下進入該佛寺遇見了他,聊了2-3個多小時,原汁原味,把現場帶上熒幕,陸續跟大家分享。

《阿福的怪談 ~ Part 5》

話説前集阿福回頭往木屋旁的林子一望之後就開始倒地抽慉。。。

“阿福!阿福!汝做哈密?”(福建話,你做什麽或者怎樣了)

雖然這種駭人的場面我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但突而其來的時候我也會六神無主,畢竟我只是一個常人,不是專業的修行者或者有法力之類的人,我當時只是一個學習者,或者更準確來説只是一個跑廟咖。

阿福突然倒地起羊顛的舉動很快吸引到在廟裏休息的其他出家僧侶們,有大概2-3位應該是他的同修見狀以爲發生了什麽事就立刻跑來關心。話説從阿福倒地到當時的時間已經過了大概30秒了,阿福口中還一直吐白泡,兩眼反白往上吊,額頭也一直冒著汗,看似很辛苦。他的同修到了他身邊也不知所措,他們之間用我聼不明白的泰語在互相討論著,我仔細聼了一下只聽懂几句比如 “arai” (什麽),然後一些句子比如 “哎呦,哎呦”的,看來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麽做。

正在混亂中,突然一個比較年長的同修突然指著主持人休息的大殿然後跟另一個同修說 “pai......long phor!kin”,我大概會意是說 “快去找師父來!快!”,説完就繼續用手撫摸這阿福的額頭,而另一個同修聽完就立刻飛奔去主持人的休息處。

當時我站在阿福的旁邊除了在那麽看真的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麽,我不時留意阿福的神情,他有時看似沒有什麽知覺,有時候卻可以感覺到有一絲絲詭異的笑容,或許我多心,但當時我真的有如此的感覺。正當我在觀察阿福的時候,他的身體突然往前仰坐起來然後大喊大叫!這突然而來的舉動嚇到了當時的我們,只見那比較年長的同修也不知道該怎麽做,是要把他押倒躺下去還是要扶他起來也不知道,因爲阿福這時后力氣很大,在那邊好像困獸般的掙扎著,他的2位同修嘗試抓穩他都屢屢被甩開,而我卻從頭到尾沒有碰到阿福,免得人多反而手忙脚亂,而且我也知道這種東西自己沒有能力還是不要去觸碰比較好,免得自己也沾了不好的氣場,因爲很明顯阿福這時候是入邪了。

就在大家在那邊亂忙一番時,我聽到有人跑步的聲音,轉頭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原來是剛才那位同修跑了過來,身後還跟了一位身材略胖看起來像60多嵗的泰籍出家人,應該就是他們口中來自曼谷的師父了,只見他一邊快步走過來一邊整理著他的袈裟,到了我身邊還看了我一眼,他看起來和藹可親,但那一眼的眼神有點犀利,突然之間我感到一股殺氣,或許他奇怪我是誰,怎麽會出現在這裏等等,我也不管他,把頭轉過去用眼光轉向阿福,示意救人要緊。

“zhan, ni.....arai.....”,他的同修用泰語跟師父溝通著,我不大會聼泰語,所以無法知道什麽意思。那主持人師父從剛才到現在沒有發出一句話。說時遲那時快,阿福又再次坐起來,還向前狂吐了一口白沫!還好他的前面沒有人,不然肯定被洗澡!師父見狀,不慌不忙的口中開始念念有詞,我聼不大懂他在念什麽,有時候大聲有時候小聲,有時候慢有時候快,突然他用右手比出劍指,往阿福的眉心按了下去,很大力的壓下去,阿福這時叫得更加大聲,發出很凄厲,很長的叫聲,吸引了在附近 lepak 溜達的泰籍村民,有幾個騎著摩托車過來,還有幾個小孩子騎著脚踏車過來,到了阿福身邊就開始拿出手機在那邊用拍著,阿福的同修看到了就立刻阻止他們,應該是不可拍攝,他們才沒趣的把手機收了起來,但卻沒有離去在那邊繼續觀看。

待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1-9-2020 10:5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上第6篇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1-9-2020 11:2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富的怪談之寺廟裏的怪事還剩下3-4集就完結了哦。接下來會隨機發佈,多數是馬來西亞本地的經歷,也有一些是國外的體驗等等,還有我的修行(學習)的體悟和經歷等,雖然有些看起來很匪夷所思,但確是真實的故事。雖然不是每篇都會以續集的方式發佈,有些則是一篇完結之類的,有時候則是拍到的圖片加短文等等。

之所以會說是隨機發佈,是因爲之前那些文章都發佈在臉書,而我每天早上都會查看臉書的Memories of Today,所以看到什麽就分享什麽,希望大家不要嫌棄,也感謝這個平台讓我去做記錄和分享,人生短短幾十年而已,有借于這個機緣,希望大家可以開開心心,交個朋友,從中又可以悟到一些有用的道理,如有,願于此功德回向一切有情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10 收起 理由
namjst + 5 谢谢分享
阿公 + 5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1-9-2020 01:2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babemomo 发表于 21-9-2020 11:28 AM
阿富的怪談之寺廟裏的怪事還剩下3-4集就完結了哦。接下來會隨機發佈,多數是馬來西亞本地的經歷,也有一些是國外的體驗等等,還有我的修行(學習)的體悟和經歷等,雖然有些看起來很匪夷所思,但確是真實的故事。 ...

