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deanv

讲古佬讲故事~有更新了18/9/202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3-8-2015 05:2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追稿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8-2015 01:1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吧,明天讲故事,现在找周公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4-8-2015 05:2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追稿咯。。。。。。。。快点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8-2015 10: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sweetya 发表于 24-8-2015 05:28 PM
追稿咯。。。。。。。。快点啦。。。。

有这么急吗你?。。。好吧讲几个短故事啦

红头人
  这个故事时间比较早,是我一个朋友家族的传说。
  我这朋友的祖先,甲,当年是南京城里一个酒保。六朝金粉,舞榭歌台,酒保的日子也很滋润。因为生活滋润,他就有富余的钱行善。
  行善的对象,是一个道士。第一次看见道士的时候,道士正被他几个同事挖苦。酒保的同事,自然也是酒保,这种人常年跟人打交道,嘴都很厉害。没想到道士的嘴更损,不带脏字的,骂的那几个同事无地自容,以至于要打人。道士还是那一副流里流气气死人的表情。
  甲过去劝架,一问事情的起因,是道士来化缘。出家人化缘本没什么,问题这道士不化钱,不化饭,来化酒。被拒绝以后,云山雾罩的就开始损人。
  甲说这是多大的事啊,劝开同事,到街边的小店给道士打了一葫芦酒。道士很高兴,道别去了。
  以后每隔3,5天,道士就来找甲化酒,甲呢,也都应付。反正按当时的物价,折成现在的钱。甲好比月工资1500,每次给道士打酒,也就是3,4块钱的花费,如是一年。
  道士又来找甲了,这次自己带着酒,非要请甲去喝一杯。盛情难却,甲就想带道士找个小店。道士说不必,路上买了点熟食,一带把甲带到了甲家。
  甲有点奇怪,道士怎么认识自己家呢。但是甲本是河南人,父母都在家乡,家里只有一个老婆,长得还不好看,也就不防备道士。俩人进屋,就着那点酒菜,吃喝的很投缘。
  酒到半酣,道士说你这一年不是请我,我用你的酒,帮你干了个活。甲不信,道士拉他出来。在院子边上一跺脚,俩人掉进一个地洞。
  掉进去是个直径一米的圆洞,深有两丈,因为道士托着,甲毫发无损。到了洞底,向侧面爬几步,豁然开朗。足有一间屋子那么大。里面放了不少干粮,那种能长期放置的。
  甲看得目瞪口呆。道士说我今天就要走了,这个洞是报恩的。你何时看见红头人如海,就带着老婆进洞,住上半个月,第十六天起早起来,你俩立刻出城,回河南去,接了父母,直奔直隶。出城的时候,谁喊也不要停。接了父母,半个月一定要赶到直隶,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们的命。
  甲还不大信。虽说当时政治腐败,但是至少表面上社会是安定的,何况南京那么大个城市呢。
  过了年,没几天,甲心里不安稳了。因为纷纷传言,战事将近。一天甲作为壮劳力,被拉到城头上修补工事,往下一看,几乎是一片红海,数不清的红头人如同海潮。甲大惊失色,回家立刻带着老婆藏进地洞。
  半个月以后他们出来,南京已经易主了。他们是走到街上才知道。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路上有几个人喊他们,他们壮着胆子不回答,那些人居然也没追来。
  回到河南,这时候甲对道士的话奉若神明,贱卖了所有家当,带着父母直奔直隶,最后在沧州安了家。十几年后形势稍微好了一些,他回过一趟河南,老家的村子,早被交战双方(捻军和清兵)扫平了,全村几乎全部遇难,他家也就死了心。从此我朋友祖籍,就算是河北沧州。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踏雪寻梦 + 5 善有善报的感觉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8-2015 10:1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eanv 于 24-8-2015 10:15 PM 编辑