善哉善哉,继续添加。。
感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1-9-2020 04:0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abemomo 于 21-9-2020 07:20 PM 编辑

在發佈阿福的怪談 ~ Part 6 前允許我發一小則的故事,因爲突然想到,就趕快記錄起來。“突然想到” 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擦覺到,有時候會突然想到要去做一件事,是在完全沒有規劃分的情況下進行,不管人,事,或者物,自問自己是一個蠻有規劃性的人,但有時候也會很突然的去做一件事,雖然不大清楚自己爲何會這樣,也許這就是佛家所說的,隨緣,或者是因緣。

佛牌的故事

北部靠近泰國,所以那邊的人從小就會接觸佛牌這個東西,以前我們都叫三寳(福建話發音),有了網絡后大家才共識叫做佛牌。我的朋友很少,初中時候卻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他是華泰混血,我們經常玩在一起,參加很多活動,也經常去他家玩,可以說是一個無所不談的好友。

有一天傍晚,我又找他lepak去了,那時候在叛逆期,跟父母說是一起學習功課,其實是找機會抽烟,我跟他從家裏溜了出來,在他的Taman附近溜達著,一邊走一邊聊天,天南地北的聊著,不知聊到什麽話題,突然他跟我說:“有一天我走了,你會不會來拜我?” 我被這突來的問題嚇到,立刻笑罵說:“胡説八道!不要亂講話啦!” 那年我們都大概14-15嵗,青少年説話開玩笑本來就是那麽不正經。

説完我們又有說有笑的繼續步行,大概往前走2-3步時,他戴的佛牌突然掉了下來,我一看地上,他戴的是草藥模的龍普陀 (LP Thuad),他看到佛牌掉了立刻彎下身體去拿,還說幸好沒有跌破包殼,戴好之後我們也沒有去管它了,也就不以爲然的繼續往前走。

隔天中午,沒有記錯的話是星期五,傳來了他的噩耗,我的同學打電話給我,那時還沒有手機,是家用的電話,電話筒裡聽到他意外身亡的消息,站在那邊久久不能回神。。。原來當天學校的童子軍有一項課外活動,就是在河邊露營,我和他是同一個制服團體的,但是不知道什麽原因我忘了,應該是很懶,或者心情不好,所以當天的露營活動我沒有去,反而他卻有參與,在活動當中他不小心掉進河裏溺斃了(爲了尊重死者,詳情就不便多敘述了)。

事發至今已經20多年了,偶爾回想,這一切是巧合嗎?前一天他才跟我開玩笑說去世后會不會去拜他,之後他的佛牌就掉了下來,那麼這一切是不是徵兆呢,好好的一個人,隔天就這樣沒了。他的告別式我們同學之間從頭到尾都有去參與,大家都盡心盡力的去幫忙,送他最後一程,希望他安息。

我不敢為這故事下什麽總結,或者意圖發表任何的啓示,我只是純粹的分享,當作是他在這一世人生中這麽最後的一個憶錄,或者憶念也好,回向給他吧,願他放下執著,安息,早日離苦到另一個空間去。阿彌陀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2-9-2020 09:0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babemomo 发表于 21-9-2020 04:06 PM
在發佈阿福的怪談 ~ Part 6 前允許我發一小則的故事,因爲突然想到,就趕快記錄起來。“突然想到” 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擦覺到,有時候會突然想到要去做一件事,是在完全沒有規劃分的情況下進行,不 ...

阿弥陀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2-9-2020 12:17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2-9-2020 03:4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大家的收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3-9-2020 09:36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從小就陰陽眼,多災多難,還曾經被下降,死去話來,在他的泰籍契母身上發生過一件靈異事件后,決定還願脫俗出家在這閒寺廟以報答前主持人之恩。那天在偶然的機會下進入該佛寺遇見了他,聊了2-3個多小時,原汁原味,把現場帶上熒幕,陸續跟大家分享。

《阿福的怪談 ~ Part 6》

前文提到阿福突然的大吼大叫。。。

從阿福發生怪狀到現在時間過了大概2-3分鐘,這時候只見剛才用劍指壓著阿福眉心的師父突然的身體往前一伸,大力往阿福的頭吹了一口氣!說也奇怪,剛被吹完氣的阿福就立刻癱瘓全身軟綿綿的躺在地上一動都不動了,但還是處在昏迷不醒的狀態。