再一个

司供故事
  我们那儿尤其是山里,到现在还保留了一些很悠久的传统,每年到正月里或者固定的日子里都会举行类似于祭祀的活动,我们那儿叫传神。大概就是在一家大户供起香炉,杀鸡宰羊,再让茅山,我们那叫司供,念一些祭文等等,敲敲打打,好不热闹。开始要请神,就是司供或茅山边敲打羊皮鼓边念祭文请各路神仙,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然后中间祭祀几天,敲敲打打,最后要送神,俗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送神是很麻烦的,每一位都要照顾到,而且要求很多,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送完神后。有一年,山里有个村子做完祭祀,各种仪式都结束了,当时天已经黑了,很多做完法事的司供肯定要住在主人家里,当然主人肯定是不会让他们离开的。但是有个司供说家里有急事,必须晚上赶回去,大家竭力挽留也没有办法,就让他拿了一些吃的东西走了,话说这个人走在深山峡谷里,两面山上都是密林,而且时值盛夏,各种鸟儿还有不知名的兽类的叫声此起彼伏,端的是恐怖。不过他也是常年走江湖,也不怕这些。他走着走着,就看到前边路上有一股旋风在慢慢地往前移动,他心想这大概是什么鬼怪或者妖精这类的,所以他走上前去,念起咒语,用随身拿的一顶草帽扣了下去,把这股旋风压在了下面,然后他就坐了上去,说也奇怪,一顶草帽坐上去竟然像坐上了石头一样。等他抽完一锅烟,屁股底下的草帽里竟然发出了公鸡打鸣的声音,他就问,说吧,你是从哪儿来的,只听见底下传来,我是XX地方XX潭(具体地址就不写了,那地方我去过,风景挺好的,山清水秀)里的三龙王,前几天XX传神,我去那儿赴宴了,现在正要回去。他一听就知道这次闯祸了,急忙拿开草帽,说哎呀真是对不起,竟然得罪您老人家了,就放走了那股旋风。然后他便急急忙忙赶回了家里,家里人都睡了,他把家里人都叫醒,说我这次闯了大祸了,决计是没有活路了,他吩咐儿子,让他把自己家耕地的铁铧(不知道的可以去百度一下)放在炉膛里烧红,待会儿他要咽气的时候,就把铁铧放进他的嘴里,家里人一听都哭了,又慌又乱,他一声大喝,这是最后的办法了,不然一家都得完蛋。于是儿子按他的方法去办,果不其然,一会儿这人就不行了,在他快咽气的时候,儿子正好把一个烧得通红的铁铧放进了他的嘴里(当然不是全部),与此同时,很远之外的XX地XX潭旁边的龙王庙着火了,火势很旺,烧的那座庙一丝不剩。据我爹说,那个司供在快死的时候祭起了一种咒语,叫做三昧真火(大家勿喷啊,我爸就是这么说的,并且我也听很多老人说过,也许此三昧真火非彼三昧真火),利用铁铧上的火气,烧着了那座龙王庙,貌似连神祗都烧没了,相当于和那个龙王同归于尽了。好了,本故事完。关于三昧真火,后来也听我爸说过几次,说一般的施法的方法是,再念咒语(咒语很长,也很难念)的同时,点燃一张黄裱,当黄表燃尽了,你要烧的那个东西也就烧完了。以上基本上都是如实转述我爸的话,有很少是自己添加的,大家就当故事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4-8-2015 10:1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个故事。。。。


死不瞑目
  这是老爷子听他老师讲的故事。
  老师在河南的时候,县里有个绸缎庄,生意做得很大。生意好,关键是有一个好掌柜的。据说老东家救过掌柜的一命,所以他要报恩。
  老东家有两个儿子,一个幼年就夭折了,另一个20多岁,也去了世,只给他留下一个孙子。老东家祖籍在安徽,孙子跟着奶奶和妈妈也就住在安徽祖宅。读书,准备考功名。
  老东家80来岁的时候,不行了。叫人写信把孙子叫来,不管以后功名怎么样,这个店还是他的。等孙子来到,老东家彻底失望了。
  做了一辈子买卖,他的眼睛会看人。孙子打小跟着奶奶妈妈,家里又有钱,早就成了一个纨绔子弟。老东家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别说功名无望,以后不要饭就是好事。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的后代,要为他打算。老东家只有一个办法,托孤。他把掌柜的叫来,郑重其事的把店铺交给他,告诉他,一切买卖,全由掌柜的做主,孙子不能干预,只许每月支一份月钱。写好文书,三方,包括中保人都签了名。
  没几天老东家就去世了。下葬一切事务不必多说。店里,有掌柜的在,一切运行良好。最不满意的,就是那个孙子。
  孙子满以为,这么大的店铺,银钱完全可以自己支配了,没想到每月只有一点月钱,还不够他喝一次花酒呢,何况掌柜的,当时也有60多岁,比他大30来岁,总像长辈一样劝他。
  孙子也有自己的狐朋狗友,他们出了个主意,叫孙子去告掌柜的谋夺家产。过了一堂。掌柜的在河南几十年,口碑极好,况且有中保人和文书,孙子的官司大败。
  又有人给孙子出了一个主意,叫他吃里扒外。任何年代做生意都和打仗一样,商业秘密很重要。孙子自己出卖自己店铺的商业机密,那是一卖一个准。不上3年,买卖倒了。铺子兑出去那天,孙子眉开眼笑,掌柜的站在一边越看越生气,一口血吐出来,没等大夫赶到就死了。
  从那以后,每到晚上,铺子里就传出来掌柜的标志性的咳嗽和抽水烟的声音,夹杂着叹气声,及至点上灯来看,什么都没有。这谁受得了。盘铺子的人请了几个看事的都没有办法。最后还是一个和尚来看了,说要孙子一家出马才可以摆平。
  兑铺子的人找到安徽,这时候孙子正在忙着卖家里的地。听来人一说,孙子满口答应,只不过大要了一笔路费。然后他家三代,一起起程回到河南。
  和尚等着呢。告诉他们如此如此。晚上,和尚在店门外坐下念经,一会,咳嗽等声音又起来。孙子和他奶奶,老妈一块跪在地上,磕个头,说:X掌柜的,铺子做倒了,是我如何如何弄的,与你老人家无关。
  话音刚落,隐隐传来一阵哭声,以后铺子再也没有出过怪事。以后孙子怎么样,没人再去打听。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jessckk + 1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8-2015 06:4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eanv 发表于 24-8-2015 10:16 PM
最后一个故事。。。。

没了吗。。。???
休息了记得再贴。。。。我等着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8-2015 11:1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没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6-8-2015 11:2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几页的故事都看完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6-8-2015 11:2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sweetya 发表于 25-8-2015 06:40 PM
没了吗。。。???
休息了记得再贴。。。。我等着呢

讲三个故事了,还看不过瘾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6-8-2015 11: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eanv 于 26-8-2015 11:49 PM 编辑

好吧过几天真的没空讲故事,现在讲一个长的故事给你们。。。。

我有一个朋友在悉尼留学,虽然都是在澳洲,但是一个东边一个西边,飞机也要好几个小时,所以联系很少,偶尔上网聊天。
那一年,他带着自己女朋友过来玩,家中设宴。都多喝了几杯,他就说说了一件他在悉尼时候的奇事。
他当时还是学生,出来留学的都知道,澳洲的法律学生一周只可以打工20小时。怕一些人出来名义上留学,其实就是拼命打工赚钱。但是一些华人餐馆就不讲究这一套了,给你改时间,付你现金帮你逃税之类的。所以这些餐馆的工资很少,但也有不少人愿意去做。我这个朋友就是这样想的,别的地方工作难找,时间又少,钱也赚的少。所以他就选了一个华人餐馆上班,在厨房里做帮厨。
这样一干就是一年多。
我朋友住的地方是一片老的城区,租金便宜,距离市中心也不远,就是房屋老旧,但对于学生来说,房子的好坏自然是不重要的。
他家附近有一户中国人,从山东举家移民过来的。这家人夫妻两个都是457签证的工人,后来移民。457签证就是技术工人工作签,电焊工,水管工什么的。这一家一共四口人,夫妻两个,一个上七年级的小孩,再就是他们家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头。这老头是那家男主人的爹。故事就是和这个老头子有关。
这个老头不会说英文,家里的大人孩子白天都出去上班上学,然后家里就他自己。当时还没有什么卫星电视,网络也都是限量的,pps之类的软件也没有发明出来。所以对于这样一个语言不通的老者来说,在澳洲生活是很孤单寂寞的。
于是白天这个老人都在小区里满大街的溜达,遇见中国人摸样的人就上去搭话,闲聊几句。后来中国的学生来的多了起来,所以这个老头子就在附近的公交站牌等候,就为了和这些坐公交车等车的中国留学生用母语闲聊几分钟。说来也是蛮悲哀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从来没想把家里的父母接出来过,也许外面的环境食品制度什么的远远优于国内,但是老人家的寂寞年轻人是无法排解的。周杰伦的那首歌,外婆的要求,不是六百块,比你们要的还要简单。每次听这个首歌都很有感触。
说跑题了,回到故事。
有一些学生就觉得这个老人很烦,客气或者不客气的就回绝他的攀谈。但我这个朋友虽然也不是很喜欢和这个老人交谈,但也知道老人的痛苦,所以每一次都耐着心和老人交流几句。时间久了,这个老人就越发的喜欢我这个朋友,过节的时候还会带着自己做的月饼元宵之类的作为礼物,送给我朋友。
有那么一次,我朋友要坐车进城去他那家餐馆打工。可是正好遇见了这个老头。老头子那天格外的热情,非要拉着他回家里去坐一坐。我朋友看推脱不掉,就看了一下时间,觉得还赶得及下一趟班车。就和老头子去了他家。老头子一进家,就说,家里没什么好吃的,请他和一杯茶吧。
我朋友就笑着说,随便啊,喝水就行了。
老头子说,不行,这是刚才国内寄过来的雨后毛尖,味道不错,一定要尝一尝。
然后老头子就开始慢悠悠的泡茶,真的就像电视里那样,功夫茶。
我朋友就着急了,说,我要赶着去上班啊,随便喝一点就好了。
老头子说什么也不肯放他走,一定要他品完那壶茶。所以原本以为几分钟的喝茶,最后拖到了半个多小时。
老头子这个时候就问,这个茶好喝吗?
我朋友说,我不会品茶,不过尝起来不错。
老头子就笑了说,这就是普通的茶叶啊,不是什么雨后毛尖,那么贵的茶我可买不起。
我朋友一瞬间就斯巴达了没有没!莫名其妙了,但他隐隐的怒气,没有发作,只是客气的说,谢谢你的茶,我要走了。
老头子说,年轻人涵养不错,算我没看错你。
我朋友就更加奇怪了,刚想问什么。老头子就站起来送客了,一推手,说,既然茶叶喝过了,我就不留你了,你快去上班吧。
我朋友又气又急,出了门就去赶公交车。结果自然而然,他整整迟到了快二十分钟。就在他想,应该怎么和老板道歉解释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那家店门口停着整整四五辆警车。一群围观的群众,店子里面拉着警戒线。
我朋友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察一看他是这里的员工,就告诉了他。
原来这家店就在半小时前,被一伙人冲进来打劫了,那群人有枪也有刀。店里的两个员工和老板夫妻两个,都被那群人灭了口。
听了警察的话,我朋友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要不是那个老头拖着他磨磨蹭蹭的那么久,那么他一定当时也在店里,说不定外面急救车里躺着的就有他了。
后来警察调查他,也去调查了那个老头,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只能说明,他很luck,那个老头英语不通,又都七十岁了,也没什么问题。都说是上帝保佑,也就没了下文。
我朋友后来就去找过这个老头子,说要感谢他。老头子就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我和你的缘分已经尽了,你照顾我那么久,我也就助你一次。以后不要联系了,再和我牵扯,对你我都不好,尤其是对你,百害而无一利。