我以爲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但那位主持人師父這還有後續的動作,只見他緩緩的站了起來,往身邊的樹摘下幾片業子,一邊念經然後吐口水在上面,接著好像包檳榔一樣把葉子卷了起來,就往阿福的口裏塞進去,一位同修看到這舉動就在那邊笑著,這時那位主持人就用泰語吩咐他去主殿拿不知道什麽東西來,因爲我不會聼泰語,原來他吩咐他們把他的缽來了過來,裏面有水還有一只小掃把,就好像平時我們看見和尚給人家祈福時灑净用的東西。我想他也要為阿福灑净吧,果不其然,他念念有詞后向缽裡的水吹了一口氣之後就開始往阿福灑净水,說也奇怪,神識不清的阿福這時候開始復醒,但看起來還是很弱,他掙扎著要爬了起來,他的同修見狀就立刻扶了他往樹邊的石椅去,阿福一坐下來就立刻爆出 "依賣鷄掰!做哈密藍!幹您阿媽格操鷄掰。。。"(福建粗口)或許他還沒有留意到師父就在那邊,正當他要繼續罵下去時,他看到了主持人,立刻住口然後跪下去雙手合掌的給主持人跪拜下去,神情很是尊敬,幾個同修雖然之前被折騰了好一會兒,但這時候看到阿福的模樣也許覺得滑稽,在旁邊忍不住的 “噗” 一生笑了出來。。。泰藉人也許就這麼樂天,剛才的狀況好像沒有把他們嚇得很嚴重。

拜完師父的阿福被他的同修扶了起來繼續坐在石椅上休息,我看了看手錶,時間大概是下午的3點鐘,天還很亮,也沒有什麽所謂的烏雲密佈或者陰風陣陣,一切還是可愛的鄉下風光,看熱鬧的村民還沒有離去,一位比較老的村民正在和主持人交談著,而阿福這時卻低著頭,想必是非常的虛弱,雙眼無神的他開始在口袋摸著,我知道他要找香烟,就立刻遞給他一根然後幫他點火。阿福用力的吸了一口,緩緩的把煙吐了出來,也用鼻孔呼了一些出來,看起來很無奈的感覺,他乾燥的嘴唇微微的顫抖,衣服還有剛才吐白沫的痕跡,我怕骯髒不大敢靠他太近,點完煙我就離開他大概3步的距離,只是用了眼神關心他。阿福連續抽了好幾口煙后,緩緩的說 “鷄掰。。。起令伯的身”,意思就是說那女鬼剛才上了他的身。不用說我也大概知道了,但出于關懷我還是慰問他:

"福,汝ok bo?" (阿福,你還好嗎)
“藍啦ok。。。鷄掰。。。” (好什麽好,粗口)
“做哈密呃安呐款呃?” (爲什麽會這樣的?)
“哇mana呃災” (我哪裏知道)

阿福還要繼續幹掉下去,這時師父走了過來,示意阿福跟他去主廟裏面,阿福慢慢的站了起來,他的同修扶著他往廟裏走去,我也在身後跟著,師父見到我跟來也沒有多大的表情,好像開始習慣了我的存在,也或許他以爲我是阿福的朋友吧,所以沒有阻止我。

雖然廟的範圍不是很大,但這時候我感覺距離好像很遠,大家都不開口說話,默默的走過去,我也是被剛才突發的狀況搞得有點沒有頭緒,也因此提高了警惕,我清楚記得腳下拖鞋踩在沙子的聲音,我可以聽見樹葉因為被風吹而發出的聲音,還可以分辨出大概那個方向,我可以看見不遠處陽光從樹葉滲透到地的情景,甚至不誇張的是我好像也聞到主持人手指因為剛才搓樹葉而發出的味道,當然也少不了村民開始騎摩多車和腳踏車離去的聲音。

大夥兒到了主廟裏面的法壇,阿福走進去後在佛陀像前面又是一輪的跪拜。我就坐在一邊的地毯上,看著主持師父慢慢的踏上法壇,然後坐在他平常接見善信的椅子上,重複了剛才同樣的動作,也就是幫阿福灑净水(也稱爲聖水),灑完阿福後就向我和其他的同修揮手示意叫我們也參與,我們大夥就一起跪著給師父灑净水。我趕緊把頭低下去,弄出一個標準的體態,接受了灑净水的意識。灑净水完畢後其他的同修向師父跪拜一番,然後陸續的離去了,阿福還在那邊坐著,他的眼神看起來比較有神采了,好像又回到之前痞子的樣子,在那邊不耐煩的整理著已經被弄髒的袈裟。這時主廟裏只剩下我,阿福還有主持人師父。。。

下回分解: 被女鬼上身的阿福,當時到底是什麽狀況,原來那時阿福還看到了一些景象,而師父又有什麽說法,我跟師父之間也有一些小互動,且待下回繼續跟大家分享。

(未完待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9-2020 10:59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楼主可以不可以分享你fb的主页,我想去那边看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9-2020 11:2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Jaxxiu 发表于 24-9-2020 10:59 AM
请问楼主可以不可以分享你fb的主页,我想去那边看故事

哈哈,那是我私人的FB啦,只加認識的人。況且有些故事已經很久了,之前不知什麽原因FB突然把我舊的post全部自動設定為private,所以即使你加了我也看不到的哦。有些内容是沒有文字的,衹是圖片,我看了Memories of Today就會想起故事,然後再做整理分享。阿福的故事是少數用連續的方式去記錄的,類似的文章還有其他但不是靈異故事了,而是記錄我朋友的愛情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所有 © 1996-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黑屋|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8-12-2021 02:09 AM , Processed in 0.08674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