故事完结。
朋友只是当这个老人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的福星。所以说的时候很轻松,而我暗自起了好奇心。于是和家里人说了这事,家里人说,又是山东的,和家里那么近,说不定有什么渊源,让我有时间去拜访一下。
可是那也是要有时间才可以拜访的。这个一拖,我是半年之后才有机会去悉尼,拿着朋友给的地址找到了那个老头。果然是个道门中人,和家里的老人也是相知相闻的。我说了自己的来意,也做了本家的起手式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老头子就笑了说,原来是南边的X家,真有缘啊,这么远也能遇见熟人。
后来下面就是他说的一件故事。。。。。

我问老头,为什么你知道我朋友会出事呢?老头说,他可以看见,他被开了法眼。开法眼在道家是很常见的一种说法。佛教里有五眼,是指肉眼、天眼、慧眼、法眼和佛眼。但道家的法眼却和佛家是不一样的。法眼是用道术打开了的天眼,而天眼有两种说法。眼是能见;有种种的“见”,就名种种的眼。一者世间人类的眼根叫肉眼,天人的眼叫天眼,两者都是色法。天眼的品质极精微,能见肉眼所不能见的。如肉眼见表不见里,见粗不见细,见前不见后,见近不见远, 见明不见暗;而天眼却表里、粗细、前后、远近、明暗,都了了明见。二者.“眼”不是我们平常理解的“眼睛”,而是抽象出来的境界“眼”。能见凡人所见,是肉眼;见诸天所见的境界, 表里远近等,是天眼;通达空无我性,是慧眼;了知俗谛万有 ,是法眼;见佛所见的不共境,是佛眼。
在道家里,通俗一点说,天眼就是能看见感知鬼神,正如一些小孩子天眼未合,可见家中老人的走魂,或者一些通灵者的感知,那是天生的。而法眼就是借用法术让自己达到天眼的效果,可见鬼神。但是这样有一定的危害性,最大的危害就是你有可能开了天眼,这一辈子就别想再闭上了,从此你要每日目睹鬼神而终了此生了。
那个老头说,那天看见我朋友的头顶悬着一柄鬼头大斧,摇摇欲坠。所以他就知道了,那天我朋友一定有大血光,等到那个大斧掉下来的时候,就是我朋友的丧命之时。所以他也不可明说,就强拉我朋友饮茶,帮他躲过了命劫。我很好奇,就问,那你这样不算是有违天和,干涉了六界轮回?老头说,我只是喝茶,又没有点破天机,最多少活几年罢了。想我如今这样的生活,多活几年又有什么意义呢?我问他,你这是天眼还是法眼?他说,是法眼。然后我就是一脸向往,他笑着说,不要多想了,法眼一开,利弊难料。我这一辈子也算是被法眼连累所致,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修道,更不知道我能看见脏东西,如今一想,真是有些后悔开法眼了。
我问,这个法眼不是你自己开的?老头说,这一辈子,修为上没有什么收获,资质太差,就是这个法眼也是他师傅帮他开的,但却没有再帮他闭上,他就如此凑活过了一辈子。我问他师傅是谁,老头子笑而不答。就说,我给你讲个我师父的故事好了。我就喝着茶,听老头讲了一个故事。

那是文革期间,老头师傅的道观被拆了,自己也被迫还了俗,送到了几百里之外的城镇蹲牛棚。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些大学的教授之类。所以当时他觉得还算不错,能和这些有大文化的人关在一起,也算一种修行了。所以这些人白天种地拣牛粪,晚上就凑在一起谈书论道。当时一切都算不难熬,虽然生活艰苦一些,但老道道家辟谷餐风饮露的那一套还算懂一点,养气修身没什么难的,对于老道最难的就是饿肚子了。所以还了俗的他也顾不上什么礼义廉耻,肚子饿了才是天大的事情。于是每天晚上他都要溜出去到粮仓地头偷点地瓜豆角什么的填肚子。他修道之人,练过一些拳脚,障眼法之类的粗浅道术他也运用的熟练,每次也都没人发现。但终究东西少了,生产队还是会发觉的,渐渐的,村里的人就开始怀疑他了。你说 一堆外人里,你会怀疑那些斯文带着眼镜的大学教授,还是这个年轻虽然已经很大,但一看就是身强体壮身手矫健的糟老头?更何况,以前在道观里生活艰苦,如今三天两头的偷吃,这老道已经隐隐的有点发福,变得红光满面起来。

老道这个时候就变得低调起来,深知如果被抓到了,那他就麻烦大了。可就这么几天,他的肚子又受不了了,本来食量就大,吃习惯了宵夜,如今一下子又要饿肚子,这让人怎么办。就在老道愁眉苦脸的时候,他某天忽然发现自己屋子门口放了两块红薯,他不管不顾的就大吃起来。后来隔三差五的门口就有吃的。时间一长,老道也知道了,都是村里人私下里送来的,不光他,那些大学教授都有。老道当时就哭了,那个时候,还能感觉到这么些人情味的东西。就这样过去了几年,老道似乎已经融入了这个祥和的小城镇。他甚至还私下里收了一个徒弟。当然这一切都是没上台面的,那个人也都几十岁了,都没结婚,就是喜欢这些东西。他的父母也是没受到什么教育的农民,觉得自己儿子学点这些神仙的东西也没什么坏处。这个徒弟就是悉尼的那个老头。当时那个老道就说了,他的资质太差了,比他还不如。估计一辈子也没什么出息。悉尼老头他就说,不求升天成仙,能测个字断个阴阳就行。老道就说,你可将来千万别上街给人家算卦,你这资质最多中个六成,小心到时候被人当骗子活活打死。

后来文革快结束了,很多地方已经放松了当时的政策。老道又还了俗,回他原来的那地方当道士去了。当时就问悉尼老头,说,你都这么大了,就在家照顾父母吧,你的资质真的不适合修道,以后有什么难事来找师傅,我一定尽力而为。悉尼老头也知道家里离不开自己,就和师傅道了别,在家里安心做起了庄稼汉。
可是没过多久,老道就回来了。什么都没说,就让他赶紧带着爹妈和他走,去西边躲几天。老头就很奇怪,说什么也不肯走,地里的庄稼还需要照顾呢。老道急的火烧眉毛,可就是不肯告诉他原因。老道说,我是看在师徒一场的面子上才来搭救你的,我不能破了天机,我原本阳寿也没多久了,说出来指不定才能活几天。你一定要相信我,快跟着我走,带着你爹妈,不要太多人,救了你们三个我的修行已经要大打折扣了。
当时老头更加死活不肯离开了,村子里都是沾亲带故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在村里,要是真有什么危险,他不能只带着自己爹妈走。
老道当时沉思了好久,终于下了狠心,说,也罢,反正我这辈子没什么机会升天成仙,死也就死了。我在你们这里受了你们那么多年的照顾,没有你们,我不累死也得饿死,天注定我要以命相报。
然后老道说,我的修为也就是半调子,你愿不愿意开天眼?但我的法力只能给你开,却不能帮你闭上,你后半辈子都要开着天眼过日子了,你愿意吗?
老头忙说愿意,这是好事啊。
老道叹了一口气,说,是好事我怎么不给自己开,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我要给你开了,别后悔。记住这可是你选的。
老头说不后悔,尽管开。
老道说,这一辈子的修为,别的地方没什么建树,就是这个天眼法眼他有几分手段,可惜也还是三脚猫,只能开不能闭。
然后就给老头开了天眼。

老头子天眼一看,就发觉身边不对,整个村子都有着一股子黑气,一团团的,灰蒙蒙的看不清。后来他就发觉不是整个村子是这样,而是附近方圆几十里都是这样。他很好奇,对老道说,这是什么!老道说,别问我,我没开天眼,我不知道你看见的是什么,你也别说出来,这些东西能救你们全村,也能害死你们全村,你要自己小心。
后来全村的人都被召集了起来,老道就和他们说,地龙最近身子摇动了,怕是要出人命,而且还不是一条两条的人命。要是想活命,就都跟着我徒弟走吧。什么时候走往哪里走他都知道,心里有数。老头就说,师傅我不知道啊。老道说,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说完老道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村里人都当老道是发了失心疯,只有很少的人相信老道的话。就过来问老头,是什么事情。老头子也说不清楚。
就这样过去了一天,第二天傍晚,老头子就看见远处地里出现了很多驾的马车,朝着城里的方向驶去。天色渐渐暗了,那些马车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隔着几分钟就有一辆路过。老头正好当时收工回家,就和一起干活的村里人说,那是哪里的马车,这么多区干嘛呢。
然后别人都很惊奇的问他,什么马车!哪来来的马车!
老头子这才醒悟过来,是开的法眼看见的东西。自己师傅说的那个时候原来已经到了。
他连忙进了村,说大家都和我走吧。说着指了一个方向,就是马车出现的相反方向。
可是当时村里正是吃饭的点,没人理他,他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一样的说,赶紧和我走吧,是我师傅说的,我师傅是不会骗人的。
到了最后,村子里有三百口子人,只有五十多个愿意和我避一避,而且都说,这大晚上的要在外面躲到哪里去?老头子想了想,说,就去村子那边的山里吧,那个山头很宽阔,我们去那里坐一晚上好了。

大家回到自己家简单得收拾了一下,带了一点干粮和水,就趁着夜色出发了。老头在村子里的时候,不经意发现在某些阴暗角落里,隐隐约约的有黑影,看上去像是人形,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牢记老道的叮嘱,一切都装着看不见,带着自己爹妈和几十号子人就出了村子,上了山。期间又有一些人和他一起走了,加入了队伍,因为自己家里的家畜都有点反常的行为,他们觉得可能真的有什么不测。而那名不相信的人只是说那是因为天气太炎热了,不会有什么事情。最后将近一百个人一起出了村子。村里的民兵也基本都跟着走了。
然后一夜无话,躺在山上有些人都能睡过去,就在大家彼此发着鼾声的时候。地动山摇了,从地底下模模糊糊的传来了响声。
地震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当时已经是黑夜了,可竟然远远的天边,漏出来了一些血红色的地光。
山上的人都吓傻了,借着微弱的星光,他们亲眼看见山脚下不远处的村子缓缓的变成了一片废墟。
那天使1976年7月28日,这就是中外闻名的唐山大地震。那个村子就是唐山郊区的一个乡镇。那个村子在地震中存活了一百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山上的那些人,和他们抢救出来的村里的伤员。整个地震中,死亡24万余人,十万计的人在地震中受伤。
事后那个老头去找老道,发现他已经人去观空,不知道去了哪里。但他一想老道的话,就知道估计师傅也是过不了多久就要长辞人世了。事后,老头在唐山本地总是可以看见一些东西,而且他的事情也被传开了,民间政府的人都在有意无意中接触他。最后他带着自己父母一走了之,去了山东的一个海边渔村过起了新日子。然后他迅速结婚生子,孩子长大,出国务工,最后居家移民。

补充一个网络故事
唐山大地震后阴兵借道的小故事
  ` 我爸爸以前是个军人,他所在的部队在唐山大地震的是后是第一批参加救灾的部队,他给我将过一个故事。
  他们接到上级的命令后马上动身由军里派出汽车连进行机动行军(那时的汽车虽然不好但是军队的装备保养的一向很好)。在他们离唐山灾区还有1个小时路程的时候他们全团的汽车全部抛锚在路边,当时所有的人都很着急,因为所有的技术人员都找不到车到底出了什么毛病。大约在晚上8点的时候,汽车的大灯忽然全都熄灭了,我爸爸忽然接到上面的命令要把汽车退到路的右边,大约在8点15的时候上面又命令让全体人员上车,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许说话和乱动,这样他们就在车上一直坐着,一直到深夜。
  在大家半睡半醒的时候被一阵隆隆的马蹄声惊醒了,当时我爸爸就坐在驾驶室里,看见从他们的车旁略过一辆又一辆的马车,这些马车是从唐山灾区的方向过来的。我爸爸的那时20岁左右,身体很好,视力绝对没有问题,但是这个时候他只能看到一辆辆的马车,但是就是看不到赶车的人,只是看见每辆车上的一盏清灯(发着淡绿的颜色),他确实是看清了车上拉的东西??那是人的头,每辆车上都堆满了人头。那些马车大约一共过了15分钟大约100辆。当所有的马车过去后他们再次发动车子,一点即着,他们在又上路了以后有人估计大约有10万人在地震中死了,后来经验证的确是10万人。
  我爸爸退伍后与我的爷爷说起过这件事情。听爷爷说这种事情叫阴兵借道..... 真假无人懂反正大家就当故事听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踏雪寻梦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7-8-2015 12:5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deanv 发表于 26-8-2015 11:38 PM
好吧过几天真的没空讲故事,现在讲一个长的故事给你们。。。。

我有一个朋友在悉尼留学,虽然 ...

LZ 你是在西澳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7-8-2015 01:2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deanv 发表于 26-8-2015 11:20 PM
前面几页的故事都看完了啊?

看完啦。。。期待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7-8-2015 02:0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eanv 发表于 26-8-2015 11:22 PM
讲三个故事了,还看不过瘾吗?

拜托。。。如果不贴了就给我们网址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9-8-2015 10:02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nick_87 发表于 27-8-2015 12:58 AM
LZ 你是在西澳的吗?

不是的,这些都是转帖的故事。不必在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9-8-2015 10:32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cling1988 发表于 27-8-2015 01:26 AM
看完啦。。。期待更新。。。

哗哗,你看的真快啊,这些故事你还喜欢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9-8-2015 10:34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weetya 发表于 27-8-2015 02:08 PM
拜托。。。如果不贴了就给我们网址吧。。

不会啊,只要有人喜欢看,我就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0-8-2015 12:3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deanv 发表于 29-8-2015 10:34 PM
不会啊,只要有人喜欢看,我就贴。

加油!继续贴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0-8-2015 06:5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deanv 发表于 29-8-2015 10:34 PM
不会啊,只要有人喜欢看,我就贴。

那你还不贴。。。。。。。
追到爽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1-8-2015 12:4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eanv 于 7-9-2015 07:30 AM 编辑
sweetya 发表于 30-8-2015 06:56 AM
那你还不贴。。。。。。。
追到爽爽。。


好一句追到爽爽。。

这个故事不是发生在我们的身上,和我们的年代也相差了三四十年,甚至不是我们门里发生的事,只不过这件事在圈子里闹的挺大,发生在北方,但我们南方门里也接到信号,可能北边搞不定,要我们准备着出人。
建国以来,东北三省就是国家的重工业基地,各类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所以虽然经历了多次战火的侵扰,但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恢复的也非常快。既然是恢复,自然免不了要破旧立新,当年某地突然被地质局勘探到地下蕴含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就是经济,在当时大干、快干、猛干的风潮下,开矿挖掘工作进展的非常快,可就是在向下勘探过程中,却意外发现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东西。
原先刚开始的三个月,工程进展的都非常顺畅,无论是工人的情绪,还是每日的进程,都十分的令人满意。可是到了有一天,开矿开了一半,在坑道的前方突然出现一堵水泥墙,这种怪异的感觉就像你在一幅古画里突然发现了苹果手机一样,在这个上亿年不见天日的地方怎么会有一堵水泥墙的呢,底下的工人自然不敢怠慢,一级一级报上去,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领导第一个想到的是下面有敌特的基地,立马矿场周围几十里都辟为了军事禁区,矿场也直接军管,
部队的工程专家到现场一查看,底下那堵墙一定是五十年内建造的,并且通过仪器的检测,发现墙体很厚,墙体后面还存在着一个很大的空洞空间。
在征询了上级领导的意见后,大家一致准备炸开墙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安排了工兵下坑道埋好炸药引爆,等烟雾散去,再派人去看的时候,竟然墙体之被炸开了一半,里面露出了一块块的条石,条石与条石之间,用一种黑褐色的胶状物粘合着,还没有完全炸开,一次不行,再来一次,为了避免坑道塌方,所以第二次炸药安排的量还经过了精密的计算。第二次开炸,终于将挡在面前的那堵墙炸开了,墙一炸开,一股陈腐之气扑鼻而来,等空气流通的差不多了,就准备派人下去。
面对新发现的事物,战士们表现的都很积极,这可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啊,几个入党积极分子还期望着这次的好表现能让他们快些入党,于是你争我抢,都举手表示积极要去,最后选了两个平时思想觉悟,业务水平都不错的战士,全副武装,系好绳索,放了下去,里面还好,并不是很深,半个小时,放下去的战士就上来汇报了,下面整个就是一个水泥匣子,四面什么都没有,空空洞洞,只有左边的墙上有一个大铁盘,像是一个铁阀门,但是打不开。
这一个情况反映上来,大家纷纷猜测,这个阀门背后到底是什么,会不会是什么军火库或者机密文件所在,要是发现这么个东西,立马可以报功升官了。于是赶快再派第二梯队,连同前面的两人一起下洞,打开那个阀门。可就是这么一去,上面的人等了一个小时,派下去的八九号人,毫无声息。等到两个小时,领导终于等不住了,准备再派第三梯队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谁知,第三梯队下去,照样也是毫无声息。这么一来,大家都有点慌了,两支队伍,十多个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一个水泥盒子里。
那个时候的领导,还是满有几分气概的,于是最后决定自己带着警卫员,下去看看,绳索慢慢的放下去,十分钟之后,就听到下面有喊声,叫人赶快去喊医生,两个分队的人都倒在下面,看情形是中了毒。救护车很快就感到,人被救上来之后,一看毫无问题,丝毫没有中毒的征兆,过了半小时,一个个都醒了过来,问他们为什么会睡在下面,所有人都说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了。
于是,这个水泥盒子有古怪的传言,一下子传了出去,领导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人了,在战场上死了人多了,也往往会有一些古怪的事发生,所以对这系古古怪怪的事多少也有点相信,就先派人封锁了现场。

这位领导,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有一次在战场上救过一个人,那人当时被子弹击中,生命十分危险,是领导在撤退路上看见,叫人抱上车的。救好了之后,才知道是一个道士,兵荒马乱的,道士也没什么地方去,于是就留在军中,也算是参了军。后来发生的几件事,不得不让这个领导对他刮目相看,几次半夜敌军偷袭,这个道士兵都料的非常准,让领导带的那支队伍几次死里逃生,甚至反偷袭成功,立了不少功劳,所以一直到战争结束,新中国建立,领导一直将他带在身边。这次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领导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第二天一早,一个小老头陪着领导一起来到了现场,一到现场,小老头看了几眼,就说放我下去瞧瞧,这一瞧就瞧了半小时,上面的还以为也和昨天一样,在下面睡着了,正准备派人下去救的时候,听到下面发出了声音,喊着要拉他上去,上来之后,小老头对领导说,这件事我们管不了,也没法管,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快地埋了,就当没发生过这事。领导一听脸色都变了,停工,这怎么可能,发现重大矿产的消息都报到中央了,要是停工,被人看笑话事小,说不定乌纱帽都敲掉。
于是就反问小老头,为什么一定要停工,小老头只得坦白的说,他到下面看了
水泥盒子四面墙壁都画满了符箓,这些符箓到现在能量都很强,普通人下去都降不住,所以之前派下去的人都昏睡不醒,并且这个符箓不是我们中原本土的,看着到像是东洋那边阴阳道的,他以前在奉天呆过一段时间,见过一些日本神官画的符,所以认的出应该是东洋的东西,但是至于是用来做什么的,他也看不出,下面的那个大铁门,边缘处层层叠叠都贴满了符纸,凭感觉铁门后不知道有什么怪东西,凭自己的修为,恐怕没办法解决这档子。
但是现在停工是万不能停,不开铁门,这个矿就没法继续开下去,只能硬着头皮强压下去,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小老头听到一定要解决,只好说,你让人去某某地方,广播一句话,连续三天每个小时都广播这句话,三天之后,就会有人来帮我们。这句话其实就是一句暗语,意思类似就是有大事了,得叫大师兄出来坐镇。

日本人的邪术很狠的,厉害倒也算不上,毕竟它是发源于中国,青出蓝而胜于蓝它还不至于。但是日本人不要命,玩的都是一些不留后路,损阴德,甚至以伤害己方为代价的手段。一开始中国很不适应,中国是中庸之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完事留三分,日后好想见。所以日本人的手段中国有点受不了,就说一条,你拿着自己家师兄弟的尸体练毒这事你下的去手吗?后来中国的也不留情面了,下手就不留后手,直接往死里弄,而且日本人打到了湖南四川,蛊术的人也出来了。然后日本人的威风就渐渐灭下去了。可惜咱们自己正面战场上不争气,这方面小赢一下也于事无补。
以上是家里人说的,家里也死了十几口子人当年,有跟着毛也有跟着蒋,还有跟着韩复渠阎锡山那些军阀的。反正都是乱世,家里那时候还内斗过。但都过去了,和平来之不易,大家要珍惜的。
插点话,我就喜欢看和日本人有关的东西。

领导此时自然是言听计从,三天之后,果然小老头带了七八个人去找领导,这七八个人,里面有老有少,年纪最大的那个满头银发,看小老头的样子,估计这个就是他嘴里的大师兄。领导准备把情况再说一说,大师兄却手一挥,说情况小李都和我说了,这个事情越拖越难办,先到现场去看看吧。
一行人来到现场后,年纪最大的那个脸色变的很难看,说这里怎么会有这么个缺德玩意,下面是个尸坑,专门用来炼尸丹的。要做这件事,我们几个说不定命都得搭进去。
但是处理这个东西是个死命令,只好硬着头皮上,几个人都是有备而来,拿出几圈朱砂浸透了的绳索,背在身上,每个人背后还各背了一个包,鼓鼓囊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下到下面,先将朱砂的绳索,编成一到网,盖在铁阀门上,然后叫上面派两个工兵下来,准备切割气枪,将铁阀门割开,工兵带着工具不一会就下了下来,钻进网里,切割了起来,没多久,整个阀门就被割了下来,被割开的一刹那,一阵大风伴着腥臭的味道涌出来,站在阀门口的两个工兵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一下子就被吸进了阀门里面,还好事先有准备,那股风一碰到罩在外面的朱砂网,一下子又卷了进去。大师兄喊了一声还不快倒,大家将背在身上的包袱抖开,一阵阵白灰直接就到倒了阀门里面,这个时候,阀门里面已经开始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爬出来一样,还没等大家反映出来,半个身子已经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竟然是一个日本兵,或者确切些说是个日本干尸,刚开始还被朱砂网挡住,两个、三个,越来越多,隔着朱砂网,下面的人纷纷用箭来射,被射中的,滚下去,立马就被后面的所替代,终于朱砂网还是被冲破了,听下面的声音,似乎还有很多正在爬上来,要是都给他冲上来了,那可就完蛋了。大师兄扯开自己的衣服,掏出藏在最里面的一个瓶子,喊了一声都准备了,大家顿时向后退,抓住丢下来的绳索,招呼上面赶快拉,上面听到招呼也立刻着手拉人上来,正当拉到一半的时候,大师兄手一松,跳了下去,这下子大家都傻眼了,只看到大师兄,落到地上一滚就滚到了洞边,将刚才掏出来的瓶子,往洞里一扔,只听轰的一生,一道火光冲了上来,不多一会儿地下就是一片火海,小老头在上面一看,大叫了一声“火龙油”,知道大事不妙,这个油是大师兄独门法宝,饶你多么厉害的邪物,遇到这个油,都被烧的干干净净,但是具体怎么制这个油,怎么用这个油,除了大师兄,没人知道。
大师兄之所以,先跟着大家一起上来,就是怕他如果说留下,所有人都不肯走,所以先假意和大家一起上来,然后再一个人跳下去破那个尸坑。
火烧了很久,等火灭后,原先的那些腥臭味已经荡然无存,重新派人下去,发现底下焦尸无数,而在洞口,也发现了一具盘坐着挡住洞口的焦尸。故事到这也完了谢谢大家。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踏雪寻梦 + 5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所有 © 1996-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黑屋|手机版|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25-1-2022 12:09 PM , Processed in 0.11918